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艺人物  >  人物专访
问题又踢回给科幻作家一边
    更新时间: 2016-09-13     浏览次数:2077

9月8日——11日,银河奖、水滴奖、星云奖相继在北京召开。加上一些科幻讲座、新书发布会之类的周边活动,这一周被称为中国科幻季。日前,科幻作家凌晨受《北京科技报》邀请,就这一系列活动采访科幻作家。下面是本人的回答:
 

1,2016年科幻季就要结束了,你认为科幻季中的科幻大会将对中国科幻的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答:我认为其中最大的影响,就是国家领导人,以及中国科协、作协的领导亲临会场表示支持。在中国这个国情下,有政府层面的背书,科幻事业会发展得更为顺畅。可以预料今后不少地方科协和作协会将科幻列为工作重点,给予各种扶持。当然,可能有些人瞧不上这些,但我觉得在中国,不管作什么事业,政府支持仍然是最重要的外部条件。
 

2,对于当前中国科幻的现状,你认为有哪些存在的问题,以及有哪些不足的地方。
 

答:在圈子里,大家都称我为“科幻活动家”,以前花了很多精力去拜访各界人士,组织各种活动。那是因为我觉得中国科幻已经出现了很优秀的作家和作品,但缺乏必要的关注,资金更是不到位。
 

这一年来,我又把精力转回到创作上。因为我觉得,现在社会各界对科幻的重视已经足够了,反而是科幻作家们迟迟拿不出更多配得上这些重视的作品。再往下如果中国科幻发展势头仍然不好,板子要打回给作家这一边。
 

我经历过一次科幻泡沫的破裂。1999年中国出版科幻作品两百多部,一个科幻作家刚出道,就要给几个出版社写约稿。结果到2005——2009年这段时间里,除了《三体》几乎没有新书出来。为什么?当时科幻作家水平还没那么高,撑不起场面。新作出来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现在各界对科幻的关注和投入,已经远大于十几年前那次小高潮。中国科幻作家的水平也是水涨船高。但能不能配得上从几十万到上亿的投资呢?我觉得创作水平仍然要好上加好才行。
 

3、你近期有什么样的创作计划?将来打算为科幻做哪些事?
 

答:我发表处女作已经有十九年,相当于从小学一年级读到博士后,对科幻、对文学、对社会和人生的认识远非当年可比,自然也对以前的作品不满意。所以从去年十月份起,我就给自己订了个计划:写一本新的,改一本旧的,循环进行。这段时间有不少出版社和影视公司找到我,我都如实告诉他们:以前的东西自己都不满意,等修改到满意了再拿给你们。
 

第一部新作《飞越卡门线》已经在《科幻CUBE》上发表,接下来就是改写我的生命之作《时代之舱》,从去年12月一直到现在,除了参加社会活动,就是改写这部作品。计划写七卷105万字,现在已经完成80万,预计年底前能完稿。这部作品从手写的第一版到现在,已经有足足二十年,希望这么长时间的人生积累和知识学习,能让它拥有扎实的基础。
 

新版《时代之舱》完成后,我会再去参加一些科幻产业活动,现在已经在接触各方面的投资人。新作要写,以前搞活动的经验也不放弃。总之,希望能从各个角度给中国科幻多做些事情。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