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艺活动  >  科学文艺学术研究
论坛实录丨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上)
    更新时间: 2021-07-20     浏览次数:36

  来源:云杪文化

  北京南池子美术馆

  7月13日,“从宋到未来”系列第二场主题活动在北京南池子美术馆启幕。本期活动依旧由学术论坛主题与美术馆之夜两部分组成。该系列主题活动由云杪文化与南池子美术馆共同策划主办。FT中文网为本期活动的联合主办方,在艺、三联中读、目标TARGET、尚流Tatler、芭莎艺术为活动提供媒体支持。

  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 学术论坛现场

  第二期学术论坛主题为“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本次论坛由北京联合大学新闻与传播系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传播学博士金韶;《唐探》系列制片人,被Variety杂志评为全球十大制片人之一的岳翔;天空之城影业创始人、CEO路斯基;著名科幻小说家郑军;FT中文网出版人张延及艺术家泰祥洲共话科幻与山水视域下的多维度议题,论坛由在艺及云杪文化创始人谢晓冬主持。

  ▼

  学术论坛第二期
  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

  谢晓冬
  在艺科技及云杪文化创始人

  谢晓冬:欢迎各位朋友来参加从宋到未来系列沙龙的第二期,今天主题是“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之所以讨论这个题目,一方面是因为泰老师的作品中对于山水的理解已经突破了整个自然山水的界限,把视野瞄向星空、宇宙。

  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平时交流的时候分享的观点,一个了不起的艺术家背后都有宇宙观的设定、怎么理解他的创作和艺术家的体系;再者,也源于一次跟岳总的交流中萌生的一个想法,即可以围绕不同领域的艺术创作背后世界观的设定和体系设定的角度展开跨界的讨论。

  首先请金老师谈谈,您怎么看待21世纪科幻产业的发展以及横亘在各个领域包括美学和世界观的设定,对于今天理解这个时代的科幻相关艺术形式的影响。

  金韶
  北京联合大学新闻与传播系副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传播学博士

  金韶:科幻产业的发展,从时空观出发,先说到宇宙观。宇宙观就是时间和空间,当然还有其他的维度。

  说到“时间”,科幻都是面向未来的,没有过多的关注过去和历史。随着我对科幻产业的调研,反而是历史型的科幻有它的发展空间,即中华传统文化怎么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做科幻式的表达,比如敦煌的科幻,清明上河图的3.0等一系列出圈的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的结合。

  所以“时间”的维度可以拉长,可以面向未来也可以面向过去,它一定是跨越时间的概念。

  说到“空间” ,山水是一种空间的概念。中国科幻承载着提升中国文化自信的层面,所以所有科幻的故事、科幻的想象都应该发生在中华大地上,中华大地上有山水、地理空间,怎么让时间与空间的结合,更多的是从文化层面的思考

  回到产业,至今在业界、学界在讨论,有没有科幻产业?我们说有文化产业、有高新技术产业、有各种各样的休闲文化产业。很难界定出一个科幻产业的概念,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研究,一定要把科幻产业找出来,明确的定义出来。

  其实也不是凭空的制造,就是横跨各种文化类型,比如说科幻+文学、科幻+影视、动漫,郑军老师比较关注的科幻+教育,还有科幻+艺术,和泰老师这种沙龙的主题契合的科幻与艺术。所以它一定是跨界的,是个“科幻+”的概念。当有了科幻这个文化元素+科技元素,再叠加各个产业类型都可以把这个产业释放。

  谢晓冬:请问岳总,您站在电影的角度怎么理解科幻之于您从事的电影业?在做任何的艺术创作,无论是电影和其他类型,都有一个宇宙、体系设定,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

  岳翔
  《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制片人

  岳翔:我的身份是制片人,首先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角度思考,制片人的工作是凑齐生产要素,编剧、导演、演员都是生产要素;然后确定生产目标,拍科幻电影还是拍惊悚电影;接着需要管理生产流程,先做什么后做什么;然后协调生产关系,演员耍大牌怎么办,场地安排不过来怎么办,这都是制片人的工作,这样理解之后制片人跟电影所有方向都有关系。

  科幻电影,大家容易比较狭隘地把科幻电影理解成大片才叫科幻电影,不是这样。漫威的方向肯定归为科幻电影,它有科学理论叫做科幻电影,没有科学理论叫做玄幻电影;后来漫威因为是美国文化,美国文化习惯把两个东西相互掺和,期待着把神话讲出科学原理。

  我之前采访过说过一个观点,漫威的电影要1.5亿美金的预算才能拍成那个效果。如果中国科幻是奔着漫威的方向去,先准备1.5亿美金练一把手才知道行与不行,这是多么大的社会资源浪费,所以不能走美国这条路,还是得走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电影的路线。

  泰祥洲《天道幽明》局部 绢本水墨 2021

  我跟泰老师是老相识,看见他的作品眼前一亮,这是中国电影科幻应该寻找的方向。如果要建立一个科幻世界,就要了解科幻建立世界观,而建立一个世界观不能瞎编,最后是要合理的。

  建立世界观,“世界”是成立的,泰老师这个世界是成立的;要和漫威成立的世界观完全不一样,又是自成一体的,又和今天不一样,和历史也不一样,要只能归类为科幻的方向。泰老师确实能开创出一个重要的新方向,期待和泰老师学习的这个过程中能找到一个中国电影科幻的新的视觉走向。

  谢晓冬:中国科幻电影走出自己的道路可能要有一些新的路径、新的方向,包括美学层面,期待您和泰老师碰撞出可能性。既然有过前因,到泰老师回应一下岳总的畅想。

  泰祥洲
  艺术家

  泰祥洲:跟岳翔前一阵说要好好碰撞出一个科幻电影,并不是没有可能性。这几天在看郑军老师讲的《科幻史》,刚才也在聊古代中国有没有科幻史。现在有很多历史的传说被拿出来重新思考,比如像《山海经》到底是神话还是科幻?刘宗迪教授有本书叫《失落的天书》,他就认为《山海经》是一本科学科学书,或许可以理解为当时的科幻吧。

  像金老师说的,一讲科幻就要谈时空。什么是时空哪?其实是人定义了我们当下这个时空。如果说和岳翔探讨做一部科幻电影,我们首先就要讨论创建一个时空世界,也许在火星,也许在外太空。

  中国古代最早的一部历史文献汇编《尚书》的第一篇是《尧典》,其中就规定一年又365又1/4天,中国古人在三千多年前已经把时空定义的很清晰,分成了春夏秋冬四季。中国靠北斗为中心点的天区,例如先秦典籍《鹖冠子》就说:“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中国的“九州大地”也是和“天有九野”相对应的,中国古代还称北极星为“帝星”,人间的帝王对应成为“天子”。

  北极星住在紫薇垣,中国人把天上分为三个区域,紫薇垣对应着人间的紫禁城,天市垣对应东安市场(王府井大街),太微垣行政办公机构对应着中南海,完全是天地分野的观点。整个中国历史就如围绕北极、北斗建立的体系,以此为核心来定义中国人的、国家、整个族群的命运,甚至整个亚洲的命运。巧的是古时候用北极星来定方向,现在中国用“北斗”来命名定位系统。中国历史的图式创造,也延续着这一思想体系。

  泰祥洲《平行宇宙之三(玄者万殊、眇眛微寂、旷罩八隅、迅达电驰、倐烁景迤、星流云浮、凌极上游、幽括冲默)》

  绢本水墨 2020 200cm x 101cm x 8屏

  我创作的八条屏《平行宇宙之三》也对应这种北斗七星和北极星的关系,《天道幽明图》中画着九条龙,也可看作“紫薇斗数图”,也对应着北斗九星的运行逻辑。

  泰祥洲 《黄钟大吕-其来无迹》 2020 绢本水墨 28.5cmx41.5cm

  《黄钟大吕》系列则以水的图像为呈现方式,而以光和影科学辩证为底层逻辑,是宇宙重新构造拓扑学原理。

  岳翔兄希望能在中国本体文化基础上创造出一些新的科幻故事,我想我这些思考还很初级,需要不断学习和实践。

  谢晓冬:路斯基您是怎么理解今天这个主题的?岳总说这里面有科幻和玄幻的差别,如果构造一个世界背后有科学原理叫做科幻,没有科学原理叫玄幻。您做的是玄幻还是科幻?还是本质上是一体的?

  路斯基
  天空之城影业创始人、CEO

  路斯基:我是学金融的,一不小心进入这个行当,做动画制片人,后来我投了一些电影,《大圣归来》是一部,我们更喜欢的像《冈仁波齐》、《喜马拉雅天梯》、《皮绳上的魂》。

  预展的时候来看泰老师的作品,当时看八条屏的时候大概站了半小时,《平行宇宙之三》是卷过来的,看到的是一个时空。除了视觉上的丰富,中国画墨分五色,从里面看到的不仅仅是在光影的五层关系,是更庞大的,它像一个“场”。

  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当时就问泰老师“你画的很电影美术风格。”他说:他十多年前帮《指环王》画过电影美术,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八条屏非常好,当时如果能做一个VR,你主动的穿越、上升、盘旋怎么都行,肯定很酷,将来有机会一起做VR的东西挺好的。

  我看到这组作品的时候,会呆更长的时间,是因为有一种心灵感应,做电影的时候,时间特别重要,如果人在电影的两个多小时内,不能耐得住,这个电影从整体创作上就有问题了。在新的《大圣》作品里边,用了六年的时间还没有做完我们的设计,明年做完也许能上映,大概用了100多个寺庙、几百个博物馆的意象,这些意象在中国的宋、明文化里是文人不可少的东西,观众能够感受到温度。

  最近比较流行大家谈“元宇宙”,未来的世界应该是一个写实世界,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是融合在一起的,也许叫全景世界或者更好的混沌世界。

  谢晓冬:接下来听听郑老师的高见,您是做文学、科幻小说,是不是您有更大的自由,比他们两位,制片人受很多约束,资金1.5亿美金才起步,您应该不需要那么多钱对吗?

  郑军
  著名科幻小说家

  郑军:我是第二次参加泰老师的学术活动,从认识泰老师以后,我逐渐研究主流艺术家里还有没有做类似事情的?这才发现虽然这些人在主流艺术家里比较小众,但还是有一群人的。就山水而言,南京大学一位地质学和国画教授,创立了山水地质学,直接把两个放在一块;中国第一个国画数字研究中心在南开大学,负责人用国画的形式画了变形金刚,还做了《东学西渐》手册,后来发现,还有其他艺术家用基因作曲,很多人用艺术表现现代科学所传达的世界,科学和艺术的跨界很热门。

  古代的人用自己的身体感受世界,画的是用自己的身体能感受到的世界,在那个时候艺术和科学不分家。山水画出现时逐渐开始分家。到了西方近代科学彻底分开。近代科学研究一个离开人的世界,站在上帝视角研究客观世界。

  古代人跟世界不分的状态有好的一方面,是有感情和温度的,他觉得星星和生活是有关系的。但是,人和世界不分的情况下,人不可能真正认识客观世界。后来,科学将其分开,发展到现在,科学是科学,艺术是艺术,在一些艺术家看来,科学描述的是很冷酷的、与人无关的世界。但是另一些艺术家愿意把人和客观世界再度结合起来。到了20世纪科学界和艺术界,他们对世界的感受和态度都不一样。可以看到很多国外的科幻片是讽刺科学的,背景就在这儿,科学是一个冷酷的不依赖于我们的世界。

  另外一些艺术家把两个世界结合起来,重新给予世界以温度。这就是宏观上的探索,这些探索可能刚起步,以后发展成什么样不知道,但是这条路一定要走下去。在未来可能三五十年之后科学和艺术会在一个山顶上汇合,到那个时候泰老师那儿有您的一座丰碑,您是其中的一位开创者。

  谢晓冬:接下来请张总谈谈,作为非常资深的国际财经类金融媒体的中文版负责人,您怎么理解科幻、科学跟艺术跟山水之间的关系?

  张延
  FT中文网出版人

  张延:作为媒体人,我们主要担当的是观察者和记录者的角色。我们看到非常多的跨界的、边界模糊的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过去我对中国人的想象力,包括电影、科幻领域的想象力的缺乏,持悲观的态度,但是这两年我觉得挺乐观的,看到泰老师的作品,我感到更有理由乐观了。 

  今天艺术与科学领域的频繁互动,是非常好的趋势。最近有一个给我们写专栏的作者,他是清华大学的做高清视象技术的博士生导师,同时非常关注艺术领域,给我们写了很多艺术相关的文章。我过去认为理工男对于艺术可能不会感兴趣,事实是我狭隘了,他写的东西可读性很强,传播非常广泛。

  最近很多有钱人在做太空梦,希望飞上去,虽然我真的不觉得他已经到了太空,其实离那儿还差的很远,但大家会有对未来的更多想象。艺术跟科幻的结合,我相信应该是会给我们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 学术论坛现场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