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活动  >  民生文化学术研究
从旧科普到新科普(中)
    更新时间: 2020-12-11     浏览次数:150

时间轴上,从面对过去到面向未来

 

传统科普把内容确定为讲解既有知识,只是在技巧上下功夫,希望科普活动别象课堂教学那样枯燥就行。但如果只讲既有知识,科普就不过是学校教育在平面上的拓展。是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
 

对青少年来说,既有知识来自前辈的工作。听这些知识,意味着确认一遍前辈的成就。这当然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想知道十几年到几十年后,自己能为科学作什么。涉及人生选择的信息,在孩子们的兴趣表上排在最面前。
 

过去已经凝固,讲解既有知识,孩子们只能被动接受。未来却可以变化,可以参与。相对而言,孩子们更愿意听人讲讲科学要朝着哪里发展。
 

比如,我们请农学院老师讲课,最好让他们讲讲“垂直农场”或者“海洋农牧化”,或者他们认为其它会在不远的将来实现的科学理想。请其他学科的专家也是如此。比如,请航天专家讲怎么抓捕小行星,请医学家讲组织工程,请能源专家讲洋流发电。这里面同时包含基础知识和前沿课题。
 

以我的经验,孩子们更喜欢听这些内容,甚至不少专家也喜欢聊这些内容。至于纯粹的基础知识教育,那是学校的任务。
 

这就要求科普工作者对当今科技前沿有着广泛的了解,至少关注若干个学科,储备几十个,上百个前沿点。遇到某个学科的专家,知道要请他们讲什么。

 

体系上,从分科到整体

 

中国大陆有多少科技人才?
 

每次我把这个问题提给科普工作者,都没得到正确答案。而当我告诉他们,2019年底已经超过一个亿时,他们都表示很惊讶,没感觉有这么多啊?
 

人多声音小,造成这个结果的直接原因,就是把科学分科现状带入科普事业。物理学家只能讲物理,航天专家只能讲航天,基因专家只能谈基因,农学家只能讲农业,
 

甚至,媒体找到袁隆平,就只让他讲杂交水稻。他对海洋食品开发有什么看法?对公共食品安全有什么意见?对青少年的食物教育有什么见解?农学家会顺理成章地思考这些问题,但至少我没看到有谁去问他。
 

每名科学家都只能对自己的专业发声。相反,任何科学技术都不懂的人,却可以在媒体上做时评,或者讨论人生。在科学技术已经是第一生产力的今天,这是很扭曲的现象。
 

科普工作没把“科学”当成一个整体,恰恰是科学圈子之外的人,习惯上把“科学”看成一回事。他们把所有科学工作者统称为“科学家”,经常会说“科学是什么什么”,或者“科学家该做什么什么”之类的话。
 

这听上去很外行,仔细一想大有道理。近代科学产生之前就是一个整体,叫做自然哲学。后来分科当然有必要,但只是在科研和学术活动中有必要。至于公众,是希望“科学家”回应自己关心的问题,并不在乎你来自哪个学科。
 

不久前我参加北京科委在量子研究院组织的活动,艺术界和科学家对话。该院一位年轻海归被邀请入会,任务是向影视工作者讲解量子科学的ABC。但他在会上说了一句话:不要以为我们不关注文史哲,我们不仅看这方面的书,而且有自己的角度和观点。
 

不知道他后面是否还有话,科学家对社会和人生问题都会有看法,但没人觉得应该向他们请教这些问题。想当年,如果阿西莫夫和叶永烈没有靠自己搏出名气,也肯定会被定义为“化学家”,只让他们讲解化学知识,他们都是化学本科毕业。
 

我在前面提到的那些成功的科普平台,他们也都不在乎分科,任由科学工作者自行发言,所以才会产生“马前卒”这样土木工程出身的时评专家。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