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影视  >  科技文化电影
国产科幻电影人都在面临哪些问题?
    更新时间: 2016/08/10     浏览次数:1256

(转自科幻邮差)

 

无论成败,电影《三体》注定会成为国产电影史上无法绕过的重要事件。在其背后,国产科幻电影热可谓“暗流涌动”。2014年底,中影曝光的新电影项目中,科幻电影《超新星纪元》《流浪地球》《微纪元》等赫然在列;贾樟柯、陆川、韩寒等知名导演纷纷表示对科幻题材的关注;宁浩与郭敬明早已先行一步,《乡村教师》《未来未来》《疯狂的外星人》声先夺人……一时间,国产科幻成为行业和资本热议的话题,2015年更被坊间冠以国产科幻电影“元年”之称。
      

渐热的“下一个”市场
      

最近几年,内地电影市场持续高速增长,业内预计未来五年内,中国电影市场大盘将突破千亿元大关。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体量,国产片当前虽有青春、喜剧、综艺电影等多种本土类型支撑,但整体仍呈现出质量参差、题材扎堆的趋势。随着未来市场空间进一步膨胀,寻找热点类型的“下一个”成为必然。
      

就科幻类型而言,虽然国产片之前少有尝试,但好莱坞科幻片在国内素有市场。相关数据显示,去年内地上映科幻电影(含超级英雄电影)18部,贡献票房85亿元,在全年票房中足足占到23.9%。
 

市场的呼唤,加之政府近年来对科技发展的高度重视和中国观众对本土化内容需求的上升,为国产科幻电影的拓荒带来了机会。然而,其中的风险也是一目了然:观众口味难以把握、经验匮乏、技术滞后、产业成熟度不够,以及对大额资本的依赖,让国产科幻电影成了“烫手山芋”。
      

不过,总有敢先吃螃蟹的人。目前,有多部国产科幻片已经立项或正在拍摄。除了几部大制作,其中也不乏中小成本电影,如北京鸣飞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投拍的《机械仁心》等。此外,2015年北京电影市场创投单元的获奖项目中也有一部科幻题材《传送点》,北京苍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源头侦探》也开始筹备……
     

“尝鲜者”还有之前以预告片制作在业内知名的北京太空堡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其联合创始人、编剧张小北透露,公司和他参与开发、编剧和制片的“一批科幻项目”将于明年公布。“电影有一定的研发周期,我们现在的这批项目最少两年前就开始开发了。”“科幻电影作为电影工业最高成就的呈现,是电影产业发展的必然产品”,张小北对国产科幻电影的未来充满信心,“我个人预计,在中国未来的电影市场上,各类和科幻类型沾边或混搭的电影将占到市场总量的1/3”。
    

“粉丝”“新兵”齐上阵
      

长期关注科幻题材是这些第一批吃螃蟹者的共性。自称“科幻迷”的张小北办公桌上摆着钢铁侠的硕大模型,墙上遍布《星球大战》海报,公司更是以“太空堡垒”命名,“科幻电影是我笃定要做的,之前早就做了各种积累和铺垫,并非因为现在市场热了才关注。”《三体》导演张番番也多次强调自己“科幻迷”的身份,“记得看到《三体》第一部后,我是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一个去跟刘慈欣老师谈版权的人”。宁浩早早就把刘慈欣“大部分作品”的影视版权抓到手中。郭敬明对科幻类型同样是“蓄谋”已久,2013年就签约了一批新生代科幻作家作为储备。
      

随着各类资本的关注越来越多,在科幻领域有所准备的新公司看到了更多可能性。2011年成立的鸣飞影视已关注科幻类型多年,首个科幻项目《机械仁心》2013年开始运作,公司董事长胡锦澜表示,“对于我们这样的新公司,与其亦步亦趋跟在大公司后面,还不如尝试一些新类型,可能机会更多一些。”
      

这个道理在新导演身上同样适用。一两年前,张番番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如今戴着《三体》导演的光环,被业内广泛关注。同样,《机械仁心》导演林韬、《传送点》导演辛成江等人也都是影界新兵,后者的全息影像工作室里,6人的编剧团队有3个90后、2个80后与1个70后,平均年龄不到28岁。
      

刘慈欣曾经说过:“青春活力和创造性,是科幻的竞争本核”。游族影业CEO孔祥照(笔名“孔二狗”)之前甚至还放话说:“张艺谋也拍不好《三体》”。在胡锦澜看来,相比老导演的丰富经验,新人的优势在于创造力和全心投入,“毕竟,一个时代拍一个时代的电影,科幻电影的受众首先就是年轻人。”
      

当前“下海”科幻的也有老牌影人,例如《不可思异》的导演孙周。他说,拍科幻是他多年的愿望,“年龄不是问题,重要的还是作品,关键得把自己的故事拍好”。“如果以后还能获得一些资本支持,我还会继续拍科幻。”孙周还透露,他目前正在和美方编剧策划新的科幻剧本。张小北也认为拍科幻电影与导演年龄并无直接关系,“斯皮尔伯格和诺兰不是照样在拍吗?”在他看来,重要的是要跟上当下中国电影消费的年轻化趋势,“要是老导演创作的产量和内容都不能满足市场需求,那么新导演就会成为必然选择。”
      

风险控制,从创作之初开始
      

机遇同时也意味着挑战。面对当下国产科幻题材的渐热,孙周发出了警告:“新导演进入科幻要谨慎,一定要有好故事,有资金保障和强大的执行力。”
      

即便在好莱坞,科幻电影也是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集大成产品。对此,中国本地的新人导演应如何驾驭,才能将项目风险降到最低?目前,业内流行的做法是采用新人担任“执行导演”或“剧情导演”,再请资深专业人士保驾护航。孔祥照表示,《三体》就专门邀请了曾经做过《哈利·波特》《斯巴达300勇士》的好莱坞特效导演团队,“协助张番番的具体工作”。《机械仁心》也计划聘请《X战警》的设计师出任影片监制,“为影片视效把关,提高片子的科幻味儿。”
      

对于国产科幻片来说,挑战从项目一开始就存在。当前,除了《三体》等知名IP,更多项目还是选择了原创剧本。究其原因,首先是因为近来市场行情的火热,使得科幻类文学作品的影视版权价格不菲。《科幻世界》杂志副总编姚海军曾透露,目前国内科幻作品的电影版权售价从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刘慈欣这样的顶级作者,单本小说的版权可以卖到过百万。即便如此,现成的科幻文本仍供不应求。按照张小北的说法,“现在国内的资本疯狂到几乎把所有重要的科幻作者、作品都买完了。”这样的情况也迫使更多的新人选择原创。辛成江就直言,“资源太火抢不到,版权费太高买不起,还不如自己写,这也是出于对影片实际把控的考虑”,全息影像目前开发的4个剧本均出自原创。
       

案例解析风险控制
      

资本的天性是逐利,正如孙周所言:“我相信对科幻题材感兴趣的资本肯定会多,但真扯支票的时候谁的手都会颤”。国产科幻电影要赢得资本的信任,“还需要电影人交出更多更好的成绩单”。
      

作为这波国产科幻电影的“第一炮”,《不可思异》计划于年内上映,这距离导演孙周开始创作该片剧本已经过去了4年。当时在与资方星汇天姬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沟通之后,孙周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必须在中国市场可接受的成本下完成该片,因为“之前的市场上没有参照,我们是第一次尝试。”
      

基于预算的考虑,《不可思异》在创作之初就把控制风险放在了首位,例如片中的外星人物MONGDA,角色非常重要,但可能会产生高额制作费用,“戏多成本就高,戏少故事又不成立。”为此,剧本反复琢磨了一年多时间才定稿。最终在孙周反复斟酌下,MONGDA的体型由最初设想的5米高,压缩成一个“巴掌大”的小球,这样的设计“为前期拍摄带来了很大便利。”
      

然而即便如此,《不可思异》的整体制作费仍接近1亿元。在孙周看来,“《不可思异》的特效预算将会是国产科幻片里最低的,以后的任何一部国产科幻片都将会超过它”。鸣飞影视的胡锦澜表示《机械仁心》的整体预算也在1亿元左右。和孙周一样,他也将自己的科幻电影定义为“小成本”。
      

不过,对于新人来说,显然不能都等到这样的预算才下锅。辛成江说,全息影像工作室2012年成立之初,首先酝酿的是一个有着“庞大世界观”的科幻剧本《083T》,但有过资本运作经验的合伙人孙大壮认为这样的构架在当时没有太多可操作性,“先写个格局小些的试试”。于是辛成江和团队先后创作了《荒野不慌手册》《@2025》《传送点》三个小制作项目,其中预算最少的《@2025》成本仅为900万元。而《传送点》之前在北京电影市场的亮相也吸引来了80多家感兴趣的投资者,“目前该片的剧本正在第二轮的修改中”。
      

因为同样的资金问题,苍仁文化的《源头侦探》剧本也是几易其稿,该片最后计划以350万元开拍,导演张文超说:“在资金极有限的前提下,我们只能最大程度降低特效比重,力求通过剧情和创造性的视点来补足”。
 

在科幻类型中,以小博大不是没有先例,但孙周坚持认为,即便如此,科幻电影基于它的技术特性,也应有一定的成本基础,“观众爱看科幻,看的是超越现实的想象。新的数位合成技术在画面里建立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事物,并让人接受它,这才是科幻电影的特色。不然你何必拍科幻?”
      

引入先进特效
      

好莱坞成熟的电影工业系统是其科幻电影发展的坚实土壤。与之相比,中国电影工业化程度不高,特技等相关产业也有欠发达,这一直是国产科幻电影备受质疑的软肋。
      

面对如此现状,“借船出海”成为当下众多国产科幻片的共识。正在筹拍《疯狂的外星人》的宁浩曾表示:“今天电影是个全球的概念——他们可以利用你的市场,你为什么不能利用他的工业?”游族影业对外宣布《三体》将邀请“好莱坞顶尖摄影团队和特效团队”加盟。而孙周《不可思异》中拉来的特效伙伴Pixomondo也是一家国际级特效公司,其曾凭《雨果》《权力的游戏》获过奥斯卡与艾美奖。
      

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全球采购在提供技术便利的同时也可能遭遇水土不服的问题——相比欧美导演,内地导演对于现代特效技术及其制作流程的了解和经验尚少,“很多导演不了解特效团队前期参与的重要性,往往到了后期才让其介入,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成本消耗。”即便有导演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具体实施时仍会遇到困难。孙周说,在拍摄《不可思异》之初,因为种种原因,特效团队仍是几易其手,“为时间和资本带来一些不必要的消耗”。对此,孙周也很无奈,好在与最终承接该片特效的Pixomondo合作默契愉快,“但是组建这样一支高水平的团队真的非常昂贵。”
      

好莱坞特效的昂贵是不争的事实。对此,一些项目也在尝试别的选择。《机械仁心》计划在特效环节投入3000万-4000万元,他们准备选用韩国或印度的特效公司。“去年上映的科幻片《超体》部分特效就是分包给印度公司完成的,我们也想做类似的尝试。”比国内更成熟的技术,以及比好莱坞更便宜的价格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原因。
      

但是从根本来说,国产科幻电影想要控制在技术领域的风险,需要的还是更深度的合作机制。“技术本身是共通的,真正难的是怎样运用技术生产出合适的产品”,张小北认为,国产科幻片最核心的体系必须得由本土团队来完成,“以《一代宗师》为例,其由法国公司承担的特效很成功,但前提还是王家卫的团队非常成熟,精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才能引导特效团队去执行、实现。”另一方面,“借船出海”的最终目的还是学会技术,方便以后自己“造船出海”。通过与海外团队合作,将好莱坞的技术和模式转化为本土经验,对尚处于起步阶段的国产科幻电影乃至整个中国电影来说,这样的长远意义或许更为重大。
    

“接地气”的中国科幻故事
      

有媒体曾在去年进行过一次受众调查,结果显示:73.6%的受访者期待更多国产科幻电影被搬上银幕;有54.6%的受访者认为:国产科幻电影不一定要大制作,可以通过更符合中国观众口味的情节和想象力取得成功。面对受众释放出的乐观信号,国产科幻电影“怎么卖”也被提上了日程。
      

对此,当前各项目方的策略虽有所不同,但其中也不难找到交集。例如,卖“接地气”的中国故事。
 

无论是《不可思异》《疯狂的外星人》中“丝”的人物设计,还是《机械仁心》中对亲子关系的讨论,以及《传送点》中对“网生代”的关注,无疑都试图在故事中嫁接中国现实问题。在孙周眼中,这是很自然的选择,“所有的科幻都是对现实的延伸,一定要讲好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故事。”在他看来,这也是国产科幻电影唯一的取胜之道。
 

强化影片的娱乐性也是公认的“法宝”之一。《不可思异》邀请了王宝强、小沈阳、大鹏等影视、互联网喜剧明星主演就是出于这样的“现实考虑”。此外,在“科幻”概念下玩混搭,也是扩大观影人群的一条路径。例如,《不可思异》《疯狂的外星人》中的“科幻+喜剧”,《机械仁心》中的“科幻+亲情”,《传送点》中的“科幻+动作+游戏”……在张小北看来,这样的“科幻+”模式值得肯定,“中国所有电影类型都可以跟科幻排列组合,这反过来也丰富了科幻电影的外延。”

 

来源:“综艺”微信公众号(ID:zongyiweekly)转载已获授权

 

原标题:“下一战” 国产科幻片

 

原文链接: http://dwz.cn/3IEk9c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科幻邮差立场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1000268号-9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
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 \r\n"); Response.Write(templateBuilder.ToStr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