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活动  >  民生文化学术研究
警惕心理咨询行业成为邪教滋生的新温床
    更新时间: 2020-01-13     浏览次数:60

仅仅二三十年前,伪气功作为邪教的变种席卷中国,造成极大危害。今天,另一种类似的邪教温床正在形成,那就是心理咨询行业。和当年的伪气功极其类似,它们都要用大量科学术语包装自己,但骨子里仍然是传统的巫术与个人崇拜。
 

要说清这个问题,必须从精神分析开始。弗洛伊德本人接受过严格的科学训练,也秉承十九世纪的唯物主义传统,希望在人类行为这个领域也引入客观方法。他在开业之初,也设计过语言联想等较为客观的研究办法。
 

但是从释梦开始,精神分析就向传统巫术打开了门缝。梦的内容即使能够客观记录,释义也只是个人判断,无法成为客观标准。后期弗洛伊德对各种历史文化作品的分析都延续这个原则,实际上把精神分析变成一种主观的意义诠释。所以,后来的主流心理学并不认为精神分析是心理学,最多是一种前心理学,一个心理学的早期流派,原因就在这里。
 

在实践中,精神分析更走向个人崇拜。据弗洛姆等人记录,弗洛伊德在世时就围绕他自己搞个人崇拜,把精神分析的结论教条化,精神分析团体政治化。这是后来心理咨询行业乱想的源头。只是他没有多少社会资源,才没有搞起来。
 

弗洛伊德有两个著名的,他自己后来不承认的弟子。阿德勒走向用社会学方法给人类心理找外因的道路,比弗洛伊德更理性,但也因此被排除出当代心理咨询宗师的行列。
 

荣格更趋向神秘主义,直接用人类学方法研究非西方的各种宗教,包括中国道教、藏传佛教、印度教,甚至非洲原始巫术,认为能从这些素材里面找到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他在事实上开创了一种新宗教,后来的荣格团体都有浓厚的宗教倾向。国际荣格团体总部在苏黎士,西方一些城市有它的分支或者独立的荣格派团体。
 

早期主流心理学本身也不够科学化 。Psychology的词根就是“灵魂”。中译心理学是从日语借用的,也与心灵很接近。都会让公众误以为这是个讨论意识内容的人文学术,进而与同样谈论这些话题的宗教混淆起来。
 

在早期,颅相学、体相学、超心理学都曾经是正统的心理学理论。直到八十年代,古希腊体液气质论还在心理学教材里面。经1879年冯特创办心理学实验室,二十世纪初华生开创行为主义心理学之后,作为学术体系的心理学大步走向客观实证,已经不接纳精神分析,它在学术圈外与心理学平行发展。在欧美国家,当时主要是文史哲而不是科学群体更重视精神分析,民间也有大量追捧者,热衷于催眠、释梦等等。而在实践中,弗洛伊德时代残余的一点唯物精神荡然无存,直接成为变相的迷信。

 


 

从上世纪四十年代起,各种不以精神分析为理论基础的心理咨询开始产生。勒温的小组治疗在美国发展到几十万人,曾经被FBI当成新兴宗教调查过。系统排列、沙盘等心理咨询方式也如雨后春笋。晚近时期,这些心理咨询汇总成“后现代咨询”,直接将各种宗教概念纳入期间。
 

至于主流的科学心理学,则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它的发展程度只相当于牛顿时代的力学,或者法拉弟时代的电学。能找到一些客观规律,但又远没有发展出应用技术。所以,心理学家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伪心理学,会写科普文章揭露之。但又拿不出解决心理问题的应用技术,这个空白仍然由各种心理咨询术填补。对公众而言,一提到“心理”就联想到心理咨询,完全没人关注心理科学。
 

从八十年代开始,心理健康问题受到中国人重视。当时主要是在医疗体系内搞心理咨询,组建过专科的心理卫生医院,从业医生都来自医学院。但由于心理学和医学都没有针对心理问题发展出有效的应用技术,这些专科医院陆续萎缩。
 

九十年代开始出现一些民间心理咨询,几乎都没有医学或者心理学资质,把各种土法称为心理咨询。为规范市场,有关部门于2001年颁布《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标准(试行)》,开始心理咨询师的认证工作,在培训教材中有科学心理学内容。但是由于没有真正的应用技术,咨询师培训仍然有一半课程来源于精神分析之类的非心理学体系。
 

进入2010年,“成功之道”、壹心理等培训机构大量涌现。他们打着“心理学零基础”的旗号,招收各界人员。另一些咨询师则通过媒体成名,有的人只有初中文化,但已经红极一时。在这些机构推动下,累计颁发心理咨询师证书过百万,真正从业的只有一万左右。
 

十几年下来,它没有起到促进心理咨询科学化,以及服务大众的作用,只是催生了一个发证行业。有关部门只好于2017年将心理咨询排除在职业资格目录之外,但对于仍然存在的民间咨询师并无进一步管理手段。

 

 

今天,心理咨询已经出现了类似伪气功现象的苗头,成为古代迷信的还魂尸。
 

首先,与宗教宣传类似,某些心理咨询业者通过散布恐惧来吸引公众。宗教宣传“你们的灵魂都需要拯救”,这些人则把各种心理不适感都放大为“心理疾病”,甚至创造出五花八门的术语如“性瘾”等等。或者夸大心理疾病患者在人群的比例,如称一半初中生有心理疾病,几成国人有心理问题等等。由于每个人都有难以量化的负面感受,都有一时的困惑迷茫,这种说法屡屡成功。
 

其次是个人崇拜,开始包装咨询大师。他们到处作报告,搞培训。费用能够达到十万元,仍然能吸引很多追随者。他们不断地拉人头,打电话或者搞网络推销。
 

由于大师都是个人,围绕着他们出现五花八门的流派,大多靠仪式感吸引公众。象沙盘这些仪式感很强的心理咨询,与当年的伪气功只是形式不同,本质已经没有区别。催眠作为直接来源于传统巫术的手法,更是在心理咨询中大行其道。
 

心理咨询业内以“心灵”、“意像”、“智慧”这些名词为主题,与传统宗教一脉相承。后现代心理咨询已经不屑于使用科学色彩的术语,直接使用宗教术语。比如,声称让你获得天人合一的体验。但是他们不称自己为“XX教”,、“XX宗”,从名称上看不出邪教色彩。
八十年代科学教派的著作《戴尼提》,就以“自我心理调节术”的名义在中国广为流传。国外的荣格派团体进入中国后,在广东成立了“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把它本土化。

 

在中国,也已经出现了“气功心理咨询”这样的本土后现代心理咨询。甚至有中医按摩师给按摩技术套上术语,声称能够用按摩排除不良心身反应。象《戴尼提》这样在国际上都被认定的邪教著作,中国仍有人把它作为“心灵科学”来推广。
 

今天的心理咨询还只处于捡财阶段,尚未对社会秩序发起重大挑战。但就一些心理咨询的内容来看,组团组队进行,不排除未来会发展到这个阶段。即使只处于捡财阶段,也是一种造成社会乱象的负能量。应该予以重视。
 

对此,有关部门未必没有察觉。但是心理咨询业内很多人长期混淆其与科学心理学的关系,令圈外人难以辨别。特别是“成功之道”直接从中科院心理所得到授权,举办“中国心理学大会”,每次都请学院派专家站台,然后推销自己的“大师”。现在已经成为新三板上市公司。
 

在八十年代,科学心理学界对这个苗头是有警惕的,持抵制态度。当年揭露特异功能骗局,中科院心理所就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几十年下来,中国心理学会与一些心理科研机构已经换了新人,其中有不少人对心理咨询的态度也越来越暧昧,甚至直接参与其中。他们没有把混乱的心理咨询业进一步科学化,而是助长其中的邪教苗头。
 

需要说明的是,并非所有心理咨询从业者都有这个倾向。大部分人不愿装神弄鬼,希望按照教材上介绍的步骤规规矩矩作咨询。然而这些技术远没有现代医学那种立竿见影的效果,越是老实规矩的咨询师往往生意越差。由于多为个体开业,他们很容易被淘汰出局。于是,心理咨询圈子里形成了逆淘汰。有影响的人并无实绩,多是炒作包装的结果。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