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影视  >  民生文化电影
被遗忘的佳作
    更新时间: 2020-07-31     浏览次数:32

科学题材的电影不仅要讲知识,更要讲好科学伦理。早在1983年,中国银幕上就出现过一部优秀的科学伦理片。或许是太超前于时代,今天已经没多少人还记得这部名叫《天骄》的故事片。
 

十年动乱前,科学家吴明开始研究太阳周期性巨变规律,把课题定名为“久期解”。十年动乱中吴明受到打击,学生杨奇为保护“久期解”,还被打成反革命。进入新时代,吴明重回工作岗位,杨奇也得到平反,调回天文台工作。
 

这些足够拍一部电影的素材,在《天骄》里面只占了五分钟,接下来才进入情节主线。虽然师徒二人有过命的交情,但是杨奇经过多年研究,认为吴明的理论有致命错误。即使回到老师身边工作,并被提拔为副主任,但是他仍然要写论文反驳“久期解”。
 

影片对科学伦理挖掘的深度,不仅远超同期中国电影,在今天仍然没有超越者。影片以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为背景,知识分子重新得到重视,吴明的口头禅就是“我们已经失去大把时间,要努力多做工作。”
 

然而政治归政治,科学归科学。科研本身存在的问题必须从科学角度去探讨。主人公杨奇不再承受科学圈外面的压力,但仍然要面对来自老师、同事和妻子的重重压力,他要支撑着自己去坚持科学真理。正是这个立意,让《天骄》的主题拥有很高的境界。
 

在影片中,“久期解”已经成为名利之锚。国家投入大量经费准备进行验证,电视台要向公众宣传,参与者要凭借它提职称。就这样,吴明和杨奇之间的矛盾不再只是学术争论,而是很多利益冲突的焦点。人们质疑杨奇的动机,抵制他的研究。影片让所有恩怨都围绕着科研展开,节奏飞快,人物动机鲜明,个性突出,是罕见的艺术佳作。
 

尽管有大量指责、争吵和误解,但是科学问题最终还要用科学规则来解决。通过一场公开的学术辩论,吴明意识到“久期解”果然有重大缺陷,转而亲自去修改学生的论文,否定自己的工作。
 

用一场专业的学术讨论会作为影片高潮情节,让各种矛盾在这里爆破,整个情节在这里产生大反转,这样的艺术构思可能到今天都没出现在第二部中国电影里。很难想象普通艺术工作者能够把握这么专业的情节。《天骄》并非由一般的电影制片厂出品,而是由辽宁科教电影制片厂拍摄。或许因为有专业背景,《天骄》出色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甚至,片中不乏使用科技史中的素材加深主题,比如牛顿对莱布尼茨的围剿。影片中吴明反复抒发自己的感想:在宇宙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这也恰恰是很多科学人的价值观,他们眼中的世界远比普通人的世界更深更远,
 

吴明在故事里是学术上的失败者,却仍然是科学价值观的坚持者。影片让他的另一个学生周少言担任反派角色,但是也没有贬低周的学术能力。周少言早就意识到“久期解”是错误的,也知道它早晚会被否定。但自己的利益完全捆绑在上面,他只要求杨奇推迟一段时间,等自己评上职称再公开。这种动机也必须放到科研团体内部才能理解。
 

影片里面的科学工作者角色都是虚构的,要演好这类角色,需要演员作极大的跨越。无论中外,职业演员出演科学人角色都很困难,甚至念不好包含大量专业术语的台词。在《天骄》里面,老艺术家乔奇完全撑住了场面。如果除去科学家传记片,我们很少再能从中国电影里看到这样成功的科学家形象。
 

更值得一提的是出演杨奇的杜熊文,他曾经是职业拳击运动员,但在影片里必须含蓄内敛,才能塑造一个处在重重压力之下,但又要坚持科学真理的角色。
 

三十多年过来,电影表现手法已经突飞猛进,但在这个题材上仍然没有谁能达到《天骄》的高度。今天,中国科研队伍已经达到世界第一,科研经费总量坐二望一,中国早就是全球科研大国。但是如此优秀的科学伦理教育片再也没有出现于银幕,这是个巨大的遗憾。
 

《天骄》的题材超越了时代。笔者希望它能以现实题材或者科幻片的方式予以改编,再现。或者有影视人能以之为榜样,制作出类似的科学伦理片,让一般观众,特别是有志于科研的年轮人能够多看到这样的电影。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