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影视  >  民生文化电影
理工生的故事——《万物生长》
    更新时间: 2019-07-24     浏览次数:204

——浅析《万物生长》
 

中国有九千万理工科文凭的毕业生,在研人员只有数百万。加上医生、工程师这些人,也不过上千万。大多数理工科毕业生没从事科技工作,大学院校是他们接触科学的开始,也可能是结束。
 

所以,描写理工科学生生活的文艺作品,在科技文化里占了重要篇幅,《万物生长》就是这样。
 

先是打群架、酗酒、多角恋爱、婚前性行为,然后以循规蹈矩的成年人生活结尾,乍看上去,《万物生长》与一系列青春电影没什么两样。但在这部电影里,医学院的学习生活被高度融合于剧情里,让它成为一部专门讲述理工知识群体的电影。起码来讲,看完其他青春片,你想不起主人公读哪个专业,《万物生长》肯定不会这样。
 

说起来,我和片中角色们一样进过解剖室,见过尸体,也背过“一嗅二视三动眼”的口诀。只是作为心理学专业的学生,不能象医学院学生那样接触更多的标本资源,但有些感受还是能够共鸣。医学这个专业的特点,就是把人还原成动物。于是,爱恨情仇都因为这种知识上的还原而变得异样,产生陌生感和新奇感。
 

影片中,秋水和白露刚发生关系,白露就开始解释性冲动的神经生理过程。厚朴发现单相思的对象与老师有染,就用讨论脑定位功能的方式刺激老师。男妇科医生到医院实习,女病人完全不配合。在这些情节里,世俗情感和价值观与冷静的科学思维形成了鲜明对比。如果原创作者不是毕业于医学院的话,相信很难写出这些细节。
 

影片最典型的一幕是秋水和柳青在解剖室里发生关系,周围摇晃着人体标本。把生与死摆放在同一个画面中,这种安排产生了强烈对比。除了医学院,现实中任何地方都不会摆放那么多骨骼和内脏。而要能在影片里表现这样的“典型环境”,编、导、摄、布景、道具各环节的人,没有一定知识基础是不行的。
 

影片里不时出现对生死的敬畏,虽然和爱情主线无关,却是角色们成长的重要经验。学生们在解剖前要鞠躬感谢“大体老师”,也就是遗体捐献者。秋水要么躺在初恋的遗体旁边,要么坐在胡大爷的遗体旁边,静静地思考人生。这种特殊的心理素质是长期医院教育薰陶的结果,出现在他身上很正常,如果换成其他身份的角色会显得很怪异。
 

如今,描写大学生活的电影经常能刷下亿元票房。它们的观众群体牢牢锁定大学生,情节追求知识含量,台词不仅有学问,而且“文艺范”十足。遥想我读大学的80年代,这 种事情还是不可能的,当时影视剧都要锁定低知识群体去拍才有卖点。三十年来的这种变化,完全是高知识群体在中国迅速膨胀的结果。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