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出版  >  民生文化图书
现代化的颂歌——重读《子夜》
    更新时间: 2019-08-07     浏览次数:166

作为一部家喻户晓的作品,作者又是共和国的文化部长和作协主席,茅盾的《子夜》已经被解读过无数遍。如果屏蔽掉这些解读,回到文本本身,会发现它实际上是一曲现代化的颂歌。

 


 

过去两个世纪,人类社会中心课题就是现代化。举凡政治、经济、文化甚至战争,无不围绕这个中心展开,《子夜》描写的就是1930年代中国的现代化过程。
 

开篇第一个情节就奠定了基调:吴老太爷到上海避祸,看到高楼大厦,汽车电灯,男女杂处,居然因为强烈的心理冲击一命呜呼。而他的上海亲属们在葬礼上毫无悲切之情,他们觉得乡下就是坟墓,老爷子在那里早活成了僵尸,只是到上海以后风化了。
 

茅盾对《子夜》采用复调写法,每个角色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从自己的三观出发去看待现实,处理问题,作者尽可能不作评述。即使如此,作者仍然忍不住歌颂他眼中的上海。这是工业的上海,华洋杂处,各种观念并存。在它外面环绕着动乱的,落后的中国其他地方,各地精英带着钱财纷纷投奔到这里。茅盾饶有兴致地描写着上海现代化生活的各种细节,包括当时的流行乐曲,或者雪佛龙轿车的时速。
 

一个三十五岁的作家,对现代化进程中各种问题的认识全面到惊人的程度:传统文化的束缚、传统社会的解体,政权在后发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意义,乃至社会上缺乏职业经理人。书里写的很多细节要到几十年后才能被中国人理解,而那些早早被解读出来的意义,反而已经不再重要。
 

正是由于深刻理解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方方面面,作者几乎为小说中冲突的每一方都找到了合理的行为动机。物价飞涨,所以工人要加薪。丝价滑落,所以资本家不能加薪。银行准备金里有一半是公债,所以金融家才在公债动荡时拼命收紧银根。最后通过吴逊甫之口,把这一切归结为世界经济大萧条。在同代作者还津津乐道于小桥流水人家的时候,茅盾已经开始写全球化对中国和冲击。
 

作为对照,作者还记录下当时已经存在的反现代化思潮。“因为金钱,资本家在田园里造起工厂来,黑烟蔽天,损坏了美丽的大自然;更因为了金钱,农民离开可爱的乡村,拥挤到都市里来住龌龊的鸽子笼,把做人的性灵汩灭。”讲这番话的人叫范博文,除了谈诗和谈恋爱,在书中什么事都没做。作者虽不置评,但却用人设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传统文化人在现代化大潮面前始终持这种立场,把这些话放到今天的网络上,仍然能算时髦的言论。
 

所以,虽然很多 角色都描写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但是他们的命运都不由性格决定,而是由现代化进程,特别是1929年经济大萧条这个世界性事件所左右。主要角色之间冲突的起因不是该不该现代化,而是具体走什么路。
 

对此,书中很多人都发过议论,作者也没当裁判员。但是时间最终让杜学诗的这段话胜出,他只是个过场性的小角色,我读到的每篇有关《子夜》的评论,都没提过这个人。
 

“什么民族,什么阶级,什么劳资契约,都是废话!我只知道有一个国家。而国家的舵应该放在刚毅的铁掌里;重在做,不在说空话!”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