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影视  >  民生文化电影
关注现实中的科学文化作品(上)
    更新时间: 2019-11-12     浏览次数:51

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科学文化专委会2019年年会应征论文


关注现实中的科学文化作品


提纲摘要:研究科学文化,应该关注已经制作出来的具体文化产品。在小说、影视和戏剧领域,以科学家为题材的作品非常少。唯其如此,更需要科学文化学者关注和研究。本文通过介绍几部艺术上比较成功的科学文化作品,呼吁专家学者重视这方面的研究。


郑 军

学术界讨论科学文化,多是把它视为科学共同体里抽象的文化氛围,或者行为习俗。把科学文化与农村文化、商业文化、军旅文化相并列。
 

这样定义当然可以。然而,抽象的文化氛围最终要转化成具体的文化产品,也就是小说、影视、戏剧、绘画或者雕塑。科学界和文艺界隔行如隔山,以科学工作者为素材的文化产品非常少,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值得科学文化界重视。
 

影视界的人不了解科学界,缺乏生活积累。最初,他们都是从科学家传记,或者传记电起步,传主的生活经历能弥补主创们积累的不足。美国在1943年就拍摄出《居里夫人》,后来陆续有《美丽的心灵》、《飞行家》、《万物理论》这类佳片。
 

在中国,提到反映科学文化的具体作品,人们的第一反应便是科学家传记,是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和《地质之光》,或者科学 家传记片如《李四光》和《钱学森》。
 

但是,只描写著名科学家,会强化公众的错误印象,认为科学工作者都是科学家。实际上,全球99.9%的科学工作者没拿过什么奖,中国99.9%的科学工作者不是两院院士。他们自称“科研民工”,但却是科学共同体的主干,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更能折射科学文化的影响。
 

从描写“科学家”到描写“科学人”,写好虚构的普通科学工作者角色,科学文化创作才算达到成熟。而这需要主创们跨越鸿沟,深入科学群体寻找素材。

 

 

科学题材的电影不仅要讲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讲好科学伦理。早在1983年,中国银幕上就出现过一部优秀的科学伦理电影。或许是太超前于时代,今天已经没多少人还记得这部名叫《天骄》的故事片。
 

十年动乱前,科学家吴明开始研究太阳周期性巨变规律,把课题定名为“久期解”。十年动乱中吴明受到打击,学生杨奇为保护“久期解”,还被打成反革命。进入新时代,吴明重回工作岗位,杨奇也得到平反,调回天文台工作。
 

这些足够拍一部电影的素材,在《天骄》里面只占了五分钟,接下来才进入情节主线。虽然师徒二人有过命的交情,但是杨奇经过多年研究,认为吴明的理论有致命错误。即使回到老师身边工作,并被提拔为副主任,但是他仍然要写论文反驳“久期解”。
 

影片对科学伦理挖掘的深度,不仅远超同期中国电影,在今天仍然没有超越者。影片以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为背景,知识分子重新得到重视,工作条件不断改善,吴明的口头禅就是“我们已经失去大把时间,要努力多做工作。”
 

然而政治归政治,科学归科学。科研本身存在的问题必须从科学角度去探讨。主人公杨奇不再承受来自科学圈外面的压力,但仍然要面对来自老师、同事和妻子的重重压力,他要支撑着自己去坚持科学真理。正是这个立意,让《天骄》的主题拥有很高的境界。
 

在影片中,“久期解”已经成为名利之锚。国家投入大量经费准备进行验证,电视台要向公众宣传,参与者要凭借它提职称。就这样,吴明和杨奇之间的矛盾不再只是学术争论,而是很多利益冲突的焦点。人们质疑杨奇的动机,抵制他的研究。影片让所有恩怨都围绕着科研问题展开,节奏飞快,人物动机鲜明,个性突出,是罕见的艺术佳作。
 

尽管有大量指责、争吵和误解,但是科学问题最终还要用科学规则来解决。通过一场公开的学术辩论,吴明意识到“久期解”果然有重大缺陷,转而亲自去修改学生的论文,否定自己的工作。
 

用一场专业的学术讨论会作为影片高潮情节,让各种矛盾在这里爆破,整个情节在这里产生大反转,这样的艺术构思可能到今天都没出现在第二部中国电影里。很难想象普通艺术工作者能够把握这么专业的情节,写出包含大量术语的台词。《天骄》并非由一般的电影制片厂出品,而是由辽宁科教电影制片厂拍摄。或许因为有专业背景,《天骄》出色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甚至,片中不乏使用科技史素材加深主题,比如牛顿对莱布尼茨的围剿。影片中吴明反复抒发自己的感想:在宇宙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这也恰恰是很多科学人的价值观,他们眼中的世界远比普通人的世界更深更远,
 

吴明在故事里是学术上的失败者,却仍然是科学价值观的坚持者。影片让他的另一个学生周少言担任反派角色,但是也没有贬低周的学术能力。周少言早就意识到“久期解”有缺陷,知道它早晚会被否定。但自己的利益完全捆绑在上面,他只要求杨奇推迟一段时间,等自己评上职称再公开论文。这种动机也必须放到科研团体内部才能理解。
 

影片里面的科学工作者角色都是虚构的,要演好这类角色,需要演员作极大的跨越。无论中外,职业演员出演科学人角色都很困难,甚至念不好包含大量专业术语的台词。在《天骄》里面,老艺术家乔奇完全撑住了场面。除去科学家传记片,我们很少再能从中国电影里看到这样成功的科学家形象。
 

更值得一提的是出演杨奇的杜熊文,他曾经是职业拳击运动员,但在影片里必须含蓄内敛,才能塑造一个处在重重压力之下,但又要坚持科学真理的角色。
 

三十多年过来,电影技术和表现手法已经突飞猛进,但在这类题材上仍然没有哪部电影达到《天骄》的高度。今天,中国科研队伍已经达到世界第一,科研经费总量坐二望一,早就是全球科研大国。但是,如此优秀的科学伦理教育片再也没有出现于银幕,不能不说是个巨大的遗憾。
 

《天骄》的题材超越了时代。笔者希望它能以现实题材或者科幻片的方式予以改编再现。或者有影视人能以之为榜样,制作出类似的科学伦理片,让一般观众,特别是有志于科研的年轮人能够多看到这样的电影。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