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影视  >  民生文化电视片
叶永烈:在钱学森麾下拍摄《载人航天》(上)
    更新时间: 2014-03-11     浏览次数:2129

“神舟十号"飞行乘组 3 名航天员聂海胜、张晓光、王亚平从太空归来,在年轻人之中掀起一股航天热。我不由得记起,34 年前在“航天元帅"钱学森麾下拍摄电影《载人航天》的种种往事……

 

 

 


 
 

钱学森跟我谈拍摄要求:拍火箭别拍要害部位
 

 

1978 年 11 月 23 日,《中国青年报》以整版篇幅,发表了我的科学幻想小说《飞向冥王星的人》。没有想到,我竟然因此受命担任《向宇宙进军》一片的编剧兼导演。这是一部一个半小时的影片,共分三集。我前往北京的第七机械工业部(航天工业部的前身)采访。在那里观看了许多苏联、美国的空间技术纪录影片,还观看了关于中国空间技术的内部纪录影片,这使我对空间技术有了全景式的了解。当时,我惊讶地得知,中国早在 1964 年 7 月 19日就开始把白鼠、小狗送上天,并且从 1971 年开始选拔、培训航天员。他们还送给我一批内部出版的杂志,蓝色的封面上印着白色的“载人航天"四个大字。
 

 

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我开始跟中国“航天元帅"钱学森有了零距离的接触。
 

 

记得,在 1979 年 2 月 23 日,我忽然接到国防科委科技部副部长柳鸣的电话,说是“钱副主任"到上海,约我一谈。当时,钱学森担任国防科委副主任,习惯于称他为“钱副主任"。 事情的起因是当时我把拍摄提纲寄往主管部门——国防科委以及第七机械工业部审查,没想到钱学森亲自看了拍摄提纲,趁来沪之际跟我谈谈他的意见。
 

 

当天晚上,我如约前往上海延安饭店。柳鸣领着我来到楼上一间会客室。我刚坐定,穿着一身军装的钱学森就来了。他摘下军帽,露出宽广丰满而白净细嫩的天庭,书生气质,温文尔雅。一双眼睛,射出睿智的目光。虽说他出生在上海,由于三岁时便随父亲前往北京,所以满口京腔。他谦逊地自称“笨人",“对艺术外行",却对影片提出诸多建设性意见。


他告诉我,来上海之前,曾经与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任新民就拍摄提纲交换了意见。第七机械工业部领导这么重视影片的拍摄,真令我感动。
 

钱学森说,影片的开头应该表现中国古代对太空的美好幻想:从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立轴上的月亮、太阳、神仙,到嫦娥奔月神话、敦煌飞天壁画。在历数古人的飞天之梦时,钱学森还建议,这一组镜头最好以古筝配上中国古典乐曲……其实,渊博的钱学森对艺术十分在行,尤其是音乐。他当年在上海交通大学就读时,曾是校乐队的主力圆号手,何况他的夫人蒋英是留学德国的女高音声乐家。
 

 

钱学森非常概括地说,空间技术分三部分,“送上去,传下来,接收"。

 

“送上去",就是用火箭把卫星、飞船送上太空;“传下来",就是把卫星、飞船在太空的观测数据传下来;“接收",就是地面接收站接收来自太空的数据。

 

对于“送上去",钱学森说,“要宣传一下我们发射的火箭。火箭是空间技术的基础,要有一定的篇幅,讲这件事情。"
 

 

我问钱学森,如何把握有关火箭的保密尺度。他回答说:“关键看你是不是泄露要害。如果拍火箭,一个圆筒子,朝上跑,那有什么可保密?大家都是这个样子的嘛!现在你们别多想这些保密问题,多想了,会束缚思想。思想束缚了,什么都不敢动了。"
 

 

钱学森批准摄制组前往航天员训练基地拍摄
 

 

我当时最感棘手的是影片的第三集《载人航天》。虽然我知道中国早在 1971 年就开始秘密选拔航天员,但航天员训练基地是处于严格保密的所在,无法进去拍摄,所以当时我只能准备采用美国和苏联的载人航天电影资料。趁钱学森接见我们摄制组的机会,我问钱学森,摄制组能不能前往中国航天员训练基地拍摄中国的载人航天?
 

 

令我非常兴奋的是,钱学森答应了!钱学森说:“你们要求到基地拍摄,这件事,我们国防科委同意了,就可以办到。"
 

 

钱学森一锤定音!正是钱学森的这句话,打开了那严格保密的中国航天员训练基地的大门。
 

 

钱学森并不讳言,在中国决策高层,对于发展载人航天有争议。有人认为中国现在国力并不强大,连自己国家的事都忙不过来;更多的人以为,载人航天虽然很花钱,但是值得花;也有人认为,人不上天,通过人造卫星也完全可以得到那些资料。钱学森说,其实,有人与没人,是有很大区别的。为什么要人上天?上天干什么?影片一定要讲明白。要发展空间科学技术,人就得上太空。影片要先讲人为什么要上天,再讲航天,比较好,符合逻辑。
 

 

钱学森还说,人类并不局限于“航天",将来还会发展到“航宇"。
 

 

当时,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航宇"这新名词。我问,“航宇"与“航天"有什么区别?
 

 

钱学森说,“`航宇'——这个名词是我首先提出来的。"他解释说,“对于星际航行,我在《星际航行概论》这本书里,一开始就是指行星之间,不是指恒星之间。`航宇',就是飞出太阳系。当然,今天来说,这还不很现实。火箭要达到光速才行。最近的两颗恒星之间,距离是四个光年。用现在火箭的速度,要几万年,这怎么行呢?飞出太阳系,是现在火箭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提出`航宇',这是从中国人的习惯,从航海、航空、航天推出来的。"
 

 

钱学森笑着对我说,你们去航天员训练基地,一定会受欢迎。他们是专干这个的。他们支持你们拍电影,这是当然的事情。他们就是要抓住这个拍电影的机会,好好扩大影响,宣传一下载人航天。
 

 

钱学森非常健谈,一口气谈了两个多小时。翌日,我根据笔记整理出近万字的钱学森谈话记录,交打字员打印(那时候还没有电脑)。这份打印稿,如今成为珍贵的文献。
 

 

目击中国航天员的训练,电动秋千一边来回荡,一边高速旋转
 

 

有了钱学森给我开绿灯,我当然也很“积极",深知能够到中国航天员训练基地拍摄,是极其难得的机会。就在与钱学森谈话之后,我随即办好了前往中国航天员训练基地的保密审查手续,到那里作采访,并写作分镜头剧本。果真,在那里我受到热烈的欢迎,中国航天员训练基地在所长陈信领导下成立了专门的小组,负责接待、协助我们拍摄电影。
 

 

1979 年 4 月,我带领摄制组从上海前往北京。由于当时中国航天员训练基地处于严格的保密之中,我们摄制组成员事先都经过有关部门的政治审查,同意之后才取得通行证。之后,我率摄制组前往“507 所"——北京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以及中国航天员训练基地,要在那里拍摄半个月。那部《载人航天》影片,记录了中国航天事业的艰难历程。
 

 

在北京,我们那辆满载灯具的大卡车开了很久,进入远郊,眼前出现一大排楼房,还有几座圆形的巨大建筑。汽车在楼房前停了下来,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在那里拍摄了半个多月。这里的气氛十分活跃。大楼后边有一个很大的操场,正在进行紧张的篮球赛。有的小伙子在练习长跑、跳高、跨栏,还有的在伏虎圈里飞快地转动着……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