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美术  >  科技美术
缪印堂:四大发明全部用于迷信
    更新时间: 2013-12-27     浏览次数:1964

“中国科普漫画第一人”缪印堂

 

见习记者于思奇

 

缪印堂漫画作品

 

印有“招财进宝”、“司命灶君”等字样的神像挂在一家印刷厂里,神像下,工人在刻有神像的印版上忙碌;在挂着一串串纸糊元宝的冥界用品店里,老师傅正在用纸张糊着电视;一个装束怪异的“高人”左手挥舞着一挂鞭炮,右手握着一柄刺穿符咒的剑;一名老者正拿着指南针在崇山环绕的陵园里找寻“最佳”的方位。

 

这四个场景组成了一幅名叫《四大发明的反思》的科普漫画。在1989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上,它获得银奖。这也被“中国科普漫画第一人”缪印堂认为是自己最为满意的作品。

 

 

 

 

 

 

 

让配角插画成科普主力

 

今年78岁的缪印堂从事漫画创作工作已近60年。高中毕业后,他就选择到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第一本也是当时唯一一个漫画刊物《漫画》杂志工作。

 

 

 

 

缪印堂说:“那时我们多是配合新闻的需要,画些针砭时弊的漫画,有时也会画些反映社会生活和风土人情的题材,但科普漫画却画得很少。”

 

虽然偶尔也会有些科普类刊物找他约稿,但基本都是为科幻小说或科普文章画些漫画来做插图。

 

渐渐地,缪印堂发现作为“配角”插图的漫画,也可以成为科普宣传的主角。因为,在他看来,与一般文字性的科普文章有时会让人感到枯燥无趣相比,漫画更通俗易懂,更易被群众接受。

 

而且,很多时候,一大段科普文字想要表达的内容仅仅一张漫画就能呈现。

 

“我们不仅仅要用文字来搞科普,也要更多地使用图像。”缪印堂说。所以从那以后,他业余便用漫画进行表现科普的主题创作。

 

 

 

 

如果说之前缪印堂的科普漫画插图是替人帮忙,为虎添翼,那么从这以后,开始创作主题科普漫画的他则更注重表达自己的有感而发。

 

1981年,缪印堂调至刚成立的中国科普创作研究所(现为中国科普研究所),专职搞起了科普漫画的创作和研究。

 

从诸如惯性、摩擦力是什么的一般知识性科普,到贴近百姓生活的水土流失、保护动物……缪印堂画了各式各样的科普知识传播漫画。

 

 

因科技含量高而难以下笔

 

缪印堂告诉记者:“与之前所画的一般漫画不同,科普漫画在将漫画传播知识这个功能发挥得更好的同时,也增加了绘制的难度。”

 

因为绘制科普漫画不但需要创作者会画漫画,还需要他对科学知识的熟练掌握和对素材的不断积累。

 

比如要画一张有关载人宇宙飞船的科普漫画,就必须要有宇航员着装及宇宙飞船的真实照片作为形象资料。

 

20世纪80年代,缪印堂曾受著名科普作家叶永烈之邀,画红外线测距仪的漫画,因为只找到一张仪器原理图而非外观图,不得不选择放弃。

 

“这与科幻不一样,科普必须要有充分的准确的证据才能下笔。如果没有真实的形象资料,哪怕有文字资料也不可以。因为科普漫画终究是科普,要讲究准确,只能在允许的一定程度上夸张,不能肆意想象。”缪印堂说。

 

正因如此,缪印堂家中的一面墙才摆满了科目繁杂的书。通过广泛阅读,他才能大致了解各种科学仪器的运行原理,也才能在纷杂的书中,搜寻到所需的形象图片素材。

 

从汽车、轮船、飞机到太阳能、宇宙飞船和卫星……甭管常见还是罕见,这些素材都被缪印堂一股脑地收藏起来。每次看到可能会有用的素材图片,他就会立马剪切下来,生怕它们跑了。

 

随着对科普漫画研究的深入,他发现只利用科普漫画对大众进行科普知识的传播还不足以让他们真正认识和了解科学。

 

 

从一笑了之到一笑三思

 

“我认为科普漫画不光要传播科学知识,还要传播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因为在缪印堂看来,知识是有限的,智慧是无穷的。

 

由过年时中国人要放的鞭炮,让缪印堂联想到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它们都是中国人的发明,后来却被外国人利用,然后借此来打我们。所以,我就画了今天这四大发明被用在迷信上的落后一面,希望读者看后能感到羞愧和耻辱,然后明白一个道理:科学技术光发明不发展是不行的。”这就是缪印堂创作《四大发明的反思》的初衷。

 

“好的科普漫画不应该是一笑了之,而要做到一笑三思。”缪印堂和许多人都在为此努力着。


 

不过,对于科普漫画的未来,他却仍忧心忡忡:“一个工作无论开展得好与不好,都需要有人去做。但现在很多报刊的漫画版都随着漫画家的退休而停办啦。漫画版少了,漫画家就少了发表的园地,渐渐也都转型做了其他工作。”

 

随着从事漫画创作的人不断地减少,漫画中的“小众”——科普漫画已经快要“濒临灭绝”。

 

虽然天津市科学技术协会自去年开始举办全国科普漫画大赛,让缪印堂欣喜万分,但“如今几乎没有专业从事科普漫画创作队伍”这个严峻现实还是让这位科普漫画界的泰斗有后继无人的担忧。

 

“发展科学也要发展科普,发展科普就要将科学与艺术相结合,这样艺术才能为科学插上翅膀,它才能飞得更高更远。”缪印堂说。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