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艺活动  >  科学文艺学术研究
论坛实录丨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下)
    更新时间: 2021-07-20     浏览次数:32

  谢晓冬:绕回来继续讨论第二轮的问题,关于美学的问题,围绕主题科幻与山水,山水代表中国的传统美学形态,继续提问金老师,在您看来,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您关心的是哪些美学取向会跟科幻产业有更深度结合的可能性?传统文化跟科幻的结合具体能在哪些维度展开?

  金韶:我现在在做的是科委的科幻产业的课题,我试图做了大运河科幻的虚拟现实展览。展览只是一个显性的载体,更多的是想挖掘古人的智慧,比如说大运河当中蕴含的地理科技,能源的科技,人和环境的关系。

  如果说传统文化和科幻的结合,传统文化是由人构成的历史,也是由客观环境构成的地理,是这两个方向和科幻的结合。刚刚几位老师提到的古代人的宇宙观、技术观和现代的结合,令我萌生了一个思路,即传统文化和科普的结合,因为现在科幻和科普的结合也是很有意义的。

  “天道幽明:泰祥洲·芝加哥水墨画展北京平行展”展览现场

  北京南池子美术馆

  谢晓冬:另外一个话题想问岳总,您提到如果做一个东方式美学的宇宙世界的构建,可能从成本上也能省一省,真的会省吗?第二,您有没有思考过作为制片人谈组织生产要素外,会不会关心美学问题?如果中国做自己的科幻,是不是要在美学上有自己的东方性?

  岳翔:我觉得我们不光是科幻题材需要寻找到中国的美学,所有的美学都应该寻找到中国的美学。我做制片人之前是同声传译员,以讲英文为生的状态。那阵不觉得自己有所谓的本我和他者之间的区别,总觉得天下人类是一家,因为巴别塔的原因说了不同的语言。随着现在跟各方人士越来越多的交流,我觉得人种和文化的差异始终存在。

  我日常好写文章,创造一个新的词叫做“金元民主制”,“金元”就是钱,用钱投票,在一件事情上花的钱越多代表越爱这个东西,比如《唐人街探案》第三部,基于这个票房可以得出特别简单的答案,至少有1亿中国人看过这个电影,同时觉得还不错。再想想中国人由传统文化所赋予的生活方式,会不会消亡呢?主要是看传播力度和愿意接受的程度高不高。

  最近有一个新的商业逻辑“第一性原则”,将所有的东西拆散,重新装一遍。在美学的基础上就应该这样。我之前也形成一种错误的概念:我们的文化停留在古代,在清以前宣统三年之前是中国的古代文化,宣统三年以后,西方的文化进入中国,变成了一种新的审美方式。但是泰老师的作品,却让我们看到中国文化审美往前走的可能。

  如果做电影衍生品,做漫威的路子,也做不过漫威,学漫威怎么可能比漫威还好呢?如果我们做的是一个立足于中国的事物,则完全有可能做的比漫威还要好。因此,建立中国的电影美学体系是非常必要的。

  泰祥洲 《天象·飘滭星流》 2021 绢本水墨 89.5cm×61cm

  谢晓冬:回到岳总谈到的问题,做的再好就是一个加强版的漫威,做到最好你就是他了,你是谁呢?回应不了文化身份的问题。确实非常深刻,不知道泰老师是怎么思考这个问题的?

  泰祥洲:从画家的角度来讲,我们怎么建立美学系统?那就是首先立足于中国文明的基础上,不断学习外来的先进技术。中国人历史上一直这样做的。比如,东汉末年学习印度的天文历算方法,乃至更近一点,北京建国门的古观象台,就是学习西方现代天文学的鲜活例证。汤若望、南怀仁在明末清初做了国家的钦天监,但中国依然没有背离文化的传统。

  可见,最终美学系统不是靠争论来的,而是因为文明不间断的传承和自信。现代文明下的高等教育体系,走向了人类共同命运的学术体系,我在清华读博士写博士论文,都得遵守这个体系的研究方法,但并不是说我们不能将学术和研究建立在自身文明的框架下。为了走向世界,我们就要学会运用这种现代学术架构,中国的传统文化要在整个世界文明体系之间站立起来,一定要符合人类共同认证的学术架构,进而创造和梳理出新的图式。

  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 学术论坛现场

  嘉宾路斯基发言

  路斯基:把中国传统的一些美术形式放到电影里面去,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比如说银河、黑洞和中国的藻井,老先生谈到的阴阳,会发现它们的图形非常一致,如果看量足够多的话。

  第二个层面,在过去几年里做电影创作的时候,总觉得为什么没有创造呢?后来当我们进来这个行当里发现,更多的是整合。有些动作和表演,落到实际中大多没有创造,只是模仿,模仿中国千百年来的一些形式、表情、说话的方式。所以现在不单是视觉美学,包括声音、文字,我希望未来在中国这个文化环境里能找到更多可以模仿的东西,用电影的形式把它展现出来。

  谢晓冬:刚才路总提到一个词“模仿”,这个特别重要,中国文化史的演进就是不停地托古改制,与古为徒,如果去看中国文学史,美术史,会看到一条非常清晰的线索。好像中国的文化不是特别强调所谓的凭空创造,一定要强调跟传统的关联,好的形式一定是又古又今的,一定是能够保持一致性的基础之上再去创造。

  今天来看中华文明美学传统的演进似乎要找到可以模仿的对象,找到文化根性,这是很重要的美学的使命。但是这并不代表中国文化是封闭的,实际上是一直开放的,中国的概念不是固态的,它是生成的、是文化中国的概念,我相信大家会有共识在里面。

  “天道幽明:泰祥洲·芝加哥水墨画展北京平行展”展览现场

  北京南池子美术馆

  郑军:刚才说到中国传统文化里有哪些可以拿来作为素材、做成现代艺术、现代影视的东西。我强调一点:古代的科技文化。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传说中尧舜禹是三代圣王,在当领袖之前做什么工作?他们做司空,也就是水利总监,是因为治水而获得了最高权力,这在世界各国古代神话都是没有的,其他都是征服了谁或者是反抗了谁,只有中国是因为治水。

  再有神农尝百草,这是原始的科学实验,只是没有现代医学实验那么规范和精致。但是体现了科学的献身精神。一说到诸子百家,最崇拜的是墨子,因为是科圣,是中国最早的集大成式的科学家,也是中国逻辑学的创始人。

  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 学术论坛现场

  嘉宾郑军发言

  到了三国时期魏蜀吴,主流文化只关心他们怎么在中原地区打仗,但是东吴曾经航行到印度尼西亚,中国海外探索史没有人关注,当年在加勒比海盗这个故事发生一千多年前,我们的航海家已经到了很远的地方,中间发生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事情,只是在主流文化中不书写。

  到了元朝,地理学家郭守敬受政府委托做四海测量,南边到黄岩岛,北边见过北极光,当年做过测绘记录。中国古代从河南省黄河边上一小块地方一直发展到这么大一个地盘,中间有无数探险家,抛头颅洒热血干过这个事,到当时没有人迹的地方去探险,才能够得到这么大的一块国土。

  这些事迹在主流文化中间不书写,基本上不被歌颂的。但是我希望现在能够把他们挖掘出来。

  现在有一个词:内卷,所有的科学工作者都是反内卷的,我们共同的使命就是为人类找到更大的生存空间,否则为什么去月球,为什么去火星。中国古代肯定会有无数的我们的前辈在干这种事情,只不过是没有人去歌颂他,没有人拍中国版的加勒比海盗,宋朝我们的船已经到了阿拉伯,这些故事有人写吗?没有人写的,我希望有文学家、艺术家、绘画家、影视工作者能够拍一些我们当年古代科学家的探险故事。

  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 学术论坛现场

  嘉宾张延发言

张延:其实我们这些年一直在反思自己,我们的审美、科学观都一直是向西方学习。但是,往回溯,我们的老祖宗并不缺乏这些东西。

 

  最近我去天水看伏羲庙的时候,墙上那些画让我想起小时候我读过“共工怒触不周山”、“神农尝百草”的故事,不能说其中没有科学的想象。之后去了麦积山、莫高窟,让我意识到我们曾有过非常好的审美趣味,只是中间慢慢改变了,我觉得首先是从有了儒家后,想象力打不开,审美也被锁在小范畴之内。

  我们缺乏这些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贫穷,中国人有一句话“仓廪实而知礼节”,只有吃饱、有足够的钱才会谈得到审美、艺术和科学。这也是为什么我对现在有信心,因为我们会在自己久远的文化里找到审美,同时向西方更好的文明学习,形成我们一套审美与科学的体系。

  眼前泰老师这幅画,我太喜欢了。我在想他画这幅画的时候是不是在听交响乐,是不是受到星空图像的启发?就像他提到暗物质或者是黑洞的启发。这的确不是传统山水的样子,他用的笔、墨还是传统中国笔墨,包括材质也应该是,但体现出来的完全不是中国传统山水的意境。

  有全新的意境、有宇宙观,所以我对形成新的审美体系,包括传统山水主题跟科幻的结合,是有信心的,已经看到了这样一些作品的端倪。

  谢晓冬:既然谈到这张画,请泰老师回应。

  泰祥洲 《照金晴雪图》 2019 绢本水墨 167.5×200cm

  泰祥洲:我画的《照金晴雪图》,学的是北宋范宽《雪景寒林图》的技法。作为使用笔墨纸砚作为媒材的艺术家,在我看来,技法上要达到北宋画家的高度才算是技术过硬。但仅仅技术过硬,并不能称为画家,画家需要有独立的思考,对当下人类文明、科学哲学的清醒认知,将思考通过绘画图式传达给观者。

  《照金晴雪图》中的寺庙部分是虚象,这代表着宋代人理解的彼岸世界,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那时的人们相信的彼岸,在今天已经不能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在科学不断发展的今天,人们知道,光从太阳到地球需要8分钟,因此可以认为,人通过光的反射看到的世界其实是一个虚拟的世界。

  通过现代物理学,我们认识到构成这个虚拟世界是的物质有固体、液体、气体三种形态,比如冰冻有冰花出现,冰熔化会变成液体,液体汽化会变成蒸汽,如果把物质的多种形态在一个图形里面去表现自然产生的韵律。这才是我的理解的时代图式构成法则。就是要在画面中,同时呈现物质的三种状态,让他们自由转换。

  在《天道幽明图》的背景部分,就是用这个原理进行创作,如果说这是一张山水画,山水里面有石没有树怎么办,我就在画面里画了龙。用龙跟山石的组合,就像山水画里用山石和树的组合一样,因为我不可能画一个运动的树长在变幻的山石上,但是龙可以穿梭在气体里面,这就产生了一个新的画面范式。变幻成新的形态,产生新的韵律认知。

  这张《天道幽明图》是从山西的晋祠得来的灵感,晋祠最早是祭祀晋的始封之主唐叔虞的祠堂,祠堂的廊柱上有九条龙,就是这张作品中九龙的原型,这件作品也是对晋祠背后的中国古代文明的一种回应。

  科幻与山水:平行视野中的世界想象 学术论坛嘉宾合影

  谢晓冬:今天几位嘉宾从电影、文学方面,大家做了深入的交流,最终还是归结到一点:民族自信、文化自信的严肃问题。

  人类文明之所以形成各种各样的形态,因为讲不同的语言,中国到今天所有的文化相通性也是因为汉语,“中国”这个概念一直是文化意义上的,我们的地理在不停地变化,在扩大,民族在不停地融合,检讨过去一两千年的文化史,有很多外来融合到中华文化里面来。

  因此,今天讲的文化自信不是封闭的概念,依然是在动态当中的,但还是要遵循一些约束性的观念,对于中文、中国水墨艺术的坚持,就是这个伟大传统的一部分。

  谢谢在场各位朋友。

  【关于“从宋到未来”】

“天道幽明:泰祥洲·芝加哥水墨画展北京平行展”于5月29日至8月31日在北京南池子美术馆举办,展出艺术家在2009至2021年十余年间最具代表性的水墨作品。

  自10世纪中国山水画建立高峰起,后世一代代画家都在追索宋元精神,不断溯洄这一伟大传统,进而形成个人风格。泰祥洲不仅在笔墨技法上追索宋元大师的语言,更从绘画材料与山水观念结构中,寻找到了中国水墨文化的奥义。他的作品一方面接续中国文人传统,对山水、赏石、礼器等经典母题进行重构,另一方面将视野扩展至星辰宇宙、史前未来。

  这一探索不仅出现在泰祥洲的创作中,也是今天水墨画家与时代共同面临的课题:即如何在全球化语境中,接续20世纪中国画大师的成就,持续呈现中国水墨的生命力——由此,我们发起“从宋到未来——中国水墨山水与文化”论坛,将邀请艺术、文化、科学各领域学者共同探讨中国水墨的传统、发展与未来。

  同时,宋代文人士大夫追求隐逸雅致的生活,琴棋书画、焚香点茶等雅文化成为东方生活美学范式。我们与论坛同期,发起“从宋到未来——美术馆之夜”活动,邀请音乐、茶道、舞蹈等领域的表演艺术家,以展览为灵感,跨界表演互动。

  ▼

  展览信息

  “天道幽明:泰祥洲·芝加哥水墨画展

  北京平行展”

  🕙5月29日至8月31日

  📍北京南池子美术馆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