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活动  >  科技文化讲座
用创造的方式纪念墨子
    更新时间: 2019-03-04     浏览次数:281

感谢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追梦文化基金的领导们,感谢中国科普作协的同事们,感谢鲁山县研究墨子的专家学者们,感谢各位给我一个机会,表达对这位古圣先贤的崇拜之情。
 

如今,科学技术发展速度越来越快。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它就会成为脱缰之马,最终将社会拖入深渊。然而,在这个临界点到来之前,一群人和一个机构站出来监控科学的发展,用道德约束科学人的行为,用法律约束科学创造的方向,这就是《临界》所讲的故事。
 

创作这样的故事,作者必须理解科学活动中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当我为创作准备材料时,很难从当代科学里面找到答案。今天的科学回避价值观,陷入技术主义泥潭。对错讲得多,善恶讲得少或者几乎不讲。科学工作者局限在狭窄的专业领域,对社会,对人生,甚至对科学整体本身都缺乏认识。

 


 

一筹莫展之际,我把眼光投向古代,在2400年前一位古人那里找到了答案,这就是被尊为“科圣”的墨子。他的科学不是今天这种冰冷的,远离人情的科学,他把自己的研究和发明创造,牢牢约束在人生价值和社会理想下面。体用兼备,道技合一。在墨子那里,信仰、价值观、生活方式与科学研究是一体的。
 

古今中外,有哪位处在时代前列的科学家能够清楚地说出人应该如何生活?社会应该如何建构?欧几里德没有,牛顿没有,门捷列夫没有,爱因斯坦没有。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墨子。他能够确定善恶是非,然后再开始自己的研究。比如,当代科学制造了很多杀人武器,这是人们诟病科学的一个重要方面。然而在两千多年前,墨子却用自己掌握的先进技术制造维护和平的武器。

 


   

深入学习墨子生平和墨家学说后,我发现他们在用价值观引领科学这个方面,远远走在很多当代人的前面。很可惜,这条路断绝了两千年之久。
 

我把这些心得写在小说里,主人公不仅要和她的同事一起侦破高科技案件,他们更要弄清科学的是非善恶。没有现成的答案,他们要自己找寻答案,一如两千多年前的墨子。
   

甚至,我在小说中虚构了当代一个类似墨家的组织。其成员都是科学大师,但是他们凑在一起不是讨论技术,而是如何利用这些技术兴利除害,推动社会进步。

 


    

摆在各位眼前的,就是一套在墨子精神指导下创造出来的文学作品。纪念墨子并不需要拘泥于墨学的原文,或者反复追述他们的事迹。是要把墨学精神融会贯通,在如今这个科技社会里发扬光大。
 

正象很多先贤所说的那样,墨子在今天仍然有革命性,他的精神仍然有生命力。让我们用文学的形式,用学术的形式,最重要的是用实践的形式,把墨子思想发扬光大,让科技社会接受人性的引导,走向更加完善的未来。

 


 

最后,我也希望科幻作家们更多地学习墨子,研究墨子。如何写好人,写好价值观,一向是科幻创作的难题。也许你们会从墨子学说里得到更多的营养,去解决这个问题。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