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艺出版  >  科学文艺图书
《古星图之谜 》——书写科学的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 2021-04-04     浏览次数:95

1985年,中国科幻界万马齐喑的一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一部长篇科幻小说,名叫《古星图之谜》。它是截止当时篇幅最长的国产科幻小说。作者把真正的科考过程写在作品里,让读者充分领略到科研的魅力。

《古星图之谜的》作者是齐齐哈尔的程嘉梓先生。当年,这部作品发行五万册,虽然不是天量,也给那时候无书可读的科幻迷留下了深刻印象。
  下面就是这部佳作的梗概。

 

                    一

 

在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工地上,在卧牛峰与狮子峰之间,青年潜水员杨继先发现了一座古墓。发掘表明,墓主人叫吕迁,是一位天文学家,晚年担任过江陵县令,葬于汉武帝元光二年(公元前133年)九月。在这座被定名为“西陵峡七号汉墓”的墓葬中,还出土了一批竹简。省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任思宏对这些竹简进行了清理和释读。 
   在这些竹简上,记载了一桩令人震惊的轶事:   
  汉武帝元光元年,天文学家吕迁任江陵县令。    
  六月初四,吕迁偕子吕不茂与同窗好友邓可,自江陵城南门乘客船赴西陵游玩。    
  初五夜,吕迁在客船上观天象,发现房宿中有一客星, 大如钱,五光十色。    
  初六,船抵夷陵码头。吕迁三人登岸投宿。 
  几日后游至一处,但见群峰叠错,飞泉似雪,苍松碧翠。吕不茂取出笔、帛,吕迁、邓可吟诗作画,兴致极浓。    
  吕迁忽闻一声自地下传出,便俯首细听。邓可、吕不茂见状,亦来倾听。此声初如蛇行草中,后如闷雷滚滚。突然一小丘自足下鼓起,吕近三人摔倒在地。三人爬起急退之。
  吕迁往小丘山定睛一看,缕缕青烟咝咝作响,道道红光、金光直冲云霄。随后,有带瓣之铜球出于土。钢球直径约三尺余,其上有星八百余颗,金光四射,状如浑象。吕迁细观之,球上有参宿七星,形似一鼎。    
    吕迁与邓可欲将铜球取出,用尽平生之力,分毫未动。 盖因铜球紧固于瓣壳,瓣壳深置于土中之故。吕迁怕铜球复入土,急唤其子取来笔、帛等物,速将铜球上诸星—一临摹绘制于帛上。 
  吕迁绘毕,铜球果复入土不见…… 
  与竹简记载相呼应,随葬品中还有一幅2100多年前绘制的帛书星图。但这幅古星图与现代星图相去甚远,例如在大犬座里就缺失了天狼星。对天文学略知一二的任思宏,在这幅古星图面前一筹莫展。任思宏非常希望能把他中学时代的挚友、南山天文台自学成才的青年天文工作者徐振宇调来一同开展研究,但未能获准。

 

                    二

 

徐振宇并未失望,他在南山天文台台长黄敬之教授的带领下,也开展了研究。 
  几天后,黄敬之在《考古学研究》上发表文章,提出了“实体说”。他根据张衡的“水运浑象”推测,认为铜球就是天球仪。不久,《长江大学学报》发表了该校历史系副教授郭逸平写的《天球仪能自动出土吗?——与黄敬之同志商榷》一文,提出了“伪托说”。文章认为,从出土竹简内容上看,迷信色彩很重。其实那幅古星图只是吕迁观察天象用的。至于此图临摹自铜球一说,不过是吕迁的一种伪托而已。这竹简上记载的钢球究竟是什么?这幅古星图又是怎么一回事?一时众说纷给,莫衷一是。 
  为了揭开真相,黄敬之、徐振宇和任思宏一同考察了西陵峡七号汉墓原址后,又到峡口地区博物馆仔细研究了那些出土竹简。借助红外电视,他们发现了竹筒上隐匿的字迹。经过整理,竟是:
  迁曰:“吾死之后,当葬此铜球之旁。”“日后复出, 与尔等具得重见焉!” 
  他们很兴奋,因为这说明铜球在当时是确有其事的,古星图确实是从铜球上临摹下来的,甚至顺着这个线索去发掘,说不定还能找到铜球的踪迹呢! 

 

                    三

 

在“实体说”与“伪托说”之间,徐振宇虽然倾向于“实体说”,但这并没有妨碍他去独立思考。他认定古星图作研究对象,选中天狼星缺失问题作研究起点。经过刻苦研究,终于发现古星图所记载的星象,是在太阳系以外某个星球上测绘的。他认为那个铜球是几千年前从宇宙深处另一个文明星球向地球发射来的信息火箭,铜球上的星图则是他们给我们地球人留下的“天址”。 
   在任思宏家里做客时,为了证明外星人希望和我们进行联络是可能的,徐振宇滔滔不绝地举出地球人企图和外星人联络的许多实例。任思宏的爱人、《考古学术研究》的编辑白丽祯,关心的却是徐振宇的感情生活。在黄敬之的支持下,徐振宇提出的关于“铜球是外星人信息火箭的‘新实体说’”的论文登在《考古学术研究》上。 
   徐振宇论文的发表,在学术界乃至在社会上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省考古研究所领导人杨光耀组建考古队的建议得到省科学院的批准。在柯化院长的支持下,徐振宇终于得以参加考古队。郭逸平也和考古队一起来到西陵峡。 他认为这次考古探测不可能找到什么铜球,因为在他看来,很可能在茫茫银河系里,只有太阳系才有人类。以致残当徐振宇和他用激光地下探测器发现在古墓原址下面13.32米深处,有—金属物体时,他也不肯承认发现的是铜球, 坚持只有把铜期挖了出来,才能得出最后结论。”
  考古队找来推土机,推掉1米深的土层,形成一个深沟。在沟底再一测量,地下金属物体距离沟底仍然是13.32米,似乎铜球在自动下降! 

 

                    四 

 

 尽管新实体说有众多的拥护者,但他们并没有能使铜球展现在主张伪托说的人们眼前。郭逸平忙里偷闲,在这一带收集地方志资料时,一位114岁的老人向他讲述了一个在当地流传已久的民间传说。
  相传还是在汉武帝在位的时候,这一带有一个姓吕的县官,很有学问。有一天,神仙领着一个仙童化装下凡,对吕县官说:“在你管辖地带,有个无价之宝埋在地下。谁要是能得到它,他就会变成世上最聪明的人。”神仙从抽中取出一把金钥匙交给他,“谁得到这把金钥匙,谁就能找到那个无价之宝。”
  后来,吕县官拿着这把金钥匙,在卧牛峰与狮子峰之间的一片平地上,终于找到了它。吕县官把金钥匙往地上一放,地上冒出一道金光。 不一会,从地下钻出一个圆溜溜的金坛子。金坛子搬也搬不动,打也打不开,上面用密密麻麻的小字刻着一本天书。
  吕县官刚把天书抄下来,金坛子又钻到了地下。后来,吕县官不知上哪去了,有许许多多的人都争着找这把金钥匙,可谁也没有能找到。金坛子再也没出现过…… 
   “这个传说里讲的金坛子,不就是我们要找的铜球吗!“ 考古队员受到传说的鼓舞,采用回填的办法,企图引诱铜球钻出地面,结果又失败了。 
    黄敬之在飞往西陵峡的途中,飞行员金翔告诉他,有一次飞行时,正想和导航台联系,却受到干扰。后来听到一个微弱的短波信号,咝咝作响。据导航台的同志说,干扰源就在卧牛峰和狮子峰之间。 
    说起来真巧,解放战争期间,杨光耀和他的战友在这一带作战时,也曾从军用电台里听到过一个莫明其妙的、有规律的杂音讯号,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这些现象都是巧合吗?它们和“地下铜球”有没有某种关系?广东仪器研究所岳静的到来,给考古队带来新的转机。她改制了一台短波接收机,日夜轮班监听,终于发现了铜球从地下发出的信号。 

 

                    五 

 

 考古队员们想模仿铜球从地下发出的短波讯号,让铜球自己钻出地面。但又担心这个讯号会是自动引爆铜球的密码,不敢贸然试验。 
   黄敬之让岳静用古磁全息检测仪去检测七号墓出土的古剑。根据测定结果推断,公元前134年出现的新星,实际上是一颗超新星,正是那次超新星的爆发引起了铜球出士。他们用波长21厘米的电波作为出土密码进行试验,地下铜球果然向上移动了。 
    经过仔细地、周密地准备,用电波呼唤铜球出土的这一天终于到来。现场上人山人海。在杨光耀指挥下,出土密码不断发射,地面上缓缓现出一个龟裂的土丘。突然,从土丘往外冒出一股青烟,大地咝咝作响。随即射出一道红光和一道白光,太阳为之黯然失色。大地、山岗、树林都被重重地抹上了一层异样的光彩。
  人们全都怔住了。在低沉的声响中,火箭钻出了地面,顶端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山岗上一片惊呼声,人们几乎忘了一切。倏地,这古铜色的“荷花”露出了两条细缝,从细缝中射出一道金光。两片古 铜色的“荷花瓣”慢悠悠地张开了,一个金光灿灿的铜球敞露其中。铜球上似乎镶着无数宝石,闪烁着蓝白色的光芒。 
    “铜球!”徐振宇惊呼道。 
   郭逸平当众宣布正式放弃伪托说。 
  考古队工作结束后,黄敬之、徐振宇到杨光耀家作客。徐振宇这才知道,自己的女友、医学硕士兼主治医师杨帆就是杨光耀的女儿,而杨继先就是杨帆的弟弟。杨帆把一本珍藏了十年、精心搜集的关于外星人来访的剪报集赠送给徐振宇。徐振宇十分感动。恰巧,航天工程师梁维舟从 103火箭试验场挂来电话,使在场的人惊讶不已。他说:“那枚外星人的信息火箭不是从别的星球上发射来的,也不是从太阳系内发射来的,它是在地球上发射的!”这等于是说, 外星人曾到过地球!
   在学术报告会上,徐振宇宣布了自己的研究成果:铜球星图是在天苑四星上测绘的。省科学院根据他的实际成就,破格提升他为南山天文台的副研究员。 
   那些勇敢的天苑四人,在地球上发出了信息火箭之后, 为什么没有再到地球上来呢?人们还在探索着。 

 

                    六

 

 三年后的一个秋日,我国科学考察船“徐霞客号”在西沙群岛北礁附近触礁遇难。杨继先随拖轮“泰山号”赶往北礁参加救援时,在海中救起了紧抱资料不放的生物学家方雨田。据方雨田说,他从声纳装置的记录图中,发现水下有一个超声讯号源,和铜球出土密码非常相似。杨继先立即通过卫星,用电报将这一消息发给了徐振宇。 
  徐振宇受到启发,发现铜球出土密码是二进制的,进而通过不同的密码组合,打开了铜球的“波视”信息库。这信息显示出来后,比全息摄影还要逼真,竟使在场的人大惊失色,以为到了外星球。一幕雄壮的宇航悲剧展现在他们的面前……原来,天苑四的行星埃波斯纳上的三名宇航员驾驶着“探险家号”飞船,穿过茫茫宇宙空间,来到太阳系。当他们准备在地球上降落的时候,不幸被流星击中,飞船控制系统失灵,迫使他们以地球卫星方式运行了十二年,最终坠毁在中国南海…… 
   根据铜球“波视”图象,徐振宇用电子计算机处理了大量繁杂的数据,算出了飞船坠落的空间轨迹:它从汕头上空飞越,穿过海南岛和东沙群岛之间的海域,朝着西南方向, 在西沙群岛一带坠入海中。可能的坠落带是一条狭长的海域。 
   徐振宇想起方雨田的发现,认为方雨田在海里的发现可能并不是另一个铜球,而正是这飞船的残骸。徐振宇力主探测并打捞飞船残骸。 

 

                    七 

 

 为了实施天苑四工程,黄敬之、徐振宇、任思宏、杨帆、 岳静、梁维舟等人汇聚到“郑和号”上来。船启航后,梁维舟给大家讲述了许多航天空难事故,听者无不触目惊心。生物学家方雨田抓紧时间练习根据遗骨画出复原像,准备一旦在飞船残骸里找到天苑四人的遗骨时,好画出天苑四人的复原像。“郑和号”到达泊地后,便请求安排海洋资源卫星用多光谱扫描仪在浅海协助查找飞船沉没位置。 
   黄敬之在船上看到任思宏在研究中国考古史,一本笔记上记载着一件远古时代的事:在我国南方沿海的黎族部落里,一个酋长偶然看到天空中出现一颗以前不曾见过的、 十分明亮的、走得很快的星。十二个春秋过去了,这颗星越来越大,越来越明亮耀眼,瞬即像一团火球,把夜空照得通明。它划破长空,向西边大海冲了下去。后来,某外部落的人,在南方大海里的一个小岛上,看到有一颗亮星落入西边海中,在西海上像一条船一样漂浮着。他们甚至看到了有几个神仙从里面出来了呢! 
   徐振宇通过声纳装置,再次发现海底那个超声讯号,经与海洋资源卫星核对,准确地划定了飞船的沉没位置。柯化率打捞船“大力士号”和拖轮“泰山号”赶来,制订了周密的打捞计划,开始了艰巨的打捞工作。不巧,水下探照灯的电缆线断了,由于时间和环境条件的限制,杨继先等人乘深潜器下海处理。当机械手没能完成任务时,杨继先自告奋勇离开深潜器,直接潜入水中处理,破损的飞船终于打捞上来。 
   天苑四人的飞船被拖到珠江口停泊。夜晚,江上异常宁静。徐振宇和杨帆在甲板上谈兴正浓,杨帆脸上忽然现出一种惊疑紧张的神情:“我……我好像……好像听到了一种声音。”杨帆回船舱找人,这时徐振宇突然看到从飞船里爬出来一个天苑四人…… 

 

                    八 

 

 几天后,在大海里沉睡了四千多年的三个天苑四人,终于从飞船里出来了。围观的人群蜂拥而至,各国记者纷纷向天苑四人提出问题,没等回答,天苑四人因环境不适应一个个倒了下去…… 
   在杨帆抢救天苑四人时,黄敬之在船舱里拿着一本纸色泛黄的线装书——晋人王嘉所著《拾遗记》,掀到其中一页,指给特派记者白丽祯看: 
  尧登位三十年,有巨槎浮于西海,槎上有光,夜明昼灭。海人望其光,乍大乍小,若星月之入 矣。槎常浮绕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周而复始。名日贯月槎,亦谓挂星槎。羽人栖息其上。群仙含露以漱,日月之光则如瞑矣。虞、夏之季,不复记其出没。游海之人,犹传其神伟也。 
   天苑四人被抢救过来了,竟然是用污染了的环境使他们复苏的!原来,他们的那颗埃波斯纳星上,工业过度发展, 忽视环境保护,致使生态失去了平衡,环境严重污染。为了寻求美好的环境,他们偷乘“探险家号”,到宇宙中寻求绿色的行星……

 

                    九 

 

 地球人从天苑四人惨痛教训中得出结论:我们地球绝不应该、也绝不允许成为第二个埃波斯纳! 
  天苑四人从地球人保护、治理自然环境的经验中,看到了他们自己的希望。他们决心在地球人的帮助下,修复飞船,带着地球上现存的各种植物种子和众多动物冷冻受精卵,飞回埃波斯纳,重振故星的自然风貌。 
  徐振宇和杨帆这一对恋人毅然决定跟随天苑四人飞向埃波斯纳……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