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活动  >  民生文化学术研究
从旧科普到新科普(下)
    更新时间: 2020-12-11     浏览次数:135

受众上,从面向大众到面向圈层

有人建议把科普改名为科学传播,至少我个人赞同这种改变。传播工作的重点不是传播的内容,而是研究传播的对象。
 

传统科普很少把精力用于研究传播对象,只是想着怎么把系统的科学知识分解和软化,在包装上作功夫。至于传播对象,只是笼统地定位为“大众”。这样做科普,就象把水泼到沙子里。虽然很努力,但是没什么反响。
 

其实,专业科普最重要的受众不是“大众”,而是科学粉丝,是公众里面主动朝向科学,追求科学的那一群人。
 

在这方面,“知乎网”作出了榜样。从2013年开放注册后,他们主要去吸引公众里面的科学群体,设置的话题都非常有针对性。这些粉丝团结在知乎网站上,从自身经历出发,免费为科学作宣传,批判各种反科学和伪科学观点。就浏览量来说,它已经是最大的科普网站。
 

让几万名,最多十几万名科普工作者面对十四亿“公众”,这是无的放矢。应该通过科普工作,把几十万、几百万科学支持者团结起来,让他们再去影响亲朋好友,最终在全社会形成正确的舆论场,
 

尤其是地方科普平台,更应该首先团结地方上的科学粉,力争做他们的活动中心和舆论中心,收取事半功倍的效果。一定要相信,在哪里都会有这么一群人,只是现在他们很少获得平台的关注,发不出太大的声音。

 

工作上,从依托科学专家到依托专业科普人

 

请科学家现身说法,是传统科普工作的一个重点,也恰恰是应该改变的一点。科学专家不是传播专家,后者不是露露面,动动嘴就能胜任的。
 

科学界向来轻视科普,国外出现专业科普人的时代也并不长。卡尔-萨根是个代表人物。他是天文学家兼宇航项目负责人,后半生做专职科普人,时间大概是七十年代末到他去世。在这个过程中,他是有团队包装的,一切按照传媒运作规律去办。
 

中国第一代专业科普人刚刚出现,以北京理工大学的陈征为例,他被评为2019中国科学年度新闻人物,十大科学传播人物之一。近几年他专职作各种科普节目的策划。业内评价说,就科普节目而言,他比制片和导演更专业。
 

还有中山大学天文研究院院长李淼。他在美国求学期间,发现导师就从专业科学家转向专职科普人,并且在美国很有市场,回国后他就有意识地朝这方面发展。行星科学家郑永春也是这方面的代表,每年讲座近百场。
 

除了由科学家转型做专业科普人,还可以由文艺传媒工作者转型做专业科普人。我曾在央视科教频道特别节目《飞向火星》里担任撰稿。那个节目就从传媒大学主持人专业里挑选一个年轻主持。节目里主要知识点由他讲述,另由他采访一些专家作为补充。
 

从形体到发音,专业主持人受过长期训练,并非朝夕养成。另外,他们年轻活泼,年龄上接近青少年,这些长处专家学者不可能具备。
 

专业科学家在科普工作里并非不重要,他们应该进入节目策划组,在后台把知识提供给专业科普人,由后者设计表现形式,再由从播音、表演等专业招聘来的人进行表现,而不是由未经演艺训练的科学家直接出镜。
 

给公众做科普,尤其是给孩子们做科普,“教授”、“院士”、“学科带头人”这些名称未必有多大吸引力。科普节目的知识点也不能很密集,反而是表演专业的才能更重要。


 

如果科普大方向做出上述几种转变,我们会发现科普节目所讲的知识不是太少,而是过多,缺的是艺术表现。今天的科普节目从文创角度来看,大多比较业余,以后主要应该在文艺形式上做功夫。
 

科普平台在招收新员工时,应该把范围扩大到影视表演之类的专业。尤其是地方高校的影视表演专业毕业生,由于远离影视产业中心城市,出镜机会其实很少,做职业科普人反而是留在舞台的机会。
 

以上这些经验,我基本上是从民间科普活动那些获得。我也把它们介绍给体制内的科普工作者。他们表示能理解这些转型的价值,但是做起来很为难。如果这样搞科普,会被认为不严谨,瞎胡闹。有些已经迈出半只脚的科普节目,在收视率上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也都被要求收回来。
 

我能理解他们的苦衷,现阶段也需要做出妥协。比如,专家学者除了给专业科普人拟稿,也可以到现场,作用是给科普讲述的内容背书。请专家讲述的重要作用就是获得权威性。其实他们只要到场,就能树立起讲述的权威。专家只需要在科普节目的最后隆重登场,讲几句画龙点睛的话,反而比让他们主讲几十分钟效果更好。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