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出版  >  科技文化图书
“严禁创新”的中国科技体制(三)
    更新时间: 2018-03-09     浏览次数:102

为什么在鼓励创新的政策氛围里最终形成的是严禁创新的科技体制?

 

在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大规模的科技发展计划就是「863计划」。这个计划提出的大背景有两个,一个是当时中国的科技从总体上说的确非常落后,二是与前面所说的日本第五代计算机计划还真有些关系。当时日本提出这个计划后在全球范围掀起轩然大波。美国不久提出星球大战计划,欧盟提出尤里卡计划。日本当时也没仔细想想是为什么,别人如果只是极力夸赞日本第五代也就罢了,但他们真的都跟着日本提出新的科技发展计划了,只是提的东西与日本的第五代基本没什么太大关系。都这样了,那些捧上天的夸赞明摆着就是说你就坚定地在第五代上走下去吧,但我们可以是不会陪你一起玩的,难道还看不出名堂是什么吗?中国也跟随着提出了863计划。863计划还是比较现实的,跟前面几个发达国家开拓全新科技领域的目标完全不同,就是通过有限的投入,跟踪国外的科技发展,不能被拉得太远了,在少量有优势的项目上争取有所突破。因此,说白了863计划初衷就是一个学习模仿、重复国外原创成果性质的发展计划。如果仅从其初衷角度来说,这个计划也算是很成功的。后来又提出973、火炬、星火等科技发展计划,以及985、211、双一流等高校建设计划。当年鼓励中国学者到国外发表论文,参与国际学术交流对中国是有极大好处的。国际领先的科技成果基本都在国外,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科技界应该说基本是纯赚的。虽然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比如在中国最优秀学校培养的最优秀学生,不说是整班整年级,起码也是大部分地出国,眼睁睁地看着最优秀的人才最后都为别人培养了。当然也是有很多附带的好处嘛,比如说成就了像俞敏洪的新东方这样的大批优秀英语培训企业啦,以及居然最后还为中国娱乐界贡献了一部很不错的电影《中国合伙人》等等。

 

但是,随着中国科技水平越来越高,科技人才越来越多,这个本来是中国纯赚的科技规则就不断发生着性质的转化。当越来越多的中国顶尖水平的论文发表在国外刊物上,而且越来越变成天文数字时,性质就已经彻底变成荒谬之极了。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科技界自身也越来越觉得很不对劲,并且不时发出一些批评的声音,但无奈已经陷得太深,难以回头了。这种科技体制在跟随和模仿的时代是有效的,或者说潜在的问题不显得那么突出。但随着中国需要从跟随转向领先的时候,这种在跟随时代形成的严禁创新的科技体制,已经变成一道难以逾越望不到边的鸿沟、高耸入云望不到顶的屏障。

 

对创新的判断和汇聚机制是难以形成的,而一旦形成就会像黑洞吞噬周围的一切物质一样,将一切其他人的创新能力变成自己的。与黑洞抗争的力量和成果越强大,最后不是削弱黑洞,而是变成黑洞的一部分而增强它的吸引力。如果中国仅仅是靠钱去吸引一批学者,当钱不再足够,研究成本越来越高时,就会像加工业一样再次外流。

 

像施一公这样的杰出学者成批地回国,但他们有一些又开始回流到国外,或是从像清华这样的国内顶尖学府离职。人才的流动本来是很正常的,但如果不解决自我创新判断和汇聚机制的问题,不正常的流动就会越来越多。清华大学美女海归教授颜宁回到普林斯顿大学引发了媒体的一阵骚动,后来她本人出来辟谣说普林斯顿大学是她的母校,回到母校任教是她多年的夙愿,没有任何“负气出走”一说。

 

我曾在一些管理培训课上讨论离职管理的时候提到:所谓“离职沟通”可以作为一个参考,但别以为人在走的时候能有几个真会讲实话的。你能听到的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为照顾父母”,“个人身体原因”,“为了孩子上学”......最多说下看似很真切的话“家庭条件确实比较困难,不怕您笑话,对增加一点工资确实还是有些看重”,或者是很抽象的理由“个人发展”。根本不用去问离职者,想都想得到别人会说什么。谁会在已经决定要走了的时侯还去讲得罪老东家的话?

 

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颜宁。2017年5月7日从清华大学证实,颜宁已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邀请,受聘该校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的职位。

 

清华也是颜宁的母校,而且是人生中最难忘的满怀少女青春梦想的本科时的母校啊,是不是?人家话都已经说得白到这个份上了,还需要说得更直白吗?

 

当一个人决定自己人生前途时,虽然一些临时的事件会有很大影响,但一般情况下会综合考虑很多因素后才会下决定。作为学者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是自己的学术前途。如果一个从普林斯顿大学回到清华的学者,就在她办公室旁边不远另一个办公室的教授做出的最新研究论文,要交到美国去审稿发表,居然远在美国普林斯顿老同事比自己先看到。而人家普林斯顿那个可以有审稿特权的圈子里发生的最新进展,你得申请出国差旅费才能去听到,本来在普林斯顿时走路过去听就可以了。你的学术水平再高也不是神仙,老是比别人晚才能得到最新的科技研究信息,怎么可能保持自己的学术优势呢?而且这种局面竟然是中国上到科技部教育部中科院,下到每一个大学、学院、研究团队一边高唱创新,一边极力维持的制度。如果是你,你不觉得郁闷和绝望吗?而且新的研究项目的立项基本规则就是只许模仿,绝对不容许有原创的东西。既然如此,你待在清华干什么?但回去了能说实话吗?国家培养了你、花了那么多钱让你回来,为个人发展走就走了,这谁都能理解。但走时还要再说中国科技体制有什么问题,居然“抹黑自己的祖国”,那还不得被祖国人民骂个半死!况且如果是被其他别有用心的人歪着利用,那不是让自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能回国的绝大多数人真的都是有着强烈爱国心的,越是出国很久的人往往越爱国。“不要问中国有多少问题!而要问您能为中国解决多少问题?”这个已经被称为是”饶毅之问“,相信颜宁在回国前象很多海归一样被这样的问题揪心。但他们的能力也都是有限的,改变不了太多东西。即使发现了问题,走了也就走了。所以,只能强忍着对祖国的爱把任何想说的话都烂在肚子里吧!

 

如果你自己都不明白的事情,已经决定要走的人能给你说明白吗?

 

清华都这样,那就不止是清华的问题了。这不是哪一个部门的问题,也不是哪一个学校的问题,更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SCI标准这套东西当然不可能简单否定。但是,就算在娱乐界,打榜也并非就是一切。这种东西是对初入行者特别重要,一旦拥有一定地位以后,就不能完全以榜单作为唯一评价依据了。王菲还在意榜单吗?那英、刘欢还在意榜单吗?比赛场上的选手很在意榜单,都已经是评委席上的人了榜单还有多大意义?尤其榜单只是一个结果的表达方式,他解决不了最关键的“如何开始”的问题。在西方国家真正起作用的并不止是SCI这一套标准,还有很多标准在同时起作用。如果我们缺乏更重要的“其他的标准”,甚至最重要的科学本身的标准,完全只按这一套纯属打榜的标准来建立自己的科技体制、来决定一切的话,那就连娱乐圈也不如,是要把中国的科技地位永远锁定在初赛选手的层次上。

 

因为科技发展的任何政策都需要变成落地的操作规则,而这样的规则在中国很快就会被很多人研究如何把相应的经费变成自己的,其中不乏骗子的行为。出现一次又一次被骗得很惨(类似汉芯等)的事件后,又得在新的规则中越来越“严格”,这样发展的结果就是只有把一切原创的东西彻底地扼杀干净,才有可能完全避免被骗。在过去,就算完全无任何新意地把国外已经搞过的东西重新再搞一遍也没什么,甚至可算是“填补国内空白”、“培养了一批相应领域国内急需的人才”。但是,随着中国要从跟随转向领先,你再这么搞意义和价值何在?

 

撒切尔夫人曾说过一句让中国人很不舒服的话:

 

“你们根本不用担心中国,因为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内,无法给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 “中国成不了超级大国,因为中国没有那种可以用来推进自己的权力,进而削弱我们西方国家的具有‘传染性’的学说。今天中国出口的是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

 

我们拿什么回击这种预测呢?当然你也可以说,咱不理她不就得了,凭啥把这话那么当真?但李约瑟难题,钱学森之问,这些早已经是被中国人讨论烂了的问题,找到解决方案了吗?丝毫没有。

 

明白了这些,就会理解为什么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会在出席上海“机械与运载工程科技2035发展战略”国际论坛上说——中国颠覆性技术是被专家“投”没的。“颠覆性技术,这种创新在目前的行政审批和评审制度下,是难以实现的”。这些话是当着很多其他院士和专家的面说的,得到最长时间的掌声。本文中谈到的大量”怪异之极问题“其实并不新鲜,中国的学者们普遍都知道,问题只是在于形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如何才能真正有效地解决。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1000268号-9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
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 \r\n"); Response.Write(templateBuilder.ToStr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