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出版  >  科技文化图书
小站人生——《一个小站两个人》
    更新时间: 2019-08-07     浏览次数:37

《一个小站两个人》是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头奖作品,正如这个直白的标题所概括的那样,故事背景是只有两个人的戈壁小站。
 

如今,中国作协下面有“冶金作协”、“石化作协”、“煤炭作协”等行业团体会员。如果这样分类,本篇应该属于“铁路文学”。然而,这些行业作协规模小,题材少,单独运作时影响力都有限。
 

除去“科普”、“金融”、“公安”和“自然资源”四个作协外,其他似乎都应捆绑在“工业文学”这个大概念之下。工业文学大奖赛的将评选范围扩大,不再只是“工厂文学”,囊括了所有工业背景的题材,是朝着行业文学融合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主流文学讲究“性格决定命运”,而民生文化讲究“环境决定命运”。特殊环境或者特殊问题决定着人物的行为动机。本篇即是代表。这个小站不仅规模小,远离居民点,而且是没有客货运输任务的“避让站”。途径这里的铁路是单轨,中间必须设置避让站,好让一个方向的列车临时停靠。
 

于是,这两个人不仅极少见到同事,甚至看不到有人上下车,仅有的社交就在他们彼此之间。这个极端环境塑造了他们的性格。老马显然就是活的戈壁,不仅能耐寂寞,本身就是寂寞。肖强的性格之所以还不是这样,是因为他刚刚到任。如果也呆上几十年,未必不会成为第二个老马。
 

这篇小说体现着作者成熟的笔力,他擅于挖掘这种特殊环境下的特殊行为。两个人无休止地唱戏,贪婪地望着过往客车里面的人,不远十几里去看绿洲。这些行为在一般生活环境里是不会有的。极端环境把人性的某个方面调动到了极限,而在这里,这个极限就是忍受寂寞的能力。
 

虽然小说的细节写得很好,但是主题很欠升华。工业文学来源于百年前的“工人文学”,多从员工角度描写工业生产,并且与问题小说,遣责小说混在一起,把工厂写成受罪的地方,把工人写得吃苦的行业。如果说当年这样写还有一定进步意义的话,今天这样写,只会使读者形成这样的感慨:幸好我不是工人,幸好我没在他们这个岗位上。
 

小说结局就有这种诉苦文学的烙印。为了形成高潮,非要把老马写死,而且不是死于道路抢险之类的工作需要,毫无必然性。突出牺牲精神并不一定需要真让人物死亡。以老马这样的岗位,妻离子散都有可能,朝这方面挖掘会更自然一些。
 

工业革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变革,它的意义正是由一座座车站,一处处工厂体现的。主管 部门在这里设置避让站,肯定有专业上的全盘考虑。小说对此一带而过,只写两个人如何吃苦,让读者很难体会到这些自我牺牲的价值。
 

实际上,把这篇小说作为一个开头,寻找有戏剧性的主线,可以写出更有传奇性,更吸引人的故事。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