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科幻作家和哲学家做的是同一件事
    更新时间:2016-08-05     浏览次数:0

(转自科幻邮差)

 

2016年7月21日,“2016腾讯书院文学奖”的颁奖盛典活动在汉华国际酒店举行。五个奖项之一的类型文学奖,颁给了科幻作家王晋康。其最新的一部小说是《天父地母》,这是其“活着”三部曲中的第二部。

 

见证了评选过程的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说,此奖评委有四位,他们左右为难,僵持不下,最后选了王晋康,五个人一起欢呼。

2016腾讯书院文学奖年度小说家王晋康(右)与颁奖嘉宾李敬泽(左)

 

以下为王晋康的现场演讲:

 

很高兴能站在腾讯文学奖的领奖台上,感谢读者,感谢评委。自从上世纪80年代末那场“科幻是伪科学”的批判之后,中国科幻文学就被完全放逐出社会主流,野生野长,将死又生,历经风雨,终于长成了一棵碗口粗的乔木。虽然远远说不上是参天大树,但也足以自立于文学之林。

 

科幻文学就其主流来说是俗文学,它的第一要务是给众多草根读者奉献好看的故事,和科学有关的好故事。科幻能够存活到今天,完全是因为民间草根观众的挚爱。

 

但科幻文学与其它类型文学有所不同,由于宏大深邃的科学体系是科幻文学的源头之一,科幻文学天然地具有很浓的雅文化的特质,终极思考几乎是科幻作家的本能,诸如我是谁,从何处来,向何处去;人性的本质;生存的意义;对科学的深情讴歌和清醒的反思;乃至现实一些的主题,诸如民族复兴、社会正义、环境保护,等等。

 

对于科幻作家来说,一个很大的挑战是:如何抑制这类思考冲动和道德冲动,而把它妥妥地藏在一个脍炙人口的好故事的深层。古人说,位卑未敢忘忧国;对于科幻作家来说更恰当的说法是:位卑未忘忧人类。

 

拙作《天父地母》是《活着》三部曲的第二部——这个名字是对余华的隔空致敬,我只是把“活着”这个主题从地面搬到太空而已。三部曲第一部是《逃出母宇宙》,它讲述了在一场真正的“天塌了”的灾难之前,人类如何像掉入沸水中的青蛙那样,奋力一跳,实现了向广袤宇宙的逃亡。

 

第二部《天父地母》则讲述了逃离地球及留在地球的各个人类分支,是如何在生存的奋争中分别升华了自己,成为天之父,地之母。它是一部关于人类肉体生存和文明延续的故事,是宗教与科学互相PK而又互相依存的故事。

 

我开始写科幻已经45岁,今天是国内一线科幻作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人老了,难免身上坠着太多的旧物,坠着旧传统旧观念旧道德旧感情,使我不能像其它年轻作家那样在幻想天地中尽情飞翔。我的作品都是“站在过去看未来”。即如在本书中,那个由半文盲、暴发户褚贵福作为播种者建立的G星文明,仍然是方块字的国度,是多少有点中国化的国度。一般来说,科幻文学是所有文学品种中最为世界化的,而《天父地母》应该算作科幻小说中的异类。

 

再次感谢读者,感谢评委,感谢腾讯诸位同仁。

 

来源:微信公众号“腾讯文化”(ID:qqculture)转载已获授权

 

原标题:「对于科幻作家来说,应是位卑未忘忧人类」丨2016腾讯书院文学奖

 

原文链接: http://dwz.cn/3QtbYo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科幻邮差立场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 *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首钢园中关村科幻产业创新中心京ICP备2021017565号-1

版权所有 © 2013    北京正负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首钢园中关村科幻产业创新中心 电话:19910152382