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活动  >  民生文化讲座
成败皆因高概念
    更新时间: 2020-07-14     浏览次数:131

科幻作为一个艺术门类,产生于19世纪初的欧洲。而科幻作为一个产业,定型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如果要讨论科幻产业而不是科幻艺术,必须从“高概念电影”说起。
   

“高概念电影”这个词最近才在大陆流行,但它最初来源于美国七十年代的电视电影行业。为了尽快打动投资人,以及能在广告上用简单几句话吸引观众,制作者必须把故事情节进行高度浓缩。
 

这其实并不新鲜,无论《西游记》还是莎士比亚的戏剧,都可以浓缩成几句话。但是后来,这种浓缩物反而成为起点。投资人会为一个几句话的点子撒钱,制作者再把这几句话丰富成一个产品。创作起点不再是小说或者剧本,而是几页提纲。
 

观众只能看到最后的成片,但是在成片之前,影视圈里会有复杂的IP交易。一个IP反复倒卖,也未必能最终拍成电影。但是每次倒卖,都要对这个IP炒上一轮,以提升价格。这就形成了影视圈内部的IP市场。很多电影人不是靠票房过日子,买IP的目标就是转卖。
 

相对于现实素材,幻想题材恰恰更容易用来倒卖IP。比如,《中途岛之战》的原始素材是无法转卖的,它就是个历史事件,谁都可以拍自己的《中途岛》。而《星球大战》是可以转卖的,因为它只出于卢卡斯的脑子。
 

起初,高概念电影都是小成本片。多取材于现实题材,很少有鲜明的画面形象。冯小刚贺岁片是国内最早学习高概念模式的产品。它们都能用一句话说明剧情,但是商家无法根据《甲方乙方》或者《天下无贼》的画面形象制作周边玩具,或者打造主题公园。
 

随着影视技术提升,以前仅仅能付诸文字和绘画的奇观,也能在银幕上逼真地展现。观众不会觉得这是真人穿戏服,那是爆炸了一个塑料模型。到这个程度,造型便成为高概念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相对于现实题材,科幻更能够提供别具一格的形象。
 

这些都是七十年代末科幻片在美国大流行的重要原因。从那时起,现实题材和历史题材被挤出顶级投资行列,不再有类似《公民凯恩》或者《宾虚》这样的片子。
 

 

从那以后,高概念中的“概念”就不再只是能用简单文字概括的情节,还包括原创造型。再后来,形象甚至在产业链上先于故事。项目方确定要卖什么样的玩具,再根据它的形象写故事。在中国,形象先于故事的作法由《长江七号》开头,而它恰恰被包装成科幻片。


 

(二)

 

从70年代到90年代,是美国原创科幻片的好日子。现在很多霸占银幕的科幻后传、续集、前传或者翻拍,其原作几乎都产生于这个时间段。然而,如果只以倒卖IP和制作周边为出发点,科幻中的“科”就要淡化。真实的科学元素没法倒卖,除了侏罗纪系列中的恐龙形象,科学元素也没诞生出什么周边产品。
 

而便于倒卖IP和制作周边,这两点奇幻题材也可以做到。于是在90年代末,厌烦了科幻题材的好莱坞,便开始长长一波奇幻电影潮,直到哈里波特和指环王前传告别银幕为止。
 

在这两个时间段,漫威和DC还只是银幕配角。然而,随着高概念电影越来越以形象为主,动漫的优势就展示出来。从2010年后,超级英雄电影独占银幕。这些超英片往往包装成科幻片,但最初的元素就是科幻与奇幻间杂,甚至完全是奇幻片。不过在改编时增加了科幻元素。
 

其结果,就是原创科幻被挤出顶级投资。象《星际穿越》、《地心引力》和《火星救援》这种曾经的主流科幻,只能抢一点超英片的剩饭。
 

如果我们回想《星球大战》、《终结者》、《异形》这些经典科幻系列,确实符合一句话说明情节的原始高概念模式。但是,现在一年能上映几部的超英片,观众已经很难记得情节,经常抱怨看多了就混在一起。能留下清晰印象的,只有海报上那些造型。
 

电子游戏业的技术提升,也扩大了高概念模式的范围。最早的游戏只是街机水平,画面粗糙,无法表达复杂的故事背景。到2000年后,最尖端的游戏已经能制作出大片的效果。于是,文字工作者纷纷转而去为游戏写脚本。这在2000年到2010年之间的中国尤其明显。当时中国电影市场还很小,游戏市场要大得多,吸引了很多编剧去作脚本。
 

而高概念中的“高”,到了这个阶段更应该指高投资。没有巨大的营销成本,公众怎么会认识一个从零开始的虚无概念?

 

(三)

 

高概念电影有很多推手,但是把高概念模式推到顶峰的,要数迪斯尼公司。
 

作为一家拍卡通片出身的公司,迪斯尼最初就走在高概念道路上,只不过当年没这个词。2000年以前,迪斯尼还只是美国几大影视公司之一。2000年后,他们相继收购米拉麦克斯(张艺谋《英雄》的投资商)、皮克斯动画、漫威和卢卡斯影业,一举成为美国和世界电影市场的垄断者。比例最高时,占据北美市场的三分之一。
 

在2010——2019这十年,迪斯尼把高概念创作推到极致。每部电影都是一系列策划会的结果。确定好这部电影要卖哪些周边,以及各种后续开发程序,才开始写剧本。而在这十年,迪斯尼主要作品恰恰都被包装成科幻片。
 

由于这种倾向对原创损害太多,一些美国影视人纷纷批判迪斯尼。有人讽刺它不过是一家玩具公司。是的,迪斯尼不仅是玩具公司,而且是全球玩具授权营业额最大的公司。拍电影和卖玩具在这家公司里往往属于同一套流水线。

 

(四)

 

2010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100亿人民币,2019年达到642亿。这意味着如今中国电影公司的创作人员,绝大部分是在这十年入的行。并且,他们大部分都很年轻。由于影视业务迅速扩大,一个年轻人毕业入行才两三年,就有机会掌控一部大片,这种事屡见不鲜。
 

而这十年,恰恰是高概念电影席卷好莱坞的十年。它也深深影响着这段时间入行的年轻人,或者从其他行业里闻风而入的人。他们言必称高概念,不是先写出故事,而是拿着几百张概念图,或者拿着几套周边产品模板去拉投资。如果成了,再找人写剧本。很多人甚至不认为电影还能有别的拍法。
 

如果我们去看中国电影总票房榜,国内电影的前二十名除了《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和《中国机长》,全部是高概念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也走高概念路线,只是用了现实素材)。这个结果引导着很多从业者。然而,那只是因为你们没看到更多失败的例子。
 

开拍于2009年的《人鱼帝国》,当时就投资一亿美元,是的,是美元。三十分钟的成片一直在圈内放映,用来推销周边版权,效果能与《海王》媲美。到现在,这个项目已经连渣都不剩了。类似这种死掉的高概念制作,远远多于坚持走上银幕的成片。
 

笔者认识好几个制片人,都是拿着一个科幻概念推销了十年以上。他们不断地约谈,开会,花钱宴请,找名人背书,最终毫无结果。有人有资金支持,还在继续推销。有的支持不住,转行作了小生意。
 

如果统计项目总量中的占比,这才是高概念电影的主流。
 

尽管有银行贷款因素,每年电影投资的总额基本不高于当年电影票房总额。无论美国还是中国,这笔钱只能支持二三十部大制作。而在今天,没有大投资做营销,任何高概念都不可能成功。
 

不考虑商业价值,高概念模式的最大问题,是伤害了叙事艺术本身。优秀的叙事要求作者深入现实,长时间收集素材,体验生活,在现实中寻求创作灵感。动笔后,情节要由人物命运主导,故事尽可能错综复杂。人物形象要丰满,不能扁平化。
 

所有这一切艺术规律,都是高概念模式的对立面。两者几乎不能并存,只能此消彼涨。经常听人说,如果大陆放松管制,中国有那么多现实素材可以创作,票房不知能涨多少倍。我只能说这些人都不混电影圈,好莱坞现在有哪部反映美国现实的电影能走到票房前十名?以现在的高概念模式,恐怕不可能再出现《乱世佳人》和《教父》。

 

(五)

 

回到科幻小说的创作上来,高概念电影是电影圈的事,对科幻小说又有什么影响呢?
 

在电影主要为小投资的时代,故事至关重要,编剧地位高于导演。那时候影视作品尊重小说原创,而小说作者也往往不以改编为目标,他们更尊重小说本身的创作规律。
 

随着出版与影视业收入差距的拉大,为影视而写成为很多小说作者的潜在目标,动笔之前就琢磨着如何吸引影视投资人。一些科幻平台自身需要转卖IP,也在向作者宣传这一倾向。
 

于是,从作者到编辑纷纷学习高概念,各种笔会上言必称高概念。当今中国科幻完全放弃(或者根本没继承)七、八十年代关注现实,关注科学的传统,沦为“点子文字”。
 

然而,高度重视并不等于就能成功。高概念依托于复杂的商业运作程序。那些走红的高概念电影往往在内部策划会上提出来,大家集思广益,确定框架后再指派人具体创作。这实际上不是正常的文艺创作过程,绝大部分小说原创都走不上那个平台。
 

可以举乔治-卢卡斯的例子。他年轻时就是科幻迷,总是说要把阿西莫夫的《基地》搬上银幕。后来他靠《美国风情画》挤进资本圈,便拿出自己的《星球大战》,一炮而红。《基地》长达百万字,而卢卡斯当年去拉投资,只是给《星球大战》写了个提纲。
 

同样是太空剧,从本文成熟度来看,《基地》比《星球大战》高得多,这在科幻圈子里并无疑问。但是,《基地》到现在都没搬上银幕。作为科幻泰斗,阿西莫夫都不能让自己的经典再进一步,何况普通中国作者。
 

反过来再想,如果在阿西莫夫那个时代,作家就专注于为影视市场而创作,他就会写一个《基地》的提纲到处拉投资。如果没人投,也许他就会放弃,我们也就看不到这部经典。优秀科幻小说首先要为读者创作,成功后能够影视化更好,即使不能,它本身也能立得住。
 

高概念模式流行后,大家都来创作点子科幻,市场上便涌现出几千个,上万个等待孵化的科幻概念。每种都需要几百万资本来运作,这当然毫无可能性。
 

不光中国,我就见过转卖中的美国科幻剧本,还是某部亿元科幻大片的续集。因为项目搁浅,他们把主人公换成华裔,想在中国市场试试运气。
 

这些游走在商业流程当中,可能永远不见天日的故事,远远高于人们能看到的成功例子。相比虽然不能走红,但至少能让人读到的小说,它们的命运是不是更悲惨?
 

对普通小说作者来说,创作高概念等于买彩票。一个脱离现实的点子,如果没有资本点化,就只能烂在抽屉里。与其如此,不如创作与现实接轨的作品,还能找到一定的出路。
 

就科幻而言,长期的高概念运作,还使得科幻远离科技现实,变成小圈子里的脑力游戏。圈外还有很多人以为科幻艺术能反映科学,给科学进步提供动力,但他们往往只是看了高概念电影统治文化市场之前的旧科幻。那种科幻作品,今天已经很少有人在创作。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高概念电影让科幻类型有了今天的影响力,也正是它让科幻电影和小说逐渐失去生命力。如果中国科幻想突破这个怪圈,必须另外寻找新鲜动力。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