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活动  >  民生文化学术研究
现实主义,科幻的另一条路
    更新时间: 2020-08-17     浏览次数:154

越来越多的作者在谈论“科幻现实主义”,作为这个理念一贯的实践者,我也说说自己的看法。首先便是如何界定它。我的总结如下,供大家参考。
 

科幻现实主义以现实世界为背景,不追求设计一个异世界,这是它最大的特点。
 

以现实为背景创作科幻有很多好处。现实提供了最丰富的素材库,任何人工设定都无法相比。如果我把一个故事定位在重庆,从市容市貌到风土人情,我可以找到成千上万条信息。但如果我把背景设置在A星球上的Y市,或者3897年的某个城市,我为它编几十条背景信息都很困难。
 

影视剧组能找几个人一起设计背景,但是无论开多少次策划会,也永远凑不出现实本身那么丰富的素材。使用架空背景的故事总显得“空”,这是根本原因。
 

任何作品的篇幅都有限,把故事落地于现实,就可以把更多篇幅用于叙述、用于描写,用于刻画人物,而这些本来应该是创作的重点。使用架空背景,就得花很多笔墨介绍这个背景。即使这么做,受众也不一定搞得明白。
 

更重要的是,运用现实背景应该出于创作自觉,而不是作者没能力虚构另一个世界。作者于现实世界中发现了素材,产生了创作冲动。他就是想写现实中的某些现象,所以没必要搞架空设定。
 

以凡尔纳为例,他虚构过地下世界、深海世界、荒岛世界、约拿丹共和国,还有漂流在太阳系里的小行星世界。但当他写《八十天环游地球》时,他严格按照当时的轮船航班和火车时刻表去写,因为这些才能表达这部小说的主题。
 

作为前苏联科幻小说的代表人物,别利亚耶夫大部分作品都以现实为背景,年份都是他写作的时代,但是他也写过大西国的故事。
 

在迈克尔-克莱顿开始创作时,身边一堆作者在写太空剧,或者未来世界。但是他就不写,没人能说他想象力不够。值得一提的是,克莱顿去世十年后,他的《西部世界》被改编成典型的架空戏,原版电影完全讲了个现实背景的故事。
 

从主题表达方式来看,两种写法也完全不同。现实主义科幻并不讲隐喻,搞影射,不会把主题写在字缝之间。作者想表达什么,就直接表达出来。这在艺术上算是缺少曲笔,缺乏含蓄之美,但如果这些本来就不是作者要追求的,也无可非议。
 

从商业运营角度来看,搞现实主义科幻就要放弃衍生品市场。只能扎扎实实地靠主题和故事赢得成功。某种程度上讲,科幻市场从上世纪中后期在美国火起来,到如今在中国火起来,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科幻作家,而是IP交易商和衍生品市场。他们不喜欢现实题材,所追逐的文本不是科幻就是奇幻,只有这两样才能开发产品线。
 

然而,衍生品市场对于绝大多数项目来说,都是挂在驴子面前的胡萝卜。中影公司的衍生品部成立至今,只搞过两单成功生意,《大圣归来》和《流浪地球》。你难道比中影公司有更多资源推广自己的衍生品?
 

在中国电影票房榜上,《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和《中国机长》分列5、9、10位。它们都改编自现实素材,没有衍生品可以开发。然而,几十亿票房难道不算成功吗?
 

科幻曾经两腿并用。很多十九世纪的经典科幻,到现在仍是影视和舞台剧改编的重点。因为它们不用浪费笔墨写设定,专注于故事和人物,更符合基本创作规律。
 

直到80年代,现实主义仍然是中国科幻的主流。现在这种架空压倒一切的写法,90年代后才完全形成。新一代科幻更多的与游戏结合,或者受IP交易或者衍生品市场推动,这是现实主义科幻衰落的主要背景。
 

至于中国新一代科幻作者,他们受眼界限制,小时候只能看到这种科幻,长大后也只会写这种科幻。与流行说法相反,很多人写架空科幻,恰恰才是因为缺乏想象力,他们不知道怎么在现实背景下展开科幻故事。大隐隐于市,出色的科幻也可以出没于市井,但这需要高超的写作技巧。
 

相信我吧,IP交易或者衍生品市场对于绝大多数作者都是幻影。市面上已经漂流着成百上千套IP等待交易,最终说了算的是钱,而不是你设计得如何巧妙。
 

如果确实有兴趣描写一个异世界,那你可以去写。如果只是有人向你宣传这样写才能赚钱,我建议你忽略。冷静地想想自己要表达什么,怎么写才能表达得好,回归创作规律本身。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