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影视  >  民生文化电影
科学与爱情
    更新时间: 2020-08-25     浏览次数:156

我去看《淹没》(Submergence)这部电影,是因为女主角被设置为海洋学家,而我正在写海洋学题材的科幻小说。看过后我发现,《淹没》不仅讲了海洋学,更如实地挖掘了科学工作者感情生活的困境。
 

女主角丹妮尔的具体工作,是对海洋生物进行数学分析。同事们去实地收集标本数据,她来计算它们的分布、数量和能量传递。用一个网上词汇来形容,丹妮尔属于默默无闻的“科研民工”。能在科研项目里做具体工作,但不会有哪项成果以她的名字命名。
 

丹妮尔是个工作狂,当她独自出现在画面中时,影片就用大段旁白念枯燥的统计数据,以展示其内心活动。给人的感觉是她虽然身在现实世界,脑子里都是深海的事。丹妮尔在岸边发现礁石上生长着地衣,立刻在上面划好方格,进行统计。
 

影片一开始,丹妮尔穿着潜水服,面向镜头讲解深海热液喷口,但她只是在摄影棚里拍科教片。全欧洲只有一台名叫“鹦鹉螺号”的深潜器,海洋学家要排队等待下潜机会。“深潜器”这个知识点影响着对情节的理解。这个三米多长,舱室狭窄,形似潜艇的设备,在影片里一点都不起眼。然而,世界上使用过的深潜器远少于载人飞船。它能把人类带到几千米下,直达洋底,一个看上去就象外星表面的世界。
 

影片详细介绍了这项研究的价值。观察热液喷口附近不依赖阳光的底栖生物,可以研究地球生物的起源过程,可以推导在火星何处能寻找到生命。这类研究的成果能刊登在《自然》杂志上,团队上下包括丹妮尔,都对此津津乐道。
 

影片清晰地告诉观众,科研不仅是丹妮尔的职业,也是她真正的热情所在。所以,虽然知道深海环境很危险,丹妮尔还是努力寻找机会下海。可惜,如果观众缺乏知识储备,便既不能理解他们在追求什么,也不能理解丹妮尔面对的危险。毕竟,深海水压没有电影里恐怖分子的枪那么直观。
 

相比于工作,丹妮尔不知道怎么和异性交往。相处时找不到话题,只好谈论海洋学知识。她没考虑过结婚,只是出于寂寞和男人一夜情。正是这个动机,让她与男主角詹姆斯擦出短暂的火花。
 

狂欢过后,两个陌生人都有进一步交往的想法,便开始询问对方的生活。因为一见面就谈海洋学,丹妮尔展示了知识女性的魅力。但是相处稍久詹姆斯就发现,丹妮尔对人间万事漠不关心,甚至不在意恐怖分子在欧洲制造的爆料案。
 

当詹姆斯把注意力从对方的肉体转向灵魂以后,丹妮尔的种种缺点就暴露出来。以至于他感慨地说,看来你也是个愚蠢的人。
 

问题来了,科研团体里面男性占多数,丹妮尔身边也是男多于女,她为什么不选择自己的同行呢?影片只用角色的造型便回答了问题。男科学家不修边幅,不拘小节,不管理身材,缺乏吸引力。
 

《淹没》是部原创电影,纯属虚构。主创没有故事原型的事迹做依托,能不能把科学工作者拍准确,全看他们对这个群体的了解。在这方面,《淹没》是成功的。丹妮尔这个形象恰如其分地体现了科研群体的特殊弱点。自然科学主要研究物质现象,不关注人。如果科学家不全情投入,很难出成绩,如果全身心投入研究,又会让他们与人疏远。
 

笔者小时候,报上大力宣传生物学家古多尔,她二十多岁就深入非洲,在野外观察大猩猩。80年代初,古多尔是重要的科学形象符号之一。后来她到访中国,接触她的人就说,这个人有社交障碍,常年的野外观察,损害了她和人接触的能力。
 

前几年我去夏威夷旅游,导游是个中国移民,曾就读于夏威夷大学某个工科专业。他说,他的导师清一色是男性,不是单身就是同性恋,因为和女性接触,他们实在找不到共同语言。
 

《淹没》对丹妮尔没有褒贬,白描般地展示了科学工作者的性格特点,包括优点和缺点。可惜,影片如实摆出两个人在职业和性格的遥远,却不知道怎么弥合这个距离,只好让他们存在于对方的回忆中,成为一部烂尾片。
 

不过,即使失败,《淹没》也是有价值的教训。它让我们看到,如何在银幕上不褒不贬地展示真实的科学工作者,以及他们的感情生活。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