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出版  >  民生文化图书
岂止“家食之问”
    更新时间: 2019-08-12     浏览次数:169

按照今天的体例,《天工开物》无法归类。说是学术著作,它没有逻辑体系,引文时不标明出处。并且夹叙夹议,充满了作者的感慨之词。说是科普著作,当时的工匠和农民几乎都是文盲,没人会读这本书。
 

而对于当时能阅读此书的文化人,作者却提醒他们“丐大业文人弃掷案头,此书与功名进取毫不相关也。”——如果你只想考科举,这本书可以直接扔掉!
 

这样一本四不像的书,在今天应该被归为文化作品,一部记录当时生产劳动样貌的历史文化作品。
 

作为生活在明朝的知识分子,宋应星“六上公车不知苦”,一直考到45岁才放弃。身为江西举子必须到北京会试,宋应星云游万里。每到一处并非象普通文人那样寄情山水,而是专注于当地各种生产技术。既用文字记录,又临摹以图画。为他日后的创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终于放弃科举之后,宋应星不断书写民生取向的佳作,直到《天工开物》这个世界上第一部工艺百科全书。落第举子千千万,却没人能象他这样从无用的八股文转向伟大的民生记录。翻开《明代登科录汇编》,看看同期那些殿试举子的答卷,其价值无一能与本书相比。也许,如果当年应试成功,谋个一官半职,恐怕就不会有《天工开物》问世。
 

此书在科技史上的价值不再赘述,这里单讲它的民生文化内涵。全书以“贵五谷而贱金玉”的顺序来编排,把种植、加工、制盐这些国计民生的根本技术放到前面,而将酿酒和珠玉制造放到最后。单是这种编排就能看出作者的价值取向。
 

作者热情地看待劳动价值。“夫先农而系之以神,岂人力之所为哉”。创造农业的先民能被称为神,那都是大势所趋啊。作者高度赞扬那些发明了风车、水碓和石辗的无名古人。“为此者,岂非人貌而天者哉?”。能发明这些技术的人,怎能是一般人而非天才?
 

科技史专家往往把古希腊逻辑化的科学视为正途。以此为标准,宋应星和徐光启、沈括、李时珍、贾思勰这些人没创建什么逻辑体系,自然等而下之。专家们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些人已经开创了一个民生化的科学方向。他们感念民间疾苦,希望为解决现实问题贡献力量。有这样取向,他们不会把科学搞成不接地气的象牙塔。
 

什么叫科学家?首要的不是建立什么体系,而是亲自观察和实验,收集大量实证证据。《天工开物》大部分内容来自作者的亲身观察,范围广达福建、江西、苏杭、两广。对于没有“科研经费”,也 不是在出官差的作者,是强烈的科研兴趣支持他完成了这些调查。单就此而言,宋应星也是那个时代第一流的科学家。《天工开物》成书后很快流行,直到日本和朝鲜,也正是因为里面有相当多的第一手资料,从其它地方找不到。
 

自古以来中国就不以逻辑化的科学而见长,但如果说到把知识转化为生产力,转化为应用技术和工程实践,两千年来无出其右。中间仅有的两百年落后,不久也会完全弥补。
 

尽管早年搞团练,拉队伍,尽管中年后屡试不弟且家境落迫,宋应星却没有成为黄巢或者洪秀全。他仍然热爱他那个已经稍有进步的时代。“幸生圣明极盛之世,滇南车马纵贯辽阳,岭徼宦商横游蓟北”。读上去很象一个今天的人在赞美高铁和手机。任何一个象他那样深入了解上百种生产技术的人,恐怕都会明白财富是做出来的,不是分出来的。
 

宋应星谦虚地把自己的书斋命名为“家食之问堂”,意思是自己不过在研究一些自食其力的知识。然而,他的民生思想已经融铸在这本书里,深刻地影响后世。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