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活动  >  民生文化学术研究
“食权运动”批判
    更新时间: 2020-07-14     浏览次数:143

(一)



长期以来,中国科普界认为公众只是缺乏科学知识。本着“缺啥补啥”的原则,他们着力于宣传具体的科学知识。把功夫用在怎么包装、软化、稀释、打扮这些知识上,以便让普通人更顺利地接受它们。
 

这种想法非常肤浅。我经常走进校园,给孩子们作科普。他们也缺乏知识,但他们因此认真听讲,踊跃提问,因为学校里有追求科学的氛围。很多成年人不仅仅是缺乏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接受了很多反科学思想。他们是在主动抵制科学,拒绝科学,批判科学。
 

如果不剖析这些反科学思潮,不从源头上,价值观上批判它们,一味宣传具体知识,这和向岩石浇水,期待上面长出花草一样愚蠢。
 

今天,我就给大家剖析一个发生在中国的反科学思潮,它叫“人民食物主权运动”,后文中简称为“食权运动”。
 

人民食物主权运动发起于2013年8月。和西方那些类似运动一样,都是由某些高校里面的知识分子、NGO以及媒体人发起的,并且杂揉大陆和港台人士。

 

这个运动的参与者认为,食物是基本的民生用品,不能商品化。如果食物生产被资本染指,农民必然失去生产自主性,消费者失去选择权,国家失去对农业的规划、调控和保障能力。所有这些加起来,就是“食物主权”的丧失。而他们则要为恢复人民的食物主权鼓与呼,追求大面积地用所谓生态农业取代现代农业。

 

这些口号听起来很空洞,他们指责的侵犯食物主权的行为到底有哪些?让我们逐个分析。

 

(二)
 


“食权运动”认为,大型食品公司招集科学家,对人类口味进行系统分析,试制出以营利为目标,引诱消费者购买,但本质上极不健康的食物。
 

食品公司真在这么干吗?当然,他们一直在这么干。社会上因此充斥着垃圾食品,也是不争的事实。问题在于如何理解这个事实。“食权运动”认为,传统社会里人们都吃健康食品,正是这些可恨的食品公司改变了优良的饮食习惯。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历史,过去人们普遍吃低糖、低脂、低盐的食物,吃如今在餐厅里高价贩卖的野菜野果,那是因为当年只能吃到这些。由于普遍缺乏营养,传统社会里人们更渴望摄入油、盐、糖这些成分。
 

大家可以从各地寻找那些真正的传统美食。所谓“真正的”,是指有考证说明它们确实存在了几十年以上。而不是最近才发明,冠以“传统美食”名义欺骗消费者的货色。找到这些真正的传统美食后你就会发现,它们都是高糖、多盐和重油脂的食物。很简单,食物匮乏的时代,人的身体更需要这些食物。
 

如果你来到天津桂发祥麻花公司参观,他们会向你介绍创始人刘老八研制这种食品的全过程。他的追求和卡夫集团、百胜餐饮或者娃哈哈没有本质区别,都是怎么去迎合人们已经形成的口味。油炸麻花这种典型的三高食品,难道会比奥利奥饼干更健康?
 

“食权运动”认为,现代食品公司还有一宗罪,就是诱使人们购买深加工的便利食物,以便利为诱饵摧毁人民的健康。但他们不会说出另外一句潜台词,那就是如果没有这些加工食品,普通人,尤其是妇女就要重新围着锅台转。过去加工一日三餐要花多少时间,是现在年轻人难以想象的。
 

当然,他们不是不知道,一家一户用传统方式整理食材,加工食物,需要的时间成本有多大。于是他们提倡建立社区厨房,提倡集体制作食物。这是一种其乐融融的传统村舍生活,很好很浪漫。然而,城市居民哪有时间去买账?于是,他们只能跑到城郊结合部,向打工族推荐这种生活方式。
 

虽然响应者很少,但确实有人参加。尴尬的是,他们都是收入微薄的人群。一旦打工者找到高薪工作,忙碌起来,又有钱提升生活品质,就会告别社区厨房。
 

然而,“食权运动”把道理讲错了,他们提出的问题又怎么解决?真正的解决方式是促进全民形成符合现代生活健康要求的新口味,放弃传统口味。因为垃圾食品所满足的,恰恰是千万年形成的传统口味习惯。到那一天,食品公司也要跟上口味改变的时代步伐。

 

(三)

 

“食权运动”的第二个批判目标,是现代食品工业拉长供应链,造成消费者无从知道食品是否安全。他们认为,这是导致食安问题的根本。解决办法就是恢复生态农业,也就是小农经济。
 

对于刚刚经受了十几年食品安全问题的中国城市居民来说,这一套很有蛊惑力。必须从多个角度进行批判。首先,“食权运动”所描述的传统食物的安全性并不存在,用“有机方式”种养的产品并非更安全,只是危害人体的方向不同。现代食品安全问题多来自化工成分残留,传统食品安全问题就是传染病。因为有机肥料携带大量寄生虫卵,大肠杆菌,是天然的传染源。
 

现在食品安全问题大多是间接的,并非立刻致病致死。有一些甚至不排除是炒作的。比如,DDT因为传说致癌,在发达国家禁用几十年。但直接今天,各国专家反复研究,尚无DDT直接致癌的证据。所以世卫组织允许发展中国家恢复使用,以防止蚊虫传染病。与之相比,传染病的威胁立竿见影。只不过在传统社会,吃饱是第一追求,没人关注食品安全问题。
 

“食权运动”列举的大量食安问题当然存在,而且曾经相当严重。然而,它们最终是监管水平的问题。在生存农业向经济农业过渡过程中,大量农户为贩卖而种养。改革开放后新成立的食品企业,其中也不乏投机取巧者。
 

但是随着国家财力、技术条件和法制水平的提高,对农户和食品公司的监管力度不断扩大。某种食品上出现重大食安问题,只要出现就会慢慢得到治理。于是,大规模食物中毒事件已经多年没有出现。最后一次大规模假酒死亡事件已经过去二十多年,最后一次奶粉毒害儿童事件也过去了十多年。
 

这样够吗?当然不够。通过信息技术,各地普遍建成食品追溯网络。无论链条有多长,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能够获知食品的生产加工过程,甚至可以用视频远程监控。而不是象“食权运动”所宣传的那样,只能在“大毒”、“中毒”和“小毒”中选择。
 

说到底,这是个监管水平问题。前进中的问题要在前进中解决,而不是倒退回去。

 

(四)

 

作为“食权运动”发起的另一个战役,他们批判中国引进国外优良农作物和畜牧品种,强调保护国产物种。
 

在这里,“食权运动”打出民族主义感情,而没有告诉我们真正的矛盾在哪里。那些国外优良品种是现代农业科技的产物,而国内品种是小农时代的遗留物。如果换成国内农业科技产品,比如杂交水稻,他们抵制不抵制呢?当然要抵制,杂交水稻仍然是大型科技公司的产品。种了它,就要年年购买种子,而不能自己留种。这和他们抵制洋品种的理由是一样的。只不过有违民族主义旗帜,不能大肆声张。但是在他们的内部讨论会上,杂交水稻和转基因食品没什么区别,都是抵制的对象。
 

“食权运动”特别强调洋猪种,洋鸡种在中国农业中的份额。我国以前是农业科技的后发国家,为了国民的温饱,引进大量国外优良品种。现在,中国以杂交水稻为代表,正在向世界输出我们的良种。同样也受当地某些人抵制,中国农业科技公司在国外也开始享受“孟山都”的待遇。
 

“食权运动”抨击海外良种的另一个理由,是它们口味退化,是被化肥或者饲料催熟的。这种现象当然存在,农业部也正在做保种的工作。但是“食权运动”绝不会告诉你,那些口味良好的传统品种产量究竟有多高,和高科技品种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那不是百分之几,百分之十几的差距,而是几倍的差距!,他们也不会提醒你去关注,中国人均肉类占有率这些年是怎么发展的。
 

小农时代的中国土地只能养活四亿人,生多了就会战乱纷飞。如果全部用所谓生态有机农业的方式去种养,今天的中国人需要几十亿亩土地。那么,是去占领大片国外耕地?还是先毁灭十亿国人?或者都不做,而是让十四亿人普遍饥寒交迫?
 

这是他们不会告诉你的选择。是的,很多现代农业品种的口味并不好,但它们是给穷人吃的,它们的价值在于能让贫困人口获得基本营养,这其中包含着巨大的人道主义价值。至于“食权运动”所提倡的传统品种,最多只能在“有机食品店”里出售给富裕人家。

 

(五)
 


“食权运动”的根本目标,在于批判现代农业经济。他们在所有文章里,都不忘提到“资本主义工农业”已经席卷中国,而这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到了这里,“食权运动”终于暴露出其本质,那就是反对一切资本,提倡小农经济。为实现这个目标,他们也要反对现代资本运作的基本动力,那就是科学技术。
 

食品公司也好,农业科技公司也好,它们都姓资,现代农民不断转化为食品公司的供给商。而“食权运动”的目标,是把农户联合为“生态种植合作社”,或者生态农场,用传统方式去种养。
 

不为资本服务,难道他们种出来的东西都留给自己吃吗?当然不是,如果真是那样,这些人一分钱得不到,就得彻底告别有水、有电、出门坐车,在家看电视的生活。他们需要钱,就得出售自己的产品。而产量又完全不能与现代农业相比,那就只有批发给绿色食品,有机食品店。
 

然而,这些企业难道姓资吗?为这些资本服务与为那些资本服务,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当然没有,只有一个实际区别。这些公司在规模上无法与大型食品公司抗衡,现金流少,容易破产,危机最终会反馈到下游种植户,也就是合作社本身。而这些农民可不是理想主义者,靠种地养活不了自己,那就散伙!所以,这些伟大思想家很难在农民中找到追随者,“生态种植合作”的实践也都做不大。
 

必须要澄清,“食权运动”所提倡的生态种植合作社,与当年中国普遍搞的合作社只是表面上相似。当年的合作社并不拒绝现代科学,包括化肥、农药、种子、农业机械与水利工程。改革开放以后,这些合作社也不拒绝资本,纷纷转型为股份公司,社员转成股东。每年大秤分银,小秤分金的新闻也有不少。
 

相比之下,生态种植合作社完全拒绝这一切,铁心去走他们称之为“进步”的下坡路。要知道,传统农业又有个名字,叫做“生存农业”。大家种地养牲口,主要是供自己吃,自己用。
 

没有现代工业去消耗经济作物,也没有大量城市人口消费农产品。“生存农业”因为缺乏交易机会,在今天就是贫困的代名词。而建立在生存农业基础上的传统社会,也没有足够的财力物力去抵御各种灾难。正是在资本驱动下,工业化和城市化改造了传统农业,才有农民的脱贫致富。也才能有我们国家抵御洪水、地震和瘟疫的奇迹。
 

看到这里就会发现,什么“为了全民健康”,“为了国家粮食主权”之类,统统都是借口,“食权运动”真正的目标就是恢复传统小农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为什么要恢复?是他们的理念使然,是他们自己喜欢,是因为那里有他们文化上的祖坟。
 

欣慰的是,这个运动从开始就是城里人的游戏。这些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即使跑到农村,也只能向边缘人群推广这些理念。大凡有知识、有闯劲、有眼光的农民,都能看出这是一条贫困之路。他们在努力为资本打工,或者自己成为小商人。他们讲不出那些大道理,但是都在热情拥抱科学技术,追求更好的生活。
 

反科学从来都是富贵病,“食权运动”从头到尾,就只能骗骗没下过农田的某些城里人。他们注定改造不了现代农业,但他们兴起的反科学,反现代化言论,会长久地干扰舆论场。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