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活动  >  科技文化讲座
21世纪科幻,坚守与提高(三)
    更新时间: 2017-10-24     浏览次数:646

列举了上述科幻主题,大家如果关注主流文学,主流电影,马上就会发现,几乎样样都是反过来。主流人文艺术反科技,反进步,反城市,怀旧复古,崇拜自然,歌颂草根。这在早期可能还不那么明显。工业革命之后,主流文学与科幻完全就在两股道上。
 

一直以来,科幻都不入文艺主流。凡尔纳师从大仲马,师弟就是小仲马,所以他非常在意自己的作品能不能受到主流文学关注。结果一直到死,他的作品红到教皇都开口称赞,主流文学就是不关注,不评价。他自己公开抱怨过,我的作品只能发在青少年刊物上。五十年代凡尔纳作品就进入中国,在中国也是同样的待遇。它影响了一代代中国人,但有多少大学文学专业的老师评论过它。
 

我们历数科幻史上的名家,在文学界几乎无人关注。国际上的诺贝尔文学奖,美国的国会图书奖,法国的龚古尔奖,日本的芥川奖,直木奖,中国的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从不发给科幻。不光不发,科幻小说甚至不能去参评,在中国作协系统只能报少儿文学奖。奥斯卡电影奖会把各种技术奖给科幻,但是在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主演,最佳编剧等等艺术奖,科幻少到一巴掌能数过来,这与科幻电影巨大的市场占有极不相称。
 

面临这样的处境,科幻作家当然不满,也经常思考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我们文笔还不行?或者主流艺术界对科幻接触得不多?我觉得都不是,最关键的就是上面这些价值观,科幻所歌颂的,恰恰是主流艺术批判的。
 

我们举《天堂的喷泉》作例子。它有这么个技术构思。人类可以建一座电梯,伸向三万六千公里地球同步轨道。建成后,人与货物坐着电梯就能进入太空,发射成本大大下降,太空时代真正到来。
 

这座电梯怎么建?要什么材料?小说里写得很详细。几乎就是工程概述。但这不是矛盾冲突,作为小说,总得架构一个矛盾冲突才能展开故事。天梯的工程师们经过计算发现,这个电梯必须从赤道附近一座山顶建起,其它地方都不适合。可那个地方有个著名寺庙,著名到什么程度?大致就是世界文化遗产这么个水平。
 

问题来了,那个庙里信徒,有主持,人家不搬家。强拆?不行,人家有产权,有法律保护。动员他们?不行,人家有一堆宗教和文化上的理由拒绝搬家,还能制造社会舆论反对搬迁。
 

所以,小说上半截的核心冲突就是呼吁他们为人类的未来放弃过去。但是不成功。最后,科学家们利用对方的迷信心理,制造了假象,骗他们自己搬走。
 

这部小说出版于1982年,放到今天,可能在东西方都算政治不正确。你可以把一座古庙推倒建立航天基地吗?估计不行,这个故事凸现了人文界与科技界在价值观上的深刻冲突。
 

科幻还有一个特点,它是鲜明的城市文化!不光几乎不写农村,而且还拥有发达的城市想象。科幻写的是科技,是工业,它们当然主要发生在城市里面,而且必须是先进城市,大城市。早期凡尔纳时代,工业革命还不深入,科幻还写了不少乡村景色。二十世纪以后,基本上找不到农村背景的科幻。另一方面,还出现了专门描写巨型城市的科幻作品。比如赫胥黎《美丽的新世界》、阿西莫夫的《钢窖》,布利殊的《飞城》系列。
 

在这些作品里,城市本身自给自足,不依靠乡村,外面都是荒原。《飞城》甚至给城市装上发动机,冲天而去。可以说,对城市的崇拜在科幻里发展到了极致。科幻不仅写过超级地面城市,还写过海底城、地底城、南极城、太空城等等。背景写超级城市,人物写科技精英,这就是科幻的特点。
 

而这种城市崇拜,也让它与主流文学之间产生鸿沟。主流艺术仍然在歌颂农业和手工业时代,歌颂田园风光,赞美纯朴乡村。有一句话说作家们“住城市,写乡村”,说的就是主流艺术家。
 

在主流评论家眼里,通篇都是城市,都是精英的生活,这样的小说天生就违反他们的审美习惯。
 

与主流文艺并生在同一个时代,科幻就不受那些价值观影响吗?当然要受。七八十年代后,先是欧美科幻,后是中国科幻,深受那些价值观的影响。出现了很多反科幻的科幻,宣传生态主义的科幻。它们正在逆转科幻的主流。
 

大家可能会发现,我介绍的多是老作品,封面都是古色古香的。是的,因为最近二十年的科幻,总体上我不喜欢它们的主题。我希望当年那种对进步的热情重新在科幻里燃烧起来。我们之所以很推崇《三体》这样的作品,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坚持早期科幻倡导的那些价值观,拒绝这些时尚但并不一定正确的新观念。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