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艺活动  >  科学文艺会展
泰祥洲,同时与传统和未来对话
    更新时间: 2021-07-13     浏览次数:52

  来源:艺术栗子

  泰祥洲有着一份“别样”的学习履历,自幼随胡公石学书法,少时随冯其庸学传统文学和历史,后随李振江学装裱和修复,1996年远赴新西兰学习新媒体,参与电影《指环王》后期制作,一路都是在师徒相授的过程中学习,归国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跟随包林教授攻读美术学博士。最终以中国画创作蜚声海内外,实现了少时便有的梦。

  南池子美术馆“天道幽明”展览开幕现场

  从3月的美国芝加哥到5月的中国北京,“天道幽明:泰祥洲的水墨画展”以平行展的方式在地球的两端呈现。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现代化展厅出自安藤忠雄之手,北京南池子美术馆的中国园林则来自苏州的能工巧匠,在两个截然不同的观展氛围中,泰祥洲的作品毫无违和感。一脉相承、博采众长,直至将宇宙观融入中国画创作,已经很难用中西方去界定泰祥洲的作品,他已从传统中国画中生发出另一种当代面貌。

  01

  展览题目“天道幽明”,这是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任汪涛根据泰祥洲的作品和学术研究思想而起的这个名字,由此也清晰地提出了展览的指向——呈现一个东方哲学思想背景下的艺术在人类文明史中的位置。

  芝加哥展览现场

  北京展览现场

  泰祥洲特别喜欢这个名字,他在2021年创作的一件作品就以《天道幽明图》这个名字而命名。《天道幽明图》中画了九条龙,九龙对应北斗七星和左辅右弼,在泰祥洲的观念里,“道”字的“首”指北极星,“走之”则是北斗九星,其围绕北极星旋转的结构,成为中国古人观象授时的指引,所谓“北斗东指,天下皆春;北斗指西,天下皆秋”,在中国人天地分野的观念下,万物随道而走也就是万物沿着北极星来走,这幅作品也象征着对天道的一种回应。艺术家曾多次去山西晋祠拍摄主殿门廊上的九条龙木雕,而落实到平面中,则参考了北宋画家陈容的龙图画法。

  ↓↓请将手机左旋90°看作品↓↓

  《天道幽明图》绢本水墨
  69cmx354cm 2021
  落款:祥洲
  汪涛曾经写过一篇长文《另一种传统:泰祥洲和他的艺术》,深度剖析了艺术家对中国博大精深传统之道的吸取与创新:“他通过私授、古画修复、挖掘失传工艺、研功古籍接通了经典艺术传统,而不是正规的学院艺术教育;他的‘造境’除了宋元古画的影响,更重要的是放大空间,把宇宙生成化为艺术语言。如今中国有许多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但是泰祥洲成功的秘密在于他与中国传统文化体系的密切联系和认知,这个体系已被大规模边缘化许多年。”

  《平行宇宙之三(玄者万殊、眇眛微寂、旷罩八隅、迅达电驰、倐烁景迤、星流云浮、凌极上游、幽括冲默)》
  绢本 墨笔 200cmx101cmx8屏 2020
  毫无疑问,泰祥洲是幸运的。1968年,泰祥洲出生于银川的一个书香世家,在去新西兰前他遇到了三位重要导师。第一位导师是书法家胡公石,这位导师加深了泰祥洲对线条的理解,并建立了初步的审美认知,更为重要的是将他引入到传统文化学者的社交网络之中——这个网络无论何时都能有力运转;第二位导师是历史学家和文学家冯其庸,泰祥洲的宇宙观在此期间萌芽,2011年由中华书局出版的博士毕业论文《仰观垂象:山水画的观念与结构研究》正是在此基础上生发的;第三位导师是修复师和传统绘画装裱大师李振江,除了传统装裱技术和鉴赏力,泰祥洲还学到了绘画材料的特殊应用和处理方式,以及北宋时期艺术家的绢本绘画技巧。

  1991年,冯其庸先生为泰祥洲题字赠书。

  博士毕业论文出版成书

  在20世纪90年代的出国潮中,他与同代人一样渴望看看外面的世界,1996年到新西兰读书,他选择了新媒体专业,机缘巧合参与到电影《指环王》特效制作中,这对他未来创作的图像构成方法产生重大影响。
1998年、2000年两次回国探亲,泰祥洲都购买了一种环游世界的机票,这种特价机票可以停留10个以上世界上任何城市,并最终回到起点。泰祥洲借此机会将地球的主要城市转了个遍。看得多了以后,他慢慢理解了古人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道理,也渐渐懂得了司马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深意,体会到中国知识分子的志向和追求。也是在这段时间,其宇宙观逐渐清晰、完善,并萌芽出了绘画的宇宙观体系。
在这之后,少时的画家梦才真正进入现实。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读博士期间,泰祥洲已经开始以画家的身份参加展览了。
 

  02
  至今,泰祥洲的绘画已经系统地发展出“新古典山水”“创世纪”“天象”“黄钟大吕”“礼器”等多个作品系列,无论是芝加哥还是北京的个展中,各个系列的作品均有呈现。
与古为徒,这是任何一个当代中国画画家都绕不过去的命题,只是每个人有不同的诠释。泰祥洲“新古典山水”系列,特别突出北宋画家范宽风貌。范宽一直生活在陕西北部的华原,历史上也称他范华原,泰祥洲除了学习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和《雪景寒林图》,还经常到陕西北部华原地区采风,体会范宽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创作出历史上重要的丰碑杰作。华原现在也叫照金,泰祥洲这件《照金晴雪图》就是用范宽《雪景寒林图》的笔法重绘陕西照金山丘的样貌。

  范宽 《雪景寒林图》 天津博物馆藏
  很多艺术史家认为,现存的很多大幅宋画过去都可能是屏风的形制,泰祥洲通过研究北宋画家刘松年的作品,找到了一种三折屏风的式样,他将《照金晴雪图》以三屏的方式呈现,也是对艺术史的一种回应。
  画面中,泰祥洲用电影中的蒙太奇手法,画面的近景有草庐、枯树披着晴雪,画面都是中远景,他将这一地区有名的大香山寺置于云山之中,象征着古人眼中的彼岸世界。用当代的方法致敬传统,在主题、布局和笔触都与范宽十分相近的前提下,生发出当代的气息,这正是泰祥洲的方式。

  《照金晴雪图》 绢本水墨

  167.5cmx200cm 2019

  南池子美术馆东展厅倚馆中水池而建,每到傍晚池中的波光便会投射到西侧展厅的墙上,“黄钟大吕”系列作品就陈列于该展厅。
  《黄钟大吕》是音律的象征,泰祥洲以此命名系列向宋代画家马远致敬。马远著名的《水图》册页中水从宁静到波涛汹涌的各种图式,《黄钟大吕》则将水的概念进一步延展。艺术家运用丰富多样的笔墨技法,将水表现为液体、云气、雾、冰、结冰的流星,甚至作为波、流、物态等抽象物质原理的媒介。画面中出现漩涡形与点状的效果则独具韵味,凸显出艺术家对媒材的熟悉。从宇宙角度看待水,我们可知,波浪、潮汐和降雨都源自地球自转及地球、太阳和月亮之间的相互作用。这组16幅画,每幅都有其各自的意象,成组构成16个不同的旋律。

  《黄钟大吕-其来无迹》 绢本水墨
  28.5cmx41.5cm 2020

  《黄钟大吕-烟环翠黛》 绢本水墨
  28.5cmx41.5cm 2020

  《黄钟大吕-物至而应》 绢本水墨
  28.5cmx41.5cm 2020
  天光、雾霭、雨滴与波浪,乃至于虚拟长波、短波的想象,共同构成了黄钟大吕的主要描绘主题,水面上的波纹既是艺术家对宋代马远《水图》的致敬,也是艺术家个人对水的细致观察。
  泰祥洲说,能画出这么多细节,源于他对纸张生产过程的精深研究。澄心堂是南唐先主李升的堂名,南唐后主李煜特别喜爱这种纸,其纸品质十分优良,以“肤卵如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如冰如茧”著称,当时即久负盛名。

  2010年,澄心堂纸复原成果在上海世博会“纸的文明”特展上展出。从那以后,泰祥洲的纸本绘画都使用这种纸张。此外,无论纸本还是绢本绘画,泰祥洲都使用他收藏的清代宫廷御墨来研磨创作。汪涛感慨,在如此严格控制墨与纸质量的情况下,泰祥洲能够在纸上叠加墨色,并获得层次丰富的墨迹效果。

  03
  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著名汉学家、艺术史家包华石在《泰祥洲的图像宇宙观》中,从三个层面剖析了泰祥洲的创作:像历史学家一样倾注到中国经典文本中,以此理解传统绘画的过程;像历史学家一样,用笔和墨研究宋画,以发现伟大大师们技法的秘密;作为艺术家,创作想象的宇宙观,尽管如此,折射出物理宇宙的真实特征。
  仔细观察泰祥洲的创作,总觉得有点不一样。而其中的不同,细究起来正是源于此前所学。学习传统装裱和修复,让泰祥洲对装裱材料的要求格外高。

  《山海图之海》
  日本古董金箔绢屏风 水墨
  62cmx32cmx6屏 2018 落款:祥洲
  介于所学的运用,对于作品的装裱形制,乃至布展呈现上,泰祥洲更是格外用心。《山海图之海》是用日本大概150年左右的老屏风为底来作的画,这个屏风是艺术家在日本拍卖会上竞得的,绢本屏风,四边大漆边框,其内绷绢,绢面上贴了连续的方形金箔。金色的背景,墨色的绘画,为整个展览的布局起到了点睛之笔的效果。
在博物馆学习装裱修复,为《指环王》后期画背景,这些经验最终被泰祥洲融入到绘画之中。此时引用汪涛文章中的结尾来做小结:“泰祥洲是一个具有雄心壮志的艺术家。配以自己特有的山水艺术哲学分析法,和独特的图像创作手法,他在传统工艺、材料生产、和绘画技法方面的训练变为他攀登还无人造访的高峰的阶梯。他所有的努力都聚焦于以视觉形式表现宇宙的神秘内在本质。使用旧的去创造新的,他与未来和过去同时对话。”
 

  栗子问答
  CHESTNUT Q&A
  艺术栗子:您有学习和从事美术学、装裱、新媒体艺术的丰富经历,为什么最后选择了绘画来表达自己?
  泰祥洲:小时候父亲培养我读书写字,长大后才知道自己的老师胡公石是非常有名的书法家。父亲在《宁夏日报》工作的原因,我认识了为报社工作的一些画家,那时起我一直想像报社的那些老师一样画画,成为一个画家。后来我做了很多职业,绘画却始终是我的一个情结,不管做什么都对它保持着兴趣。
  艺术栗子:学习传统装裱对创作有哪些影响?
  泰祥洲:1990年大学毕业,我原本要去宁夏大学当老师,但冯其庸先生把我送去和曾经在故宫工作的裱画师学习装裱修复。在装裱和古画修复领域,接触的材料是非常优良的,因为要修复宋元明清的作品一定会涉及到这些媒材,其次要学习辨别各个时期的绢、纸、墨,学习修复的时候补笔是怎样的补法等。我喜欢画画,老师便教了我画宋画的方法。在这一时期,我对宋元绘画的技法练习得算比较过关了,也为今天的创作奠定了基础。

  艺术栗子:您曾为电影《指环王》电影做过背景图,这段经历对如今创作的叙事方法有什么影响吗?
  泰祥洲:当时《指环王》在新西兰拍摄,我在新西兰学习新媒体艺术,一边学习,一边打工,由于我画过画儿,觉得对用图像软件和其它绘图软件来修改图片、分层等工作很适合我,于是就接了一部分工作来做。在此期间,我了解到,一个电影的背后都有其完整的宇宙观,这种设定会给你的思想带来潜移默化的启示;另一方面,因为是帮电影画图,所以要求最后成像是一个定格、完整的构图。这对后来我创作作品都很有帮助。我如今的画里也特别追求镜头感,每张画看来都像是可以定格的一个镜头。

  《泰一之道》 绢本水墨
  91.5cmx154.5cm 2021
  艺术栗子:《平行宇宙之三》是您以他者的角度观察自己所处的宇宙,您是如何以展开这种“对话”的?
  泰祥洲:画家其实是以“我”这个身份在宇宙中间创作,跟青铜器的铭文有点异曲同工,是中国哲学思想的呈现方式。比如,青铜器上的铭文实际是人与神定的约,刻给天地看的。绘画也一样,并不是为观众而画,而是与未知世界的一种交流。正如《渔樵问答》里有没有“樵”并不重要,荆浩《山水诀》里“老者”存在与否也不重要,这些一问一答的形式,实际是一个虚像,并不是实际存在的,只是作者跟自己内心的一些对话。

  《天象-飘滭星流》 绢本 墨笔
  89.5cmx6cm 2021
  艺术栗子:为什么会从天文学的角度去研究绘画?
  泰祥洲:中国对于天文、历法的研究有着3000多年的传承,图像是对历法的补充和解释。我发现中国画里面涉及的“春夏秋冬”,只要是“春”就肯定与春分有关系,比如杜甫的《丽人行》、展子虔的《游春图》、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等都是画的三月三。当我们把这些图像还原到历史的时序里去排列,会发现它跟天文和宇宙的关联度是非常高的,而不是一个孤立的作品。我主要是从天文、时间的角度来探讨图像的脉络,对物像的描述随着科学的进步,在不同的时代表现为不同的图像,但本质上还是一样的,我们画的还是最初的那一套人类的观念。从这个角度来探讨,就能知道怎样用今天的语言来创作了。

  展子虔《游春图》 故宫博物院藏

  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 故宫博物院藏
  艺术栗子:为什么要以音乐相关的名字《黄钟大吕》来命名描绘“水”的作品?
  泰祥洲:科学上认为,世界是由光组成的,我们看一个物像都是通过阳光的反射看到的,我们的眼睛像照相机一样是个成像体系,所以物像是虚幻的。如果理解了这种观念,画水就不是水,而是“波”。到了下午,太阳光通过水面照在《黄钟大吕》这个作品上,有了一种完全的解构,如果是画光的变化,那就是千变万化了。音乐是一种韵律,我不想用“光”或者“波”来命名,这有点太科学化了,所以用了表示音律的“黄钟大吕”,实际是利用了“光”和“波”与声音的一种关联性。

  《黄钟大吕-想其高逸》 绢本水墨
  28.5cmx41.5cm 2020
  文字|顾博、张酉浠
  图片|泰祥洲、汪涛
  云杪文化、南池子美术馆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