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艺出版  >  科学文艺图书
它崛起于低潮中——喜读长篇科幻小说《古星图之谜》
    更新时间: 2021-04-04     浏览次数:101

(本网按:本文发表于1986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中国科幻的艰难历程)

                    周达宝

 

 不久前,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回上海探亲。他在接受一家报纸记者的采访时说,最近,马路上和书店里武侠小说颇多,而科幻小说则寥寥无几,有点不堪设想;又说,建设现代化强国,不能离开现代化的报道,不能不重视科幻小说,这些要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
  的确,没有想象和幻想,就不可能有发现与发明。处在新的信息社会里,在四化建设中,科幻小说应充分发挥其社会功能,启迪人们在现代科学知识的基础上去幻想,将幻想变为现实。但由于前几年有些科幻小说作者离开了人们的认识规律去臆想,这样就产生了不少荒诞、猎奇乃至抢劫、凶杀之作,因而受到批评。
  本来,文艺批评应有利于文艺的繁荣、发展,要批评的是这些不好的科幻小说,而不是科幻小说这种文学样式,可是总有那么些不分青红皂白的“批评家”,倒脏水连小孩子一起倒出去,于是导致科幻小说处于低潮中。
  一批严肃的中青年科幻作家虽然还在孜孜以求,但许多出版社不愿接受这类容易出毛病的书稿出版,而一度比较受欢迎的《科幻海洋》、《智慧树》等刊物又先后停刊,中短篇科幻小说发表的园地也愈来愈少。在这种不大景气的局面下,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长篇科幻小说《古星图之谜》,这是令人振奋的。

 

严肃的主题在故事中升华

 

  《古星图之谜》写长江三峡水利工程枢纽的施工中,发现一座汉墓。考古科学工作者根据出土竹筒上的记载,知道墓主人天文学家吕迁,曾目睹一个上有星图的铜球自动出土又复入土的奇异现象。据此线索,他们找到了吕迁临摹的一幅古星图。又经过许多曲折,和各方面的人才协作,终于用微波发射器播发呼唤铜球出土的密码,唤出了沉睡在地下已五千余年的铜球。
  经过研究,判断铜球是外星人发射的信息火箭。科学工作者们继续追踪,打捞出外星人的飞船残骸,救出来自天苑四的行星埃波斯纳的索格肯等探险家。原来他们那儿科学技术高度发达,工业畸形发展,环境严重污染,生态平衡系统严重破坏,以致全球出现动植物完全灭绝的危机。他们离开故土寻找绿色的星球,不幸宇宙飞船遇到流星群撞击而失灵。
  从遥感照片看,地球人还处在原始时代,无法交流科学、文化、技术知识,因此,索格肯等决定向地球上亚洲、美洲、非洲发出三枚信息火箭后,利用先进的自动控制技术和冬眠技术让飞船沉入海底。他们期待地球上的人类进入人造卫星时代,就能发现他们,那时他们将告诉地球人埃波斯纳的教训……
  外星人科学地预测到他们终将与进入高度文明的地球人会晤,并将工业化引起的悲剧展现在地球人面前,但当他们参观了广东鼎湖山亚热带常绿季雨林保护区、吉林长白山自然生态系保护区、四川卧龙大熊猫等自然生态系保护区后,方悟到工业污染是可以防止的,地球人已做到了这一点。
  埃波斯纳的主流派主张“环境算个屁,一切为了工业发展”,认为绝不能让自然环境来适应人的无休止需要,而应该让人去适应污染了的自然环境。用遗传工程的最新成就,把人类改造成能够适应污染环境的新人。主流派这套理论显然是荒谬的。索格肯怀念起故星了,他要将地球上的所见所闻包括改造黄土高原的事例告诉自己的同胞,重建绿色的埃波斯纳。
  《古星图之谜》对我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和美好的想象,但在我们向四化进军的里程中,环境污染、生态平衡破坏的问题是存在的,埃波斯纳的教训难道不应该引以为戒么!

 

丰富的艺术形象给你启迪

 

  科幻小说在科学的基础上,用幻想的手段描述人类尚未认识的领域及事物,有它的特点,但它是文学的一个样式,因此,它首先也有个塑造人物的问题。在《古星图之谜》里,作者塑造了许多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
  作品着力刻画了徐振宇这个自学成才的青年科学工作者和他倾慕的姑娘杨帆。徐振宇少年时代就爱好天文,高中毕业后报考天文专业没有被录取,到南山天文台当了清扫工。在五年时间里,他自学完大学天文系的全部课程,用肉眼发现了宝瓶座新星,受到台长黄敬之教授重视,亲自指导他研究天文。因为没有大学学历,没有职称,在科研上徐振宇受到许多阻拦,但他顽强地钻研,独立思考,不盲目崇拜权威。
  这个在科研上一往无前的青年,在爱情上却不敢大胆追求。中学时代的同学杨帆念了大学,又攻读了研究生,是省医院污染防治所内科主治医师。她爱具有探索和进取精神的徐振宇,徐振宇爱她秀外慧中。没有学历、职称阻挡不住小伙子搞科研,可是却使他在爱情的大门前退缩。
  作品对人物内心矛盾作了合情合理的描写。杨帆在爱情婚姻问题上没有世俗观点,她爱得真诚。从上大学前夕,就决定为没有考取大学的徐振宇搜集有关地外文明的资料,供他日后研究之用,在漫长的十年中,坚持不懈。
  当徐振宇在研究铜球已取得成绩,要进一步追踪外星人的痕迹而苦于没有积累有关资料时,杨帆深情地送给他贴满资料的笔记本,鼓励他取得最新研究成果。这岂止是十年资料的积累,它也是深厚爱情的表达。徐振宇再也抑制不住满腔的激情,爱情之花终于迟迟开放了!与此同时,徐振宇被破格提升为副研究员。创造性的劳动带来了荣誉,荣誉带来了许多头衔,国际地外文明研究会也来函请他担任通讯会员。
  对于成绩,他归功于大家;对于头衔,他怕的是因此挤掉了科研时间。甚至别人艳羡的到日内瓦开会的机会,他也婉辞了。天苑四科研项目胜利完成,徐振宇和杨帆都作出了重大贡献,但作者没有让人物停止在“金榜题名,洞房花烛”的传统美学水平上,而是按人物性格、思想发展的必然性,设计徐振宇提出要随天苑四人到埃波斯纳去实地考察。走出太阳系,到另一个星球上去。
  这意味着有可能与杨帆生离死别,在这样重大的抉择关头,杨帆的态度十分坚决,她支持徐振宇为天文事业冒险,自己也愿随他到外星研究环境对人体的影响。为共同事业献身的精神、坚贞的爱情使人物更完美。徐振宇说: “再回来时,地球上一定变得面目全非了。”这给读者无限遐想的空间。
  作品还塑造了老一代科学工作者和党的工作者形象。他们有共同的特点——严谨的治学态度和人梯精神,但又有各自的性格特点。在围绕着铜球的一场争论中,南山天文台长黄敬之教授推测铜球是古代天球仪。以他为首形成实体说一派。长江大学历史系副教授郭逸平著文反驳:“天球仪能自动出土吗?”他分析是吕迁伪托,形成伪托说一派。
  两派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而当年轻的徐振宇论证铜球是外星人发射的信息火箭后,黄敬之支持他的新颖观点,支持《考古学术研究》发表他反对实体说的文章。他说得那么诚恳:“学生不同于老师的观点,超过老师的观点有什么不好?”一再反对徐振宇论点的郭逸平,根本不相信地下有所谓铜球,但他参加探索铜球的工作却丝毫不马虎。
  他访谭太爷爷听来的传说对徐振宇的论点有利,也不持门户之见,立即整理出材料交徐振宇,还提出合理化建议。面对已呼唤出的铜球,他当众宣布放弃伪托说,并表示乐于为进一步研究铜球贡献力量。态度何等光明磊落!还有生物学家方雨田,他研究环境污染与生态平衡问题。
  当乘船遇难落水时,为了保护用声纳装置跟踪鱼群的记采图,险遭灭顶之灾。这种精神何等可贵!黄敬之严肃、耿直;郭逸平自信、执拗;方雨田幽默、风趣,又有点大大咧咧,但对待科学事业,他们融合为一体,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在不懈奋斗,为人类走向更美好的未来捕捉新的信息。
  省考古研究所党委书记杨光耀,也是一个动人的形象。他是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干部,转到科研战线上来,就全心全意组织、领导所里的科研项目。他和爱人——地区博物馆的考古工作者何宜静一直两地分居,当省科学院要给他一个单调指标,调他爱人来省城团聚时,他却认为指标应让给第一线的科研人员、中年知识分子任思宏。他自称是科研战线上的“后勤兵”,眼看这一代新人已经成长起来,也就可以退休到老伴那里安度晚年了。
  在发现铜球、寻找外星人踪迹直到胜利完成“天苑四工程”,他先是不遗余力地组织科研队伍、排忧解难,真正起了一个领导者又是“后勤兵”的重大作用。离休后他也一直关注着“天苑四工程”的进展,支持子女潜水深海,去外星球。
  作者用了一些细节,如在徐振宇失望的时刻,杨光耀启发他、鼓励他;如已是满头白发的杨光耀,看到任思宏的女儿晓英对科学兴趣盎然,肯动脑筋,不禁赞叹:“又一代新人成长起来! ”等等,勾画出一个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质朴无私、甘为人梯的党的工作者的形象。
  与杨光耀形成鲜明对比的项绪堃,是省科学院副院长。这是个饱食终日的官僚主义者,保养得很好,像一尊如来佛。他极力反对重用没有大学文凭、没有职称的徐振宇,不支持正当的学术讨论,对科学实践、探索也不热心。他心目中只有权威,工作上应付、搪塞。
  因此,他无法理解已是研究地外文明权威的徐振宇,何苦要去天苑四星冒险。在现实生活中不乏项绪堃这种人,身居要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惜作者对这类四化建设中的拦路笑面虎的思想实质挖掘还不深,鞭笞不够有力。
  善于用生活气氛、自然环境来烘托人物,也是作品比较成功的手法。徐振宇到任思宏家作客,给孩子电子判题器做礼物。说话间蜂鸣器响了,同时亮起的绿色信号灯显示菜热了。女主人到厨房端来楚江风味的珍珠丸子、荷叶粉蒸肉,东北菜炒肉拉皮、挂浆土豆。
  为人爽朗、热情的女主人关心徐振宇和杨帆的恋爱,不管丈夫使眼色,单刀直入: “你一上午和他在一起研究外星人,怎么不帮他研究研究他的‘内心人’呢?”航天飞行器专家梁维舟是广东人,任思宏开玩笑说,广州人结婚喜欢在门楣贴上“天作之合”四个字,梁维舟和他的爱人是在研究“天”苑四人的工“作之”中结“合”的,这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
  这些戏而不谑的玩笑,增加了人物情趣和地方色彩。梁维舟爱吃猪红粥,喝七花凉茶,捉住撞到甲板上的海鸥想红烧了请大家品尝,这抓住了广东人的饮食习惯。他听说红脚鲣鸟被渔民称为导航鸟,立刻联想到可以利用海洋资源卫星“导航”,查找沉没在海底的飞船,这又反映了热爱工作的科学工作者职业上的特殊敏感。
  还有生物学家方雨田放在桌上的人头骨、西沙群岛的棕榈树、麻枫桐、卧牛峰的景观等等,随手拈来,相映成趣,再琢磨,绝无闲笔,既有科幻小说的特点,又有强烈的现实生活感,两代探索宇宙奥秘的科学工作者都是可以触摸得到的人。

 

巧妙的结构引人入胜

 

  这部作品内容丰富,涉及到现代科学的许多领域,天文、生态学、遗传工程、高能物理、医学、声、光、电、化;时间跨度大,上下几千年,地域辽阔,从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到太阳系外的波江星座;资料翔实,无一无出处;人物众多,中外古今、男女老幼俱全。
  如何把这些组织起来,带着读者上天入地,神游八级,启迪读者运用已知的科学知识去探索一些未知的领域,作者在结构方面显然颇费了一番心思,得心应手地将新颖的科学思想、古老的民间传说、翔实的古籍记载以及对外星人和对未来世界的幻想巧妙地揉合为一体,变换穿插,跌宕多姿。
  作品用三条线索贯穿起人物和故事,一条是“由今溯古”,即写徐振宇等两代科学工作者由考古及铜球,由铜球及宇宙飞船,由飞船及外星人。这是主要的故事线,也是主体结构。两条副线,一是“自古至今”,即写远古时代部落酋长看到“亮星”出现,溅落大海,结绳记事,代代相传。到晋时王嘉在《拾遗记》里记载了“桂星槎”的故事,这既颂扬了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也启迪今人的美好的幻想和给科学实践以印证。
  另一条副线是“由外及地”,即写索格肯等外星人到地球的经过。这三条线用适当的叙述、倒叙、插叙交织在一起,前后呼应,天衣无缝,既严谨,又生动,大大增强了可读性。
  从作品的横断面来看,许多相对独立的篇章如《千呼万唤始出来》、《绿色的星球》、《江夜奇遇》等,使人宛如置身其间,有时紧张,有时欢快,有时期待……加上许多言之凿凿见之中外书刊的资料穿插其间,真真假假,活灵活现,使人幻想的翅膀不由自主地张开,随着故事的进展在浩瀚的宇宙里翱翔。
  此外,作者还安排了一些巧合但也有必然性的细节,如杨光耀和吴永刚舰长解放战争时期是部队报务员,在某山区发报时曾发现过奇怪的短波讯号。四十多年后,短波讯号的秘密已随铜球出现而了然,两位老战友重逢,感叹无数先烈为之牺牲的革命事业在今天取得的巨大成就。
  又如黄敬之在“天苑四工程”祝捷大会上,与四十多年前在康乃尔大学的美国同学海弗利克重逢,海弗利克带来采用中国同行研究出土的密码、已将天苑四人射向美洲的铜球呼唤出来的喜讯,他赞扬像中国这样的文明古国首先发现外星人的信息是不奇怪的。这类细节增加了作品的趣味性,也使结构更为完美。

 

厂长·文坛新兵的愿望

 

  《古星图之谜》的作者程嘉梓,是哈尔滨铁路局齐齐哈尔电力机械厂厂长。这部长篇科幻小说是他的处女作。

 

  程嘉梓同志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中,自幼受到书籍的熏陶,对各种知识都感兴趣。他喜欢文学,尤其热爱科学。学生时代读了伊林、儒勒·凡尔纳许多作品,也读过童恩正、郑文光的作品,受到了很深的影响。他想做一个科学家或发明家,但,现实生活的道路使他的理想难以实现,他就决心在科幻小说里寄予自己的理想,并想以此来启迪新一代青年的幻想,让更多人的幻想能变成现实,成为未来的科学家、发明家。
  多年前,他读过《拾遗记》里“桂星槎”的故事,美丽的古老传说使他产生过许多奇思异想,他蕴酿把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当代人民进行四化建设的崇高精神和人们对未来的美好追求融合在一起,写一部科幻小说。
  1977年,决定召开第一次全国科学大会,这更激起程嘉梓的创作激情,他开始动笔写《古星图之谜》。 “万事起头难”,程嘉梓用了两年的业余时间才写出初稿,他先后投寄给五家出版社,均被以“不出版科幻作品”、“不科学”等理由退了稿。
  程嘉梓知难而进,他鼓起勇气将书稿寄给了人民文学出版社。意外,很快收到了编辑部的回信,认为构思新颖,故事曲折,是一部基础很好的作品。为了慎重起见,编辑部还请了科幻小说作家、天文学家郑文光同志审阅,肯定了作品的科学性、知识性和文学性。
  自此,程嘉梓得到编辑部的帮助和本厂领导的支持,他一方面读有关书籍和资料;一方面到作品里写到的广东、湖北等地参观、访问,补充生活,然后斟酌审稿意见,对书稿进行修改。程嘉梓要求自己很严格,他不曾因创作影响工作,总是尽量利用业余和节假日时间,起早贪黑。
  小说三易其稿,1984年最后定稿,1985年正式出版。在此期间,程嘉梓也由技术员晋升为工程师,代理过技术室主任、生产调度室主任,后又担任副厂长、厂长,并且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吸收他为会员。
  最近,程嘉梓同志出差四川风尘仆仆归来,他说:就像党给了作家创作自由反而增加了作家的创作难度一样,国家给了企业厂长自主权,同样增加了厂长肩负的责任。作为一厂之长,我不能不把主要精力用在探索企业改革的道路上;但作为一个文坛新兵,我又不能在探索科幻小说创作的道路上却步。
  革命导师列宁说: “我们永远认为不仅诗人、艺术家需要幻想,在科学、技术里也应当有幻想。就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应该有。没有幻想连十月革命也是不可思议的。”一个厂长,有些幻想也不错吧!目前,科幻小说的创作状况和我们所处的技术革命时代是很不相称的。我认为,随着新技术革命的开展, “第三次浪潮”的到来,我国的科幻小说创作必将出现一个新的高潮,我愿为科幻小说新的繁荣局面贡献一点力量。


(原载《奔驰》1986年第1期)

 

注:周达宝,笔名周达,女。1928年2月出生,湖北罗田人。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人民文学出版社资深编辑、副编审,长篇科幻小说《古星图之谜》(1985年版)责任编辑。编辑过《飞向人马座》(郑文光)等小说,著有报告文学《香港社会透视》(合著)、散文《冰心,永不熄灭的“橘灯”》、童话《雪婆婆》等作品。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