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活动  >  民生文化讲座
如何在科教片中丰富人文主题
    更新时间: 2019-10-16     浏览次数:79

在北京科技声像工作者协会的发言

屈指一算,这些年我参加过的剧组已经有十几个。有科幻,有科教片,有科普剧。类型不同,内容各异。但是大家有个共同的难题,就是怎么从科学中寻找人文元素,再用它们撑起作品。毕竟文艺是要写人的,而在科学知识中寻找人文元素,大家感觉很困难。
 

有位央视的制片人和我说,按照他的专业背影,他更希望去记录片频道,制作人文题材的记录片。但是被分到科教频道,只好做下去。
 

大家回去后可以分别用“科教片”和“人文”做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图片”选项,就会得到这么两个结果。前者很少有人,并且是冷色调。而后者以人为中心,色彩上明显更有温度。没人规定科教片必须这样制作,但是大量科教片产生以后,客观上就是这么个结果。
 

科教片疏远人文,难以表现人文元素,这是客观现实。追根溯源,与现有科学体系本身有关。当代科学来自西方自然哲学,在几百年发展中形成了重物轻人,排除价值观的倾向。不怪科普工作者没解决好这个难题,它就是科学本身造就的。

 

 

然而,中国古代科技却另有渊源,它不仅重视人,并且充满了热情。
 

以墨子为例,他创办逻辑学,做过光学实验,还在印染、酿造、工程机械等方面进行技术改进。更不用说墨家还是个军工技术团队。更重要的是他给自己的科学实践设置道德理想。墨子关心民间疾苦,以“兴利除害”代替“扬善惩恶”。在墨子那里,体用兼备、文理合一、知行不二。
 

中国古代很少有 纯理论科学家,普遍重视民生。以贾思勰为例,他创作《齐民要术》,翻译过来就是“老百姓谋生的办法”。贾思勰为写书向老农学习种植;买来羊群实践饲养;亲自学习制醋。他还在书里宣传自己的价值观。嘲笑儒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宣传“益国利民,不朽之术”, 推崇“智如禹汤,不如更尝”。
 

《救荒本草》的作者朱橚是朱元璋第五子。由于宫庭斗争,一生中不断被发配,让他体会到民间缺食少药的苦难。他利用王爷的资源收集民间土方,编制出《袖珍方》、《普济方》。更写出《救荒本草》,世界上第一部记载野菜野果的书,目的就是教人们在荒年度日。他说过,“吾尝三复思之,唯为善迹,有益于世,千栽不磨。”
 

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也是这类著作。既不是学术著作,也不是科普著作,更不是写给文人举子的。作者“贵五谷而贱金玉”、“夫先农而系之以神,岂人力之所为哉”,并且高度赞扬那些发明了风车、水碓和石辗的无名古人。
 

和西方不同,中国古人开创了民生取向的科学体系。他们感念民间疾苦,希望为解决现实问题贡献力量。今天我们当然不会因循这些知识,但要重拾他们的精神,贯注于今天的科普作品当中。
 

要在科教片中丰富人文主题,第一个就是不要在乎科学圈子里的歧视链,从拍“科学”到拍“科技”。从重视发现发明,到重视推广应用。

 

 

1983年,中国银幕上出现过一部优秀的科学伦理片,名叫《天骄》。影片对科学伦理挖掘的深度,不仅远超同期中国电影,在今天仍然没有超越者。我们需要学习这部电影如何挖掘科学界固有的矛盾,以及人们如何维护科学伦理。
 

几乎所有科教片都在讲成功的发现发明,《天骄》则讲了一个科学理论如何被否定的故事。至少我还没有看到哪国的科教片选择表现一个失败的科研项目。但正是这样的题材才能突出表现人物的动机、情感、人际冲突等各种人文元素。
 

《天骄》由辽宁科教电影制片厂拍摄。因为有专业背景,对科学伦理的把握达到高峰。三十多年过来,在这个题材上仍然没有谁能达到《天骄》的高度。
 

《超导》拍摄于1999年,是国庆献礼片。故事核心不是科研过程,而是人们如何为一个科研课题去筹款。它从科学的台前拍到了幕后。
我拿这两部电影作例子,是希望大家从拍“科学”到拍“科研”。进入科学共同体内部,看看它是怎么运作的,再把这些反映到银幕上。科学知识里面可能看不到人,但科研一定是由人在搞。这是突出人文元素的第二个方向。

 

 

提升人文元素的第三个方向,是从拍科学家转到拍科学人,也就是关注普通科学工作者。美剧《生活大爆炸》是很好的借鉴。该片最大长处就是拍好了虚构的普通科学人角色。台词中不仅出现大量知识,更有很多科学共同体内部的“梗”。该剧所展现的矛盾冲突也完全取材于现实的科学共同体。
 

对于青年学子来说,绝大部分人一生要默默无闻地做个普通科学工作者。这类故事对他们更有价值。比如,天津电视台科教就报导了一个给神舟号关舱门的工作人员。
 

国内电影也已经开始关注科学人。以《我和我的祖国》为例,七个故事有四个涉及科研。第一个与第二个更是以科学工作者为主角。但他们都是无名之辈,这个电影成功于这些无名之辈的塑造上。

 

 

提升人文元素的第四点,是去拍科学人的成长,也就是普通学子如何成长为科学工作者。《少年班》就是典型,不仅描写理科生,而且描写其中特殊的早慧群体。导演肖洋就毕业于少年班,他在影片里贯注了亲身经历。
 

《万物生长》是另一个典型。小说作者是医学院学生,医学院的学习生活被高度融合于剧情里,让它成为一部专门讲述理工知识群体的电影。
 

总得来说,当今科教片缺乏人文元素,根本原因在于眼界局限于科学知识,局限于成果,局限于大科学家。突破上述界限,我们会发现人文元素在科学界俯拾皆是。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