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影视  >  民生文化电影
如今仍然是巅峰
    更新时间: 2019-07-30     浏览次数:187

1979年,唐山大地震结束只有三年,这个题材就被加工成《蓝光闪过之后》,与观众见面。虽然故事发生在虚构的“燕南市”,但是完全使用了唐山地震素材。直到今天,它仍然是灾难片这个门类在中国的标杆。
 

拿今天的眼光看,影片里有一定政治说教,但如果换到当年,已经是巨大的突破。影片选取了地震后一周到十天的背景,全景地描写了从中央军委到自救的灾民,种种人物在巨灾中的表现。地震造成的孤儿可谓悲剧中的悲剧,影片特别以此为主线,再穿插其它救援场面,形成了极高的完成度。
 

当时的拍摄技术十分简陋,主创们尽全力展示地震的惨烈。从城区到郊县,从铁路到矿山,通过特效,全景式地展示灾难过程。天崩地裂,房倒屋塌,再配上当时最出色的音效,制造出中国电影史上少见的灾难场面。影片拍摄时,很多废墟都还没有清理,许多救灾场面就在废墟上拍摄,也提供了专业服化道无法提供的真实感。
 

因为没有电影分级,这个片子当年吓坏了很多小观众。不少人把它当成儿时的噩梦,有的孩子看过后好几年,都还在担心会有地震发生。那时候我上小学,就听同学生议论这部电影如何恐怖,幸好是在几十年后才看到它。
 

灾难片的核心主题,就是表现人们在灾难面前放下矛盾,团结互助。没有人与人斗,只有人与天斗。拍摄本片与翻拍《战洪图》只隔了五年,已经完全去掉阶级斗争线索,只展示灾难面前种种人性的表现。
 

如果偶尔有人和人发生冲突,要么是出于误会,要么亲人去世导致急火攻心。从头到尾,片中无一名反派。是的,不设反派,重点是“坏事”而不是“坏人”,这正是很多民生作品的特点。这当然也并非灾区的现实,有美化之嫌。但美化的对象基本都是平头百姓,无可厚非。
 

灾难片还有个核心主题,就是“归零效应”——不管角色以前是什么身份,大灾面前都只是求生的人。经典灾难片《泰坦尼克号》就突出地反映了这一点。
 

《蓝光》的主创们可能还没有类型片的概念,却无形中扣上这个主题。影片中市委书记出场时,头破血流,满脸污垢,完全和灾民无异。这可能是到该片为止,银幕上最惨的干部形象。其他诸如教师、医生、军官等等,地震过后就只剩“灾民”这个身份。
 

1979年,中国电影还刚刚允许表现爱情。影片中就以地震为背景,设置了一条生离死别的爱情线。庄医生为了给婴儿喂食,从自家废墟里扒出男朋友送的麦乳精,而她的男朋友已经被怀疑为 遇难,这是他留下的唯一遗物。影片花了一分多钟,拍摄庄医生抱着麦乳精从废墟里走出来的场面,主观镜头与客观镜头交换运用。这段画面没有叙事功能,完全在展示生离死别的痛苦,而这种创痛的根源就是灾难。这一分钟镜头将影片境界抬高了很多。
 

主创们还将“应激创伤”这种灾难心理现象作为副线表现在电影里。一个女孩父母双亡,从此不进食也不讲话。当时心理学还没有重建,更没有“应激创伤”这个概念。主创人员能把这种心理现象描述得如此逼真,肯定是深入灾区收集素材的结果。
 

直面灾难,关注灾难中的人。从各种角度上看,《蓝光闪过之后》都还是中国灾难片的标杆。想想吧,新一代电影人已经掌握了更高的技术,拥有更多的资金。然而,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11年,生离死别的例子比比皆是,他们可曾深入生活,制作出类似的电影?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