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人物  >  人物专访
郑军:科幻正在走向反科学思潮
    更新时间: 2016/12/20     浏览次数:1124

1,作为科幻作家,您从小就喜欢写作吗?为什么选择这一领域作为写作内容?
  

答:我从初中就开始写,但都没写完,弄个开头就放下了。真正从头到尾完成一部作品还是25、6岁的事。
  

至于为什么选择科幻,可能是有文化差异在里面。主流文学作品我在语文课本里接触过,中外著名主流文学家的名字也能叫出几十,上百个,对他们的作品就是看不进去。思想感情上有隔膜,但是小学时代一接触科幻,就觉得这是我的菜。
 

2,写科幻作品的素材您是从哪些渠道积累起来的?在科技发展如此迅速的时代,科幻作品又需要进行哪些突破?
 

答:平时多关注科技前沿动态,在那里面找素材。到快要具体写一部作品时,再去搜索相关的资料。我倾向于从专业网站上找论文专著,而且越新越好,因为科技日新月异,十几年前的就过时了。象我在讲座中介绍的那个有翼的深潜器,现在还是概念机状态。我把它写到了自己的作品里。
 

当然,最好是能参观科研院所,接触一线科学家。一手资料永远比二手资料好。但以前条件不具备,现在好一些了。每次到哪个大学讲座,我都顺便拜访几个科学家,参观几个实验室。
 

很多科幻作家只是凭兴趣写作,他们对科学前沿的认识还停留在自己的学生时代,一般毕业后还广泛关注科技前沿的人很少。结果他们写的科幻虽然号称面向未来,关注未来,但写出东西其实很陈旧。好多6、70年代的旧题材还在大行其道。这是需要注意的。
 

3、在众多的科幻作家里,您最欣赏和钦佩的作家是谁?为什么?
 

答:科幻大师很多,我主要受凡尔纳和迈克尔克莱顿的影响。凡尔纳的书我小时候并不爱看,觉得想象不出奇。成年以后才发现,他对科技文化的把握,他对科技进步所抱有的热忱,到今天仍然领先。
 

现在热映的《西部世界》,原著就是迈克尔克莱顿,他的路子和凡尔纳差不多,因为晚了一个世纪,写得素材更新。但对于科技进步的热爱是一脉相承的。知识会陈旧,思想感情能穿越时空。
 

今天的科幻作家却很少象他们那样支持科技进步,现在科幻里充斥着反科学主题。圈子外面对科幻研究不多的人还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以为凡是科幻作品都在歌颂科技进步。以前大部分是这样,但是国外科幻从7、80年代,中国科幻从90年代陆续走向反科学思潮。而我愿意重打这两位前辈的科学旗帜。
 

4、写作给您怎样的体验?从中您收获了哪些?
 

答:教育心理学曾经研究过,什么方式能把知识记得最牢?结果是“教给别人”。当我们要把一件事情向别人说清楚时,我们对它研究得最透。我写作科幻最大的收获,就是积累起很多学科的知识。与整个世界本身的信息量相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拥有的知识都几乎为零,所以未知是个无止境的过程。每次我开始写新作品时都会想——我又可以学很多新东西了。
 

5、您认为好的科幻作品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像美国大片中展现的情景中,有哪些您认为是可取的,哪些是不可取的。
 

答:科幻的根是现实中的科技实践,离开这个文化根源也可以创作科幻,但路子会越走越窄。科幻界有个看法,认为现在世界上科幻创作已经衰落,远不如几十年前。大家看看美国科幻大片,不是续集就是前传。那么,这些系列作品的第一部,也就是最初原创的那一部出现在什么时候?基本就是70年代到90年代这一段,后来就在吃冷饭。说明么?说明闭门造车了,创作源泉枯竭了。
 

至于说“可取”,我想可能有两个意思,一是科学上可取,二是艺术上可取。我觉得评价科幻片,主要还是艺术上可取。科幻中的科学构思几乎没有原创的,都是同时代科学工作者构思过的,科幻作者是拿别人的科学构思用在自己的创作中。只不过公众不关注后者。作家最重要的创造还是人物、情节、主题这些艺术范畴的东西。
 

6、在您写过的这么多作品中,哪一部作品的创作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刻?
 

答:就是我现在改写的这部作品,最早名叫《时代之舱》,后来不断改名,现在暂时定名叫《旭日重升》。它从1996年底就完成了初稿,2000年曾经出版过其中的一部分,但始终不满意。直到去年才决定大规模改写,从第一稿开始,前后花了20年时间。
 

《旭日重升》描写科学与反科学势力进行的千年大决战,这个素材完全来自现实。20年前国人还不关注这个话题,现在这一斗争的战场已经遍及各处。
 

7、在您写过的作品中,读者的反馈如何?您的作品对他们有没有产生影响?
 

答:读者反馈最多的也就是上面说的这部作品,它出版过一部分,前稿也曾经在网络发表。还有一部《决战同温层》,也引起了一定的反响,它的主题和前一本相同,也是科学与反科学的斗争。
这两部作品反响多,我决得主要还是它们有鲜明的价值取向,说出了爱什么,恨什么,支持什么,反对什么。价值取向鲜明的作品,思想感情也就充沛。读者可能不接受作者的价值观,但他首先会被触动。

 

科幻和其他文学一样,主要是去感染人,而不是凭借知识教育人。并不是科幻作品中描写的某种发明创造影响了读者,而是作品的人文关怀激励了读者。可惜的是,文学评论家读不懂科幻,不知道里面有怎样的人文关怀。科幻读者也不知道该从这个角度去分析科幻。
 

8、今年《北京折叠》获得了雨果奖,随着像刘慈欣这样一批批科幻作家的涌现,您认为我国科幻写作领域的发展前景如何?还需要进行哪些努力?
 

答:我前面说过,世界科幻,主要是美国科幻已经在走下坡路,类似于中老年状态。而中国科幻还在青春期,所以还有一定上升空间。但中国科幻的创作模式很陈旧,主要题材和主题都是几十年前的,并不象科幻界自己认为的那样能够引领时代,这才是大问题。不少中国科幻作者到了三、四十岁,发现自己没什么可写的,想说的都说了,但他们又不主动去充电。文学创作毕竟是个体劳动,创作主体不思进取,就写不出新东西。
 

9、未来您的工作计划和目标是怎样的?
 

答:这段时间最重要的就是完成《旭日重升》。这是一个八卷、120万字的系列,集中了过去200年间各种反科学思潮,并加以批判。作品完成后会狠狠刺激一些人,引发很多话题。它是一个能影响社会的巨大文化工程。
 

我以前出版过16本长篇科幻,中短篇也有几十个。但是用提升的眼界去评价的话,都有主题不明确这个缺陷。故事还可以,但读完之后,大家不知道作者要表达什么样的爱与恨。这不是上乘的文学作品。所以接下来我会陆续修改这些旧作,提升它们的人文主题。间写一些新的,较短的作品。
 

至于说商业开发,最近一些影视公司、文化公司找到我,要进行版权开发。不光是我的作品,还希望我介绍其他科幻作者一起作这个事。手头的创作工作告一段落后,我会把精力转过去。
10、此次参加SELF讲坛您有怎样的收获和体会?对于科普领域我们还需要做怎样的努力?科幻作品的科普影响如何继续扩大?

 

答:我很支持象SELF讲坛这样的活动,除了你们,以前地方院校搞的类似的活动,我也应邀去讲科幻。这些讲坛都有同样的特点,就是把科学与艺术,与生活结合起来,至少是想结合起来。这是科学进一步发展最重要的问题。科学以前是接地气的,但这几十年科学已经拨地而起,高高在上,这不是好现象。
 

另外,希望SELF讲坛能向科学传媒方面发展。以前我也有幻想,认为大众传媒是传播科学的主阵地,只要给媒体人正确的知识就行。现在发现不是这样,好多媒体人从骨子里反感科技进步。带着这种情绪,他们对科技是鸡蛋里挑骨头。即使正面介绍科技成果,看上去也象在哈哈镜里一样。指望传媒人宣传科学,我觉得不大可能。但现在是网络时代,科技人自己可以办媒体,让社会听到我们的声音。
 

科幻作为一门艺术主要是讲人的。科幻作家在构思时首先要考虑:面对小说里提到的新发明新发现,我的人物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干?动机是什么?背后的价值观是什么?不把这些交待清楚就没法写故事了。所以,科幻一开始就把人与科技绑在一起。这是它比科普作品有优势的方面。
 

我觉得今天的科普也走到了这个瓶颈。科普是建国后由官方推动的事业,当时人们不用强调科学本身的价值。国家积贫积弱很久,大家都认为科学是进步力量,只是缺乏具体知识。但是今天不同,很多人,尤其是很多有影响力的文化人,他们不仅怀疑科学的价值,甚至怀疑工业革命以后这两百年的人类进步有没有价值。这种思潮在全社会已经造成了极大混乱。
 

在这个背景下,多讲或者少讲几条知识作用并不大,科普工作更应该亮出自己的价值取向,用科学精神去影响公众。尤其是网络时代,人们想获得知识,搜索一下就行了。真正缺乏的是科学感情的薰陶。而现在以知识为主的科普在这方面几乎没有办法。
 

如今好多科学工作者对社会的认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甚至停留在五四时代,认为中国公众仍然尊重“赛先生”,会无条件接受科学的每一点进步。其实,那是科学与中国公众的的热恋期,蜜月期。这时候看科学什么都是好的。现在蜜月期早就过去了,双方在一起过平淡日子。这时候各种摩擦、抱怨就开始了。公众容得不科学有一点负面作用,反科学推动者更进一步质疑科学整体的价值。
 

这是所有科普人的新课题,希望科幻能在这方面有所贡献。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1000268号-9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
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 \r\n"); Response.Write(templateBuilder.ToStr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