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出版  >  民生文化图书
十万个为什么——民生科普的开端
    更新时间: 2019-11-12     浏览次数:78

抗战时期,从被围困的上海租界到国统区,再到解放区,大家都在发行同一本书,那就是苏联作家伊林写的《十万个为什么》,可谓盛况空前。这也是科普转向民生取向的开端。
 

英国作家吉卜林写过一句诗:“五千个在哪里?七千个怎么办?十万个为什么?”。1927年,伊林借用其中一句为书名,写了本薄薄的小册子。不仅行销苏联,而且风靡中国。
 

当时国内还没有“科普”概念,陶行知称之为“科学下嫁”,柳堤称为“科学大众化”。大同小异,都是要把知识从科学共同体的小圈子里推广出去。《十万个为什么》能够走红,是借了当时这股科学传播风气。解放后,伊林的《十万个为什么》仍然再版到1980年。
 

1959年,上海少儿出版社在韩启德组织下,开始撰写中国版《十万个为什么》。除了借用伊林的题目和手法,内容扩充二十倍,已经是全新的再创作。北京大学化学系学生叶永烈承接其中四分之一词条的撰写,也从此成为首批没有学术成果的全职科普作家的代表。
 

中文《十万个为什么》经过五十年时间和六代版本,累计发行一亿册,已经成为大众文化的组成部分。直到今天,也没有什么国内科普著作能在发行量上望其项背。这些都说明它和它的苏联模板远远超越了传统科普的范畴。
 

我把传统意义上的科普称为“自我表现的科普”,或者“从里往外的科普”。专业科学家想让公众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又做成了什么,于 是在业余时间里写文章,搞讲座。他们是科研高手,但不是传播专家。他们搞科普,主要是希望表达自己。学科分类与知识体系是硬约束,他们不仅在科普中讲知识,还总想让公众从科学体系的视角去理解这些知识。
 

然而,科学圈外的人为什么要了解科学?他们需要借此解决生产和生活中的问题,需要“从外往里的科普”。他们并不关注科学家如何获得这些知识,也不关注这些知识属于哪门学科,在学术体系内又做何理解。甚至,大部分“从里往外的科普”本身他们都不关注。
 

这种从公众需要出发的科普,我称之为“民生科普”。打个比方,“自我表现的科普”类似奥运会,艺术体操、冰壶、射箭,什么都来一点。“民生科普”类似大众体育,公众最关注的只有几项、十几项。
 

《十万个为什么》能成功,恰恰是从“你想讲”变成了“我要问”。虽然还做不到大量收集真实提问后再整理回复,但就是这种打破学术体系,以问题为中心的编著方法,就是这种“伪互动”,也能拆掉科学与公众之间的门。
 

当然,《十万个为什么》还不是真正“民生科普”,仍然本着教育目的。它也不完全是“从外往里的科普”,还以学科为划定分册的标准,问题也都是虚拟的,直到2011年第六版才开始真正向青少年征集问题。就在这一年,虚拟世界诞生了“知乎网”,由网友自由提问,关注点完全来自公众需求。通过大量互动,有意义的问题和有价值的答案会得到提炼。

 

这是真正的十万个为什么,纯粹的“民生科普”,“从外往里的科普”也就此诞生。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