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活动  >  科技文化学术研究
十部反科学幻想作品之三,《行人的反叛》
    更新时间: 2017/06/20     浏览次数:223

与前两位作家相比,上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人凯勒算是名不见经传。但他在《行人的反叛》中,将对科学文明的冷嘲热讽升格为暴力活动,或许在科幻史上第一次设想了反科学的暴动。
 

《行人的反叛》是个短篇,于1928年发表在《惊异》杂志上。在小说里,作者虚构了一个完全依赖汽车的未来社会。他没有描写新型汽车的技术细节,它们似乎很大,类似“房车”,未来人类可以生活在汽车里不用出来。它们又似乎很小,仿佛轮椅。高贵的未来人开会时也不下车,而是直接把车开进会议室,彼此呆在汽车里交谈。甚至,未来人以“悬挂的、萎缩的”双腿为美,近似残疾。所以,未来汽车可能都没有油门或者刹车。
 

总之,小说中的汽车不是对汽车科技的推想,只是作为“罪恶科技”的象征。读完之后,我的脑海里都没有产成这些汽车的形象。
 

小说虚构了这个噩梦般的未来世界如何诞生出来。最初,美国富人大量购买汽车,成为“司机”一族。穷人买不起车,沦为“行人”。法律制度逐渐向“司机”倾斜,从规定在公路上撞死“行人”无罪,到将“行人”圈禁在城市之面,最后对“行人”展开种族灭绝屠杀。
 

几百年后,美国人基本都成了“司机”。他们出生后就呆在汽车里,双脚从不落地,以至于双腿残疾,不能走路,并且视行走为野蛮、耻辱的旧习惯。他们生活的社会高度机械化,完全没有体力劳动。空气中充满毒素。“事实上人们全在汽车里度过一生,美国家庭已经灭亡,取而代之的是汽车。”《科幻之路·二卷》182页。在“司机”族的眼里,“行人”族只是略高于猿类的低等生物。撞死一个“行人”最大的危害是让汽车行驶不平稳。
 

“行人”族自然不甘灭亡,他们聚集在原始森林里秘密谋反,并以米勒为领袖。他的母亲就是被撞死的“行人”,可谓有阶级仇恨。在米勒带领下,他们发明了某种奇异机器,只要发动便可以废掉一切机械力,包括它自己,最终将全世界倒退回田园时代。
 

小说里不仅没有汽车的技术细节,也没有这台“终极武器”的技术细节,它们都只是文学象征。贯穿小说始终的是对科技文明的痛恨。这不仅是小说主题,表现为情节,甚至字里行间。作者经常直接跳出来,恶狠狠地咒骂科技。
 

比如,当起义领袖米勒来到“司机”中的贵族面前,他这样宣传自己的理想:我们相信劳动——体力劳动。不管我们培养年轻人干什么,我们都要教他们劳动,干体力活。我们懂机器,但不喜欢使用机器,我们得到的唯一帮助来自于家畜,如马和牛。在某些地方,我们利用水力来开动谷物厂,锯割木头。我们狩猎、钓鱼、打网球、在山间湖里游泳,以此作为消遣。我们保持身体清洁,也极力保持头脑清洁。《科幻之路》二卷,193页。显然,他在描绘英国卢德教派的反机器理想。
 

而“行人”们那台威力无穷的机器一旦发动,结果则是“……只剩人力,还有由木头弯曲而产生的力,如在弓与箭中的那种,以及由金属圈产生的力,如钟表中的主弹簧。你会注意到,你的手表仍在走动。当然,家畜也能产生力,这也是人力的一种。在我们的山谷中,我们用水力发动谷物厂和锯木厂,我们看它们没理由不继续转动。其他所有力,都被破坏了。你意识到了吗?没有电,没有蒸气,没有任何爆炸,所有些机器全废了。《科幻之路·二卷》197页。看得出来,作者不喜欢工业革命以后的一切新事物!
 

只有亲自阅读,你才能体会到作者对科技文明的刻骨痛恨。在结尾处,凯勒不惜花费笔墨,描写“汽车人”失去科技后,如何用残缺的身体支撑着四处求生,最终死亡。“司机人”的尸体在郊外一层又一层地堆起来。米勒对此毫无同情,他从苟延残喘的“司机人”中间迈过,走向他的田园社会。
小说最后,在一辆马车旁,一对青年“行人”男女站在地上倾心交谈。“哦,这就是过去的样子。”一个旁观者赞美道。今天的读者很少见过这种“过去的样子”,出生在1880年的作者对它肯定还留有深刻印象和无尽的眷恋。

 

反科学小说几乎都事出有因。彼时,美国股市正在暴涨,离大萧条仅一年之遥。各种汽车公司股票被当做那个时代的“高科技”股大肆炒作,汽车大踏步进入寻常百姓家,美国也刚刚开始形成“汽车社会”。
 

然而,要大规模修建公路,就不得不侵犯田地和农舍,或者拆除以往只供人们行走的小路。拆迁浪潮遍布美国各地,可以说,“新美国”也是拆出来的,这是任何国家工业化进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面。就是这些社会发展中的阴暗面,让凯勒把“汽车”当成他心目中邪恶科技社会的主要象征。
 

80年代,西班牙科幻小说《绕啊绕》同样以交通为题材。小说描写一个外省人驾车到马德里办事,开了一天,不仅没有进城,反而迷失在公路网中。作者详细地描写了当时道路建设的种种不合理,然而就事论事,讽刺对象仅至于此,最多挂几句官僚主义。
 

比较这两篇作品可以发现,指摘某种具体的科技成果有问题,要改进,这并不是反科学。只有把科学作为一个整体,非除之而后快,才算是反科学主题。
 

也正是在《行人的反叛》里,我们看到后世很多反科学作品的特点。因为作者讨厌科学,不愿意研究它、分析它、接触它,这类作品对科技的描写往往空洞而夸张。从事科学工作的人看了会嗤之以鼻,现实中的科学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然而对于没接触过科学的读者——他们总是占大多数——这些作者对科技的阴影描写,足够激发对科学的反感。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1000268号-9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
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 \r\n"); Response.Write(templateBuilder.ToStr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