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影视  >  民生文化电影
关注现实中的科学文化作品(下)
    更新时间: 2019-11-12     浏览次数:58

2007年,美国华纳公司出品,哥伦比亚公司发行的《生活大爆炸》石破天惊,成为“科学人影视剧”的标杆。2019年,《生活大爆炸》在拍摄完十二季后告终。先后获得包括艾美奖、金球奖在内的十五次大奖,提名多达64次,可谓叫好又叫座。该片最大长处就是拍好了虚构的普通科学人角色。
 

影片中的四个宅男,三个人搞理论研究,一个人是工程师。每集二十分钟,台词中密集地出现科学知识,涉及很多学科。其意图自然不在科普,而是抖包袱,造笑料。主创必须知道科学共同体内部的许多“梗”,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该片是科学文化最好的体现。
 

该剧所展现的矛盾冲突完全取材于科学文化,既展示里面的优秀成份,更突出问题。“科学家”瞧不起“工程师”,理科生瞧不起文科生,科研人员瞧不起科普明星。谢尔顿还经常与作为虔诚教徒的母亲斗嘴。这些科学人会象普通人那样争名夺利,但其手段和过程都符合现实的科研生态。
 

作为情景剧,必须以爱情、亲情和友情这些传统话题为主线。作为喜剧,更要有夸张,有煽情。但是在该剧中,这些艺术元素都被摆在科学共同体背 景里重新演驿。该剧主演基本都是职业演员,为表现“科学人”不修边幅,不谙世事的特点,还都要自毁形象。
 

总之,《生活大爆炸》是一套出色的科学伦理剧,对科研现实的展示无出其右。 对于很多大学生观众来说,该片的意义不是讲了什么知识,而是告诉他们,以后会进入什么样的圈子里面讨生活。
 

影片还表现出科学群体对科学文艺作品的接受度,四个宅男都是《星球大战》、《星际迷航》和漫威的粉丝。他们白天搞科研,晚上泡动漫店,很多笑料来自这些科幻影视剧。这恰恰是新一代理工生的日常,《生活大爆炸》提示我们,科学文艺的铁杆粉丝是哪些人。
 

实际上,影视作品无论表现任何群体,绝大多数都不是取材于这个群体里真实的名人,虚构好普通角色才是主流。《生活大爆炸》在塑造科学人角色方面所达到的高度,迄今尚无突破。可惜结尾未能免俗,仍以谢尔顿夫妻获得诺贝尔奖告终。现实中的科研已经成为社会化大生产,象居里夫妇那样不需要多少科研经费,仅靠手工作坊式的劳动,今天已经不可能再拿到这种顶级奖项。
 

喜剧比正剧更考编剧功夫,室内情景剧尤其如此。很多人看到《生活大爆炸》后会猜想,编剧难道就是科学圈子里的人?其实,两名编剧查克·罗瑞和比尔·布拉迪都是影视圈的人。查克·罗瑞还开有制片公司,亲手组织该剧的制作团体。对于这些资深影视人来说,仅仅能对科学人的生活感兴趣,有创作欲望,就已经非常难得。
 

《生活大爆炸》配有科学顾问。扮演女二号艾米的拜力克,现实中和艾米一样出身神经生物学专业,还亲自写了艾米的很多台词。但是他们也都是普通的“科学人”,达不到“科学家”的程度。
 

《生活大爆炸》能够走红,不光有高水平的主创,观赏门坎也不低。剧中有密集的知识点,观众如果不具备大学理工科水平的知识结构,如果不熟悉当今真实的科研生态,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聊什么,更不会发笑。令人心慰的是,中国也有《生活大爆炸》的巨大粉丝群,说明纯科学题材的受众群体在这里也已经成熟。

 

 

1997年,第五届国际超导大会在北京召开。为宣传中国在超导领域的进展,北京电影制片厂与峨嵋电影制片厂合作,拍摄了主旋律电影《超导》。当时,中国电影市场正处于长达11年低谷期中。影片主要在CCTV6平台上播放,观众很少。但它也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科学人题材电影。
 

与《天骄》不同,《超导》的主要情节不是科研,而是如何为科研项目筹资、建团队。电影中的“低温俱乐部”更象是以专业科学家为核心组成的民科团体。林亚眠提出的“300K”超导方案,到今天仍未实现,在当时的背景下更不会受到科学界重视。王志文主演的男一号贝小知,角色功能类似于项目经理,在影片里不断游说各种社会人士为超导研究出资。影片一反同类题材,向观众讲述了现代大科学的运作方式。
 

似乎是为了突出科学家身上普通人的成份,影片中大量笔墨没用于科研,而是他们如何与各界人士打交道。甚至把科学家林亚眠设定为当时极少数吃过西餐的精英,知道牛排可以做成全生。
 

这些情节确实大大丰富了当时银幕上十分干瘪的科学人形象,但有些矫枉过正。直到影片结尾,都没有交代这个超导研究项目是什么结局。
 

在中国,优秀科学文化作品还有海洋局北海分局张静老师创作的《眷恋蓝土》等小说。它们都不是真人传记,而是作者根据素材加工的虚构作品。不过,这些作品的社会影响力很小,并且时断时续,不成系统。
 

现实中,科学界99%的人都在做默默无闻的工作。他们实验、勘测、观察、设计,他们把一生交给科研院所,成为现代科学体系上的螺丝钉,终生不能在媒体上露一次面。随着中国科研规模的提升,这个群体仍然在高速膨胀之中。缺乏描写他们的文艺作品,无论对科学界还是对文艺界都是重大缺陷。
 

科学界里有种观点,认为文艺界人士把握不了科学题材。必须让事业有成的科学家亲自下场,才能搞出优秀的科学文艺作品。这当然也有先例,比如小说《诺贝尔的囚徒》,作者就是口服避免药的发明人,美国科学院院士杰拉西。张静老师也是专业的海洋科学家。不过,一个人如果花很多时间在科学上达到相当高的成就,很难再有时间钻研艺术。大部分优秀的科学文化作品还要由艺术家来创作。
 

如今一提到科学与文艺结合的作品,人们立刻想到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然而,上面这些现实主义的科学人故事往往更接地气,人文色彩更强烈。国内尚无对这个类型的系统推广,尤其需要加强。比如,建立科学小说或者科学影视奖,总结已经出现的佳作。
 

这种现象并不只存在于中国,各国文艺界普遍不了解科学界。能写好普通的科学人,而又不是科幻的作品,国际上也是最近二十年才成批出现。我们从现在起步还不晚。至于它应该叫什么,是“科学文艺”、“科普文学”、“科学小说”,还是“科研小说”,是仍归属科普作协管理,还是另外搞什么组织机构,这都是第二步的问题。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先创作一批文艺作品,来表现中国科学人这个全球最大科研群体的生活风貌。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