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影视  >  科技文化电影
《少年班》与少年班
    更新时间: 2019-07-30     浏览次数:71

《少年班》不仅描写理科生,而且描写其中特殊的早慧群体。
 

少年班的实践开始于80年代初,历史上第一届少年班里面最小的学生比我大一岁。当时,少年班家喻户晓,谢彦波、宁柏这些孩子的名气压过电影明星。
 

电影《少年班》讲的是第一届开班后十几年的事情,那时,办少年班的作法已经基本被舆论否定。电影讲的故事发生在这个收尾阶段,它不光已经失去轰动效应,根本就是违法开办的伪少年班。
 

前几年,《南方周末》对当年少年班学生的命运作了长篇报导,这也是我看到的唯一一篇系统报导。当年如此轰轰烈烈的事件消失得无声无息,甚为遗憾。如果不是少年班里恰好有个毕业生成为电影导演,恐怕这个片子也不会拍出来。
 

作为一部电影,《少年班》很成功,其中一些地方有印度电影《三个傻瓜》的影子,尤其是天才学生反整普通学生的情节。电影借鉴了最近几年流行的青春电影,用打架斗殴、争风吃醋的情节突出青春期特点。特别是儿童不宜的性感镜头不断出现,似乎是想用它们来中和天才学生这个题材可能的枯燥。
 

这些手法我已经预见到了,所以我跳过它们,寻找电影里面有哪些科技文化成份,它们又是怎样被加工成电影素材的。还好,因为导演肖洋毕业于少年班,该片虽然没有《生活大爆炸》那样专拿数理知识作梗,但还不至于削弱到零。破解世界难题的情节贯穿始终,黑板上的公式没有疏漏。一些数学语言也能被演员们自然流畅地念出来,仿佛他们真在思考这些难题。
 

不过,影片似乎没有很好地从这道题本身找到推动情节的动力,整个解题过程没有起伏,情节主要围绕天才生和普通生的冲突展开,结果这道题成了背景。当然,艺术和科学客观上的对立,导致从数理知识中寻找素材本身就是艺术难题,我对制作者也没有苟求。
 

另外,影片对题材似乎刻意采取中立态度,结果使主题模糊不清。王大法种种神棍式的表现,到底是易经八卦真能算准,还是只给他带来心理安慰?影片没交代清楚。一个孩子能在现代科学和传统文化之间自如切换,显得缺乏可信性。
 

周知庸在影片最后几乎被拍成狱中的肖克申,但他的作法究竟是对是错,究竟是帮了这些孩子还是毁了他们的青春,却远没有《肖申克的救赎》那么清晰。
 

好吧,离开电影,说说我对少年班实践本身的看法。和舆论相反,我坚决支持办少年班 。智力超常和弱智一样应该受特殊照顾,不然这些孩子也会很痛苦。想想吧,体育特长生还不是小学阶段就被挑出去单练?影片里几个孩子被关起来破解世界数学竞赛难题,而现实中的体操冠军、跳水冠军也是他们的同龄人,两者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从理科生的生活中寻找情节,表现与科技有关的人性,进而拍摄电影,《少年班》虽然不算太成功,但做了必要的尝试。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